“那这样,我们五十块起底,一番一百,两番二百,乘以二以此类推,郭先生您觉得怎么样?”波仔一边洗着牌,一边说道。

    本来波仔这时候说话,也有分散郭阳注意力的意思,以防他注意到自己手上的小动作,但是显然他一直屡试不爽的手段,在郭阳的身上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他的视线从始至终便没有离开过波仔的手指。

    波仔说完,瞧见郭阳眼中闪烁的精光,心头顿时涌上一阵无力感,也许自己的估计出错了,看样子他可不像是一个无脑的冤大头。

    就在这时候,只听郭阳说话了。

    “嗯,牌底我没什么意见,但是说起来你们是主我是客,下象棋都还讲究个客走红棋呢,我说这牌能不能让我来洗?”郭阳一脸调侃的说着,向波仔伸出了右手。

    听着郭阳的话,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波仔心中禁不住咯噔了一下,看样子自己的手段果然被拆穿了,既然这样,那他还为什么跟自己玩儿呢?难道是有恃无恐?波仔暗自想着,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孙,见他向自己点了点头,波仔颇为无奈的停下了手上洗牌的动作。

    郭阳的要求并不过分,按理说他的确有这个权利,这里并不像那些大赌场一样配有荷官,充其量仅仅只是藏在工地里的小赌档而已。

    所谓赌档打的就是友情牌,用来吸引熟客,虽然性质上还是做局坑人那一套,但总不能拿到明面上说,所以如果一家赌档连牌都不给客人洗的话,那未免也有些太欺负人了,传出去大概也不会再有人来玩儿了。

    波仔将手上的牌递给了郭阳,虽然心中有些郁闷,但也无可奈何。

    这样也好,可以看看他洗牌的手法,验一下他到底是什么成色,到底是不是扮猪吃虎,波仔自我安慰似的暗自心道。

    郭阳接过波仔手里的牌,在手里掂了掂淡淡的一笑,便开始洗了起来,见他洗牌的动作,波仔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还是多虑了,虽然他洗牌的手法熟练,但也仅仅是街头巷尾扑克的水平,并没有用千术的迹象,看到这里波仔放下心来,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

    其实郭阳也没打算用什么洗牌的技巧,他也根本不会所谓的千术,就算是上一世他也没有参与赌博的经历,对于赌博一直以来他都是敬而远之的,所以对赌术的了解,也仅仅限于曾经看过的几部电影。

    郭阳之所以提出自己洗牌,并不是要耍什么手段,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其他两人跟自己站在一条起跑线上,要不然等他们一通牌洗下来,自己也不用打了,那时候不管自己手上的牌再好,对面肯定始终都能压自己一头。

    郭阳将手上的牌分完,耳边似有似无的想起了那段熟悉的音乐,一句“叫地主”差点就脱口而出。

    “叫牌!一百!”郭阳拢了拢手里的牌,将钱包往桌上一拍,抽出了一张百元钞票大声的喊道。

    波仔与小孙对视了一眼,暗暗的摇了摇头,并没有给出更高的底数,所以桌上仅剩的三张底牌,便被郭阳摸了起来,只是现在牌局的底钱,已经从五十翻到一百了。

    看着三张底牌,郭阳满意的点了点头,暗自嘀咕了一句后世的斗地主俚语“摸一摸单车变摩托。”就在波仔跟小孙正琢磨他这句话的间隙,只听郭阳接着说道:“两位那我先开始了,三到A。”

    说着郭阳将厚厚的一叠牌扔在了桌上,从三到A一共打出了十二张牌,一瞬间他手上便只剩下了单薄的几张。

    见郭阳打出的牌,波仔神色一滞,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禁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随即摇了摇头,表示要不起。

    见二人同时摇头,郭阳会心的一笑,接着说道:“真不好意思,那四张二。”郭阳打出的这手牌,让端起缸子刚刚喝了一口水的小孙,差点呛到一时间把水喷的满地都是。

    “我说你会不会打啊!这时候出炸?”小孙有些急不可耐的说道,因为郭阳打出了这手牌之后,那手里便只剩下四张牌了。

    按正常的打法,如果没有足够的依仗,是不会在当下的时机打出四张二的,除非他手里还剩一套炸,或者就是有大小王,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可就输惨了,小孙在心中哀叹道。

    听到小孙的话,郭阳耸了耸肩,接着说道:“怎么?我就乐意出炸,不行吗?”他的话不禁让小孙一愣,情急之下他这才想起来,的确没有不准出炸的规矩。

    想到这里,心中急切的小孙讪讪的挠了挠头,求救似的地看了波仔一眼,却见他微微摇头,表示稍安勿躁,小孙这才握紧了手上的牌不再言语。

    郭阳的牌打的太快了,甚至波仔跟小孙还没有来得及串一下牌,算出郭阳手里到底拿了什么,但现在已经没这个必要了,他手上就只剩下了四张,局势已经很明朗,这局郭阳赢定了。

    波仔其实是很想打出一手牌的,被春天无疑是对他的羞辱,但奈何四张二是除了大小王之外最大的炸,自己手上别说大小王连其中一张都没有,显然小孙手里也没有,不用说那一定在郭阳的手里了。

    果不其然,他的想法刚刚闪过心头,便见郭阳一脸无趣的说道:“真没意思,来火箭,我还剩两张。”说着郭阳举了举手上的两张牌,随即扔在了桌上。

    “对三”看到郭阳最后扔出的两张牌,波仔与小孙相视苦笑,这是赤裸裸的羞辱啊,明明是最小的两张牌,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两炸加春天一共三番,每人八百,来!拿钱!”郭阳一脸喜气的看着目瞪口呆的而二人,伸出手说道。郭阳看似得意,心底却是在暗自冷笑,哼,千术什么的我是不懂,我跟你们拼得就是运气!

    如果说运气好也是特异功能的一种的话,那郭阳显然也算是异能人士了,短短不到半小时,波仔跟小孙已经输了几万。

    按之前的约定,由于小孙只不过是个托,所以他的赌资是由赌档提供的,也就是说所有的钱都是波仔输的,按赌档的规矩,设局被反吃那这笔钱得有他来出,想到这一茬,波仔一脸沮丧,堪堪就要哭出来。

    波仔虽然是赌档的人,但也不过是一个稍微高级点儿的赌徒罢了,一样有其他赌徒的通病,输的越多便越想翻盘。

    正是在这种心态下,波仔加的码也越来越大,不一会的工夫,二打一的牌桌周围已经被围观的赌徒,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都想在赌神郭先生的身上沾点喜气。

    就在这时,阿强骂骂咧咧的从不远处的一根立柱后面转了出来,显然他与黄毛的谈判并不成功,的确在刚刚的谈判中他让步了。

    “形势比人强啊……”阿强默默地叹道。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