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清洁工

    阿强深呼了几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看了一眼郭阳眼前堆积成丘的钞票,眼中一抹狠厉一闪而过。

    只听他扭头对瘫坐在一旁的波仔说道:“你确定他有没有出千?”

    听到自己老大问话,波仔忙不迭的挺直了身子,细想了一会儿,有些犹豫的接着说道:“这个……我还真没发现,可能是他赌术高过我太多,所以连我也看不出来。”

    听着波仔的回答,阿强沉吟着点了点头,对于波仔的赌术阿强还是十分认可的,所以他也相信是郭阳的赌术高过波仔太多,所以才导致了波仔败下阵来。

    想到这里,阿强摇了摇头,感叹着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我阿强终日打雁,没曾想最后却被雁啄了眼,哼哼,更没想到的是,竟然真有人敢在我阿强的地头上撒野!”

    阿强一边说着,踱着步子坐在了之前波仔坐过的位子上,就在这时,他的手下赶走了其他的赌徒返了回来,将郭阳围在了中间。

    听着阿强的话,看着周围的架势,郭阳不屑的挑了挑眉毛,自顾自的点着了一根香烟,淡淡的说道:“这里是你的地头?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算老几啊?你没想到的事儿多了,岂止是这一件。”

    郭阳的口气,看着他鄙夷的笑容,阿强的胸口剧烈起伏了起来,双眼也变得通红,之前被压下的火气,再次被引了上来。

    “好!好!好!”阿强连说了三个好字,接着向自己的手下挥了挥手说道:“没想到这位郭兄弟有这样的胆色,让我十分敬佩,那我们也不能驳了他的面子,扮猪吃虎是吧?来啊!给我成全他!把他给我打成猪头!”

    阿强的话音一落,站在郭阳周围的马仔,纷纷开始摩拳擦掌,一脸邪笑的向他围了过来,见这一幕,郭阳吐出了一口烟气,不屑的说道:

    “你的手下动手之前,我得提醒你一件事儿,这里是华夏城,真说起来,那也是我的地盘,就你?给我提鞋都不配的东西,要不是我想弄清楚你的人跟这个工程有多大牵扯,你可能连跟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你明白吗?”

    听着郭阳的话,阿强心中闪过一阵迷茫,这人是不是傻?都死到临头了,还要设法激怒自己,难道是嫌自己一会儿死得不够难看吗?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华夏城是他的地盘?想到这里阿强顿时瞪大了眼睛,瞳孔猛地一阵收缩,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挥手制止自己的手下说道:“慢着!都给我一边儿待着!”

    见自己的手下散开,阿强一脸谨慎的问道:“兄弟难道是艾丙集团的人?”阿强也就仅仅能想到这里了,要说他眼前的人是郭阳,他是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一家集团的董事长在深市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怎么会好端端的跑到工地来,也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

    “阿强,你搞什么!就算你要撤场,好好跟人说不行吗?干嘛让你的手下直接赶人?弄出这么大动静,你是不是想找不痛快!”郭阳还没来得及回答阿强的话,只听大厅里响起了一名男子带着几分愠怒的声音。

    郭阳扭头看去,只见这人长得高高瘦瘦,染了一头金黄色的头发,正是当初在鹅姑的烧鹅店里见过的,外号黄毛的年轻人。

    就在这时,黄毛也同样注意到了,坐在阿强对面的郭阳,只见他神色一愣,顿时止住了步子,凝思了半响,突然间他的身子恍若雷击般颤抖了起来,只听他声音发颤的说道:“您……您是……郭……郭先生?”

    听到他的话,郭阳微微一笑站了起来,打趣着说道:“怎么?不是我们不久前才刚刚见过吗?这么快就不认识了?”

    对于黄毛这人,郭阳并不反感,当初在鹅姑的烧鹅店里,见他谦卑有礼,甚至还生出过几分想要收为己用的想法。加上这一次,郭阳之前已经从阿强的话里,得知了黄毛此行的目的,他是来要求阿强撤赌档的,所以对他更生不出恶感来。

    郭阳的话,无疑已经间接回答了黄毛的问题,只见他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稍带着几分慌张的说道:“郭先生,没想到您竟然来这儿了,真是有失远迎……”

    说着黄毛看到了郭阳身后面无人色的阿强,又扫了一眼隐隐将郭阳围在中间的阿强的手下,顿时意识到了什么,一时间满脸的苦涩,不知该继续说什么好,只能在心底默默地悲叹,阿强啊阿强,你这是撞了枪口自己找死啊。

    “呵呵,看你说的,这可是我的工程,我怎么就不能来看看了?”说到这里,郭阳的语气一转接着说道:“更何况如果不是我亲自来一趟,恐怕就要一直被蒙在鼓里了,没想到啊,我的华夏城,竟然变成了一片藏污纳垢之地。”

    听到郭阳的话,黄毛暗道:完了,没希望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看来不给个说法是混不过去了。

    心中闪过这念头,黄毛不禁怜悯的看了阿强一眼,微微摇了摇头,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接着说道:“郭先生,真是对不起,其实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也是为了当清洁工的清扫这里环境的,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坏了郭先生您的心情。

    您放心我一定会将这里的情况,如实的汇报给我的老板,对于我们的过失,他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还望您不计前嫌……”

    黄毛的话还没说完,只听郭阳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重物坠地的声音,他诧异的止住了话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郭阳也疑惑的转过头来,只见刚刚还一脸嚣张跋扈的阿强,此刻竟瘫坐在了地上,大腿根部濡湿一片,竟然是已经尿了裤子。

    看到这里,郭阳眼中的鄙夷之色更甚,只见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便将视线转了回来,郑重的对黄毛说道:“我不管你们会给我什么样的答复,我只想要你们保证,今后这样的赌档和这样的人渣,一律不准出现在我华夏城的工地上!我这儿是工地,不是垃圾场!你明白吗?”

    听到郭阳的吩咐,黄毛急忙微微弯腰,点了点头惶恐的说道:“郭先生,那是自然,这个您大可放心。”

    说着黄毛给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只见两名身材健硕的汉子,会意的点了点头,快步走到阿强的身边,伸手将他架了起来。

    阿强这会儿也顿时意识到,自己恐怕要步肥龙的后尘了,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挣脱了两名健硕汉子的控制,一把抱住了郭阳的大腿,一脸惊恐的哭喊道:“郭先生救我啊,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念在我及时悬崖勒马的份上,还请郭阳先生给我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真的再也不敢了啊!”

    说到这里,阿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指着桌上的小丘般堆起的钞票说道:“那些钱您可以全部带走,还望郭先生你放过我!”

    听着他的话,郭阳不禁面色古怪的淡淡一笑,接着说道:“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而且好像并不是我要跟你过不去,就算我说不对你怎么样,等出了这个门,你觉得还能独善其身?”

    说到这里,郭阳耸了耸肩,摇着头说道:“你真是够幼稚,再说了那些钱本就是我赢的,那就是我的钱,用我的钱买你的好,你这笔账算得可真够精的啊。”

    郭阳正说着,之前两名汉子走上前掰开了阿强的手,只见他挣扎着,被拖到了一边再次控制了起来。

    郭阳扫了一眼桌上的钞票,几圈牌打下来,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赢了多少钱,看样子大概有个十几万,看到这里,郭阳不由得瞥了瞥撇嘴,继续说道:“你也真是太瞧得起我了,连整座华夏城都是我承建的,你觉得我会差这几个钱吗?”

    听着郭阳的话,阿强的表情顿时凝结在了脸上,一时间神色中五味陈杂,说不出到底是惊恐还是羞愧,只是面色苍白的瞪大着眼睛,嘴唇哆嗦着发不出声来。

    看着他的表情,郭阳一时间变得有些兴趣缺缺,阿强与自己的地位相差太大了,如果不是他在自己的工地上开赌档,并且还想把自己拉下水,郭阳甚至连一句话都懒得跟他这样的街头小流氓开口。

    对郭阳来说,就算没有黄毛出现,自己想扳倒这样的小人物,也只是一句话的事儿,甚至自己都不用出面,就能让第二天的深市,再也见不到阿强的面孔,所以看着被摁倒,跪在地上的阿强,郭阳只觉得有些无趣,生不出丝毫的成就感。

    “黄毛小子,桌上的钱送给你了,给你的兄弟们分分,剩下的你拿去染个头发吧,你这一头金黄看着真扎眼。”郭阳打趣着说道,顿时在黄毛带来的人里,引起了一阵窃笑,显然对黄毛的发色不太顺眼的人,不只郭阳自己。

    “咳咳……”觉得有些尴尬的黄毛,急忙轻咳了两声,这才将笑声给压了下去,如果换作旁人说出这话,他早就当场翻脸了,只可惜他面对的人是郭阳,是自己的大哥亲自嘱咐过,千万不要招惹的人。

    只听黄毛恭敬地对郭阳说道:“那我先替下面的人谢谢郭先生了,对于您的建议我也一定会认真考虑的,其实如果不是碍于这个名号,我早就换别的发型了。”说到这里,黄毛颇为无奈的苦苦一笑。

    听着他的话,郭阳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没想到黄毛顶着的这一头金毛狮子似的发型,还藏着这样的渊源。

    可能名号这种东西,对于他们这些道上混的人来说格外重要吧,不但要人如其名,更要名如其人,郭阳心中暗自想着,不禁摇了摇头接着说道:“算了,随便你吧。”

    说到这里郭阳伸了一个懒腰,继续说道:“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回头我还有事儿要办先走了。”

    说着郭阳便要离开,在他视线不及的身后,只见黄毛如释重负般的长出了一口气,深鞠了一躬说道:“那就恭送郭先生了,您放心,我们隆盛合一定会给郭先生您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黄毛的语气虽然听起来平淡无奇,但郭阳却感觉出了他隐藏在字里行间的阵阵杀机。

    听到这里,郭阳顿时止住了步子,深深地看了黄毛一眼,用同样平淡的口气说道:“上次我的话仍然有效,有兴趣的话就联系我,我想你找到我的电话并不难。”

    说着郭阳的语气一转,看了一眼深深低着头的阿强,接着说道:“还有,差不多就行了,我这里可是新楼盘,刚刚开始出售,别把这里变成凶宅,明白吗?”

    “好的郭先生,我明白了。”听着黄毛的回答,郭阳点了点头便扭头离开了。

    听到郭阳话里的那句“差不多就行了,”阿强一时间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再次恢复了些许精神,一脸激动的猛地抬起头来,却恰好对上了黄毛冰冷的眼神。

    黄毛的眼神,不禁让阿强如坠冰窟般的打了一个寒战,心中刚刚燃起的那丝希望的火苗,刹那间被浇了个通透。

    “郭……郭先生说了,差不多……差不多就行……”阿强颤抖着,艰难的说道。

    “差不多?差不多是差多少?我只听到郭先生,是不想让他的地方变成凶宅而已。”

    黄毛话声一落,看着阿强刹那间变得面如死灰,无奈的耸了耸肩,摊手继续说道:“你也别记恨我,我也是替老板办事儿而已。

    更何况我机会已经给过你了,是你自己作死撞到了枪口,我记得跟你说过很多遍,郭先生不喜欢赌博这种事儿了吧?你一直当耳旁风又怪的了谁?这个清洁工,可是你逼我当的!”

    一般意义上所谓清洁工,指的是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但放在黄毛的话里,便是清理门户的意思了。

    听着黄毛的话,阿强的身子猛地一抖,再次深深的低下了头,悔恨羞愧再次交织在了脸上。看着他的神色,黄毛不屑的撇了撇嘴,接着说道:“好了,现在你没什么话说了吧?”

    黄毛说完,见阿强再没了反应,便招呼着他身边的两名汉子说道:“来,把强哥扶起来,我们带他去上路。”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