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清道门,拦路棺”

    看着那三座棺材,梵璃脸色刹那间惨白如纸,她左手更是下意识抓住了杨叶的衣袖。

    “什么意思?”

    杨叶目光打量着四周,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梵璃双眼紧闭,左手紧紧抓住杨叶的衣袖,道:“杨叶,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本是我们梵家的事情,现在却是把你牵扯进来,真的对不起。你放心,就算你死了,我与小梦也会陪着你一起死!”

    杨叶心中微惊,他转头看向梵璃,只见此时梵璃眼中满是绝望与惊恐,还有一丝坚定。杨叶眉头一皱,道:“这棺材难道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清道门,拦路棺,拦的不是道路,而是生路。一旦清道门祭出了拦路棺,这证明被拦之人必需死。而被拦路的人这时可以做两件事,一是自杀,自动进入棺材,那么,此事就算就此了结了。二是踢棺,一旦踢棺,那就代表要与清道门不死不休!”梵璃解释道,眼中满是绝望。

    说到这,梵璃黛眉突然皱了起来,“以清道门的行事风格,他们要杀我们,根本不需要拦路棺,他们在顾忌什么?”突然,她看向杨叶,道:“我明白了,他们将你当成古剑斋弟子了,因此,他们只想杀你,并不想与古剑斋发生什么大的冲突!”

    清道门在青州是很霸道,也很残忍,但是古剑斋在青州也不弱,而且古剑斋的弟子都是领悟了剑意的剑修,因此,清道门对古剑斋也是有些忌惮的,同样的,古剑斋对清道门这些疯子也是忌惮的!

    “古剑斋弟子?”

    杨叶摇了摇头,看来他之前一剑击退的那名强者是真的将他当做是古剑斋弟子了。对方之所以没有派人直接进行灭杀,不是顾忌他,而是顾忌古剑斋!

    只是他自己知道,他根本不是古剑斋的人,所以,找古剑斋帮忙,那完全是扯淡!

    梵璃也明白这点,因此,她眼中依旧是绝望。

    杨叶纵身跳下云驹,然后朝着那三座棺材走去。

    “杨叶!”梵璃突然出声喊。

    杨叶回身看向她,梵璃道:“你,你真的要这么做?”声音有些颤。

    杨叶笑了笑,道:“难道你要自杀,把自己装进这棺材里面去?”说完,杨叶转身,一个闪跃来到了那三座棺材前,道:“天都灭不了我,就凭你清道门也想拦我生路?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语落,杨叶右脚猛地踢出

    澎澎澎!

    三座棺材瞬间化为齑粉!

    “桀桀”

    一道阴笑声突然在场中响起,一名身穿红袍的男子诡异地出现在了场中。男子不仅衣服是红色的,就连头发与眼珠也是鲜红色的。在男子的腰间两侧,斜挂着两柄鲜红色的长刀,刀很长,足足有五尺,没有刀鞘。

    在这名男子出现后,场中陡然弥漫出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这些年来,古剑斋弟子是越来越嚣张了啊,一个小小的尊者境玄者竟然也敢踢我清道门的拦路棺!”红袍男子缓缓道,声音犹如含着一口痰,有些沙哑。

    “我有一点很好奇!”杨叶道:“为什么你们清道门的人都喜欢穿红袍?”

    “你是在嘲笑我吗?”红袍男子道。

    “清道门有三门,分别是天门,地门,人门,这三门的实力不同,因此他们穿的衣服也不同。其中天门的人穿的是白袍,地门的人穿的是黑袍,人门的人穿的是红袍。他穿的是红袍,所以,他是人门的!”

    梵璃解释道,她是知道杨叶的情况的,她虽然不知道杨叶究竟是谁,但是她清楚一点,那就是杨叶对这青州的事与人很陌生,按她猜测,杨叶可能根本不是青州的人。

    “原来是这样!”

    杨叶点了点头,道:“难怪曾经有一个穿黑袍的女人比那柳杀要强,原来她是地门的!”

    “穿黑袍的女人!”那红袍男子一惊,道:“你,你见过地门的人?”

    杨叶道:“是啊,她实力很强,嗯,比你与那个什么柳杀要强的多。特别是她的身法玄技,嗯,我还记得,好像叫什么‘影遁’那速度,确实很快。”

    “你”

    红袍男子眼中有着震惊之色,道:“你,你竟然见过影杀你”

    “不仅见过,我还差点杀了她呢!”

    杨叶缓步走向红袍男子,边走边道:“我真的有点不明白,那柳杀与你同是人门的弟子,他都被我杀了,为何清道门还要派人门的人来?来给我送宝贝的吗?”说着,杨叶目光落在了红袍男子的纳戒上,道:“你带来了多少超品能量石?”

    杨叶不是一个喜欢废话的人,如果按照他以前的性格,他是绝不会与这红袍男子唧唧歪歪的。现在之所以这么叽叽歪歪,是因为他在对这红袍男子进行心理打击。

    一个人的心理若是出现了畏惧或者忌惮的情绪,那这个人发挥出来的实力必定是要大打折扣的!

    当然,之所以这么做,还是因为他此时实力的缘故,如果他还是曾经的实力,自然不需要来玩这一套,一剑过去就行了。但是现在,他必须要尽可能的保留自己的实力!

    “古剑斋尊者境的剑修之中有三剑,你是哪一剑!”红袍男子死死盯着杨叶,眼中有了凝重之色。

    杨叶没有说话,而是继续朝着红袍男子走去,只不过这一次他走的很慢,但是,他每一次的脚落在地面,地面就会剧烈一颤

    见到这一幕,那红袍男子心中大骇!

    随着杨叶一步一步靠近红袍男子,红袍男子的心理防御正在一步一步被瓦解。其实红袍男子在得知杨叶见过清道门地门的人后,他就有了退意,但是他不能退,因为他是带着拦路棺来的,他现在,代表的是清道门的脸面!

    可以死,但是清道门的脸不能丢,不然,他将会比死还难受!

    红袍男子深吸了一口气,右手握住腰间的一柄刀,道:“都说古剑斋弟子单挑犀利,我今日想见识见识!”

    语落,刀出,一片血红色刀芒瞬间斩向杨叶。

    杨叶停下脚步,一拳轰出,那片刀芒瞬间消散。与此同时,杨叶已经出现在了红袍男子的面前,红袍男子眼瞳一缩,腰间左边的刀瞬间斩出,不过那刀刚一斩出就被杨叶一拳轰碎,接着,杨叶拳头顺势朝着红袍男子胸前轰了过去。

    而这时,那红袍男子嘴巴突然张开,接着,一柄细小如刀片的小刀自他嘴中激射而出,瞬间斩在了杨叶的胸前,不过杨叶的拳头也轰在了那红袍男子的胸前。

    澎!

    红袍男子连数口精血,然后整个人倒飞了出去,而杨叶也朝后连退五六步

    杨叶低头一看,在他的胸前,有着一道血痕,鲜血,正缓缓溢出。

    被破防了

    杨叶抬头看向远处的那红袍男子,此时的红袍男子还躺在地上,杨叶看了对方一眼,右手一招,红袍男子的纳戒飞到他手里,然后转身走向了云驹。

    “他,他他好像还没有死!”梵璃提醒道。

    “马上了!”

    杨叶说完,进入了云驹之中。

    梵璃再次转头看向那红袍男子,只见那红袍男子此时正在剧烈抽搐着不过不到一会就没有了动静。

    梵璃收回目光,转身进入了云驹之中。

    杨叶盘坐在地,双眼微闭,正在回想之前的事情。他没想到自己的防御竟然被那红袍男子给破去,那红袍男子最后的一刀确实很强,如果不是他肉身恢复到了皇阶,那一刀,足以秒杀他了,因为那刀片已经快进入了他体内,只不过这刀片并没有能够切开他的骨头。

    “看来自己以后需要更加小心了!”

    杨叶睁开了双眼,目光落在手中的纳戒上。

    这一次收获也不小,红袍男子纳戒里竟然也有上万枚超品能量石!加上之前那柳杀的,他现在一共有将近两万枚超品能量石!

    接下来的时间里,杨叶所做的事情就是疯狂的吸收。现在处境有些糟糕,他必须要达到皇者境才有一丝自保的能力!

    见到杨叶又在开始吃超品能量石,梵璃知道杨叶是在修炼,她坐到了那还在熟睡的梵梦身旁,手轻轻揉着梵梦的脑袋,眼中有着一丝哀愁。虽然杨叶击杀了清道门的那红袍男子,但是她知道,这不是结束,而是才正式开始

    清道门被连杀两人,且被踢棺,这在青州境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了。特别是杀人者还是古剑斋的一名尊者境剑修,而且这名剑修还踢了清道门的拦路棺,这对清道门来说是绝对不能忍受的,因为这相当于古剑斋在打清道门的脸,因此,清道门的一些高层都被惊动了。

    不过清道门并没有直接派出强者,因为如果清道门派出半圣,或者圣者境强者出手,即使杀了杨叶,那也是输了。因此,清道门发出了清道令。

    清道令出,凡是尊者境的清道门弟子全部出动

    而古剑斋也没闲着,在得知自己宗门中有人杀了清道门的人后,古剑斋的高层也是为之震动,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两个白金阶势力若是死拼,那只会便宜别人!因此,古剑斋高层立即要求召回这名叫杨叶的古剑斋弟子,可是最后他们却是发现,古剑斋内根本没有一名叫杨叶的弟子

    PS:求月票菊花要被爆了

    感谢一些盗版来的朋友,有些人嫌来纵横麻烦就通过其它渠道支持青鸾,大家有心了,青鸾在此感谢。

    说说更新问题,这两天更新的比较多,是因为这两天放假一天是写多少就更多少我们有灵感的时候,一天写个两章到三章是没什么大难度的,但是没有灵感,也就是卡文的时候,写一千字可能都需要两三个小时

    总之,如果可以多更的话,我一定会多更的,毕竟我现在是多写就有多赚!

    最后:求月票!!!!!上了月票榜,各种数据都在涨实在是不想下来。。。。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剑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鸾峰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鸾峰上并收藏无敌剑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