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说话的是陆婉儿。

    此时的陆婉儿没有了以前那种柔柔弱弱的样子,不过也没有那种锋芒毕露,盛气凌人的感觉。很淡,很静,就像水一般。

    见到陆婉儿,杨叶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你达到剑意七重了?怎么可能”他与陆婉儿也不过短短时间没见,而那时,陆婉儿还根本不会剑啊。现在却是已经剑意七重

    陆婉儿点了点头,道:“我有很多不解的地方,我们比比,我可能就会明白了!”

    “幕老说她是剑道奇才!”

    这时,一旁的丁芍药走了过来,在她身旁,是秦夕月,晓雨夕,苏青诗,安碧茹。而在苏青诗的身旁,还站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杨叶的目光落在了这个小女孩身上,而小女孩也看向了杨叶,小女孩眼中带着一丝好奇,还带着一丝亲切。

    “念雪?”

    话音刚落,杨叶已经来到了小女孩的面前,然后一把抱起了小女孩。杨叶的动作有些粗辱,不过小女孩并不怕,反而是脆声道:“爹,爹爹”她之所以不害怕,不是什么天然的亲近之感,而是之前苏青诗就告诉了她杨叶是她的爹爹。

    闻言,杨叶眼睛顿时湿润了起来,不过他的脸上却是已经笑开了花。那种初为人父的感觉,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

    “哥!”

    就在这时,殿外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接着,杨叶便是感觉自己被一道娇柔的身躯给抱住了。怀中的人正是小瑶。

    此时的小瑶没有了当年的稚嫩,多了几分成熟。

    “哥,你终于回来了!”小瑶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不过脸上却是带着笑容。自从两人母亲死后,在小瑶心中,哥哥就是唯一的亲人了。

    杨叶揉了揉小瑶的脑袋,然后目光自苏青诗等女身上一一扫过,道:“我知道,这段时间你们肯定都在为我提心吊胆,我无法承诺什么,也不想在说什么抱歉之类的话,因为,我们是一家人,那些都是不必要的!”

    “我可不是你的家人!”说话的是丁芍药,为了表面自己的话,她还特意站到了旁边去,与苏青诗等人分开了一点距离。

    “姨娘是!”杨念雪脆声道:“姨娘就是我们的家人!”

    闻言,众人皆是露出了笑容。

    丁芍药嘴角微抽,来到了杨念雪面前,伸手轻轻捏了捏杨念雪的小脸蛋,道:“小丫头,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许叫我姨娘,要叫我阿姨,明白吗?”

    丁芍药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杨念雪叫杨叶的女人,也就是晓雨夕等人是叫姨娘

    “为什么呀!”杨念雪小手抓住丁芍药的手,道:“芍药姨娘不喜欢爹爹吗”

    丁芍药眼角微跳,但是脸上却是露出了柔和的笑容,道:“是谁说我喜欢你爹爹的?”

    杨念雪掰起指头数道:“娘亲,晓姨娘,秦姨娘,安姨娘,还有,还有,她们都知道呀”

    一旁,苏青诗等女忍俊不禁,而杨叶则有些尴尬了。丁芍药也是脸色一红,她再次捏了捏杨念雪的小脸蛋,然后狠狠地瞪了杨叶一眼,转身离开了大殿。

    “爹爹,我说错了吗?丁姨娘好像不高兴呢!”杨念雪感觉有些伤心。

    杨叶苦笑了笑,亲了亲杨念雪额头,道:“你呀”

    接下来的日子,整个玄者大陆在丁芍药的布置下,变成了全民皆兵,当然,除了半圣强者意外,其余玄者再多,也是炮灰存在的。不过杨叶与丁芍药的目的也不是要让这些人去抵抗逆种玄者或者圣地,他们要的,只是让大家感受到危机感!

    只有感受到了危机感,强大的压迫,许许多多人才会去努力,去拼命

    在生死关头时,一个人的潜能可以无限被激发!

    杨叶给自己放了十天假,这十天里,他没有修炼,也没有去管古域城里的事情,他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陪杨念雪还有苏青诗等女身上。

    对于杨念雪与苏青诗等女,杨叶心中是愧疚的。他大部分的时间不是在修炼,就是在做这样,做那样,陪几女的时间真的屈指可数,而且,他也很清楚,在他外出这段时间,苏青诗等女的心中肯定是极其担心他的!

    不过没办法,因为他如果不努力,等待他的,就是灭亡!

    一天清晨,杨叶正在城主府后院抱着杨念雪嬉玩,陆婉儿突然出现在了杨叶的面前。

    “比剑!”陆婉儿直视杨叶,没有丝毫多余的废话。

    见到陆婉儿,杨叶有些头疼,这女人从见到他第一天起就天天找他比剑,当然,对方自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主要是对方回去一有收获了就会立马来找他比剑,哪怕是半夜三更

    他自然是可以拒绝的,但是他没有,因为这陆婉儿的剑道天赋着实惊到他了。还不到五天,陆婉儿的剑意就从七重提升到了八重这提升的速度,让他都不禁汗颜、惭愧!

    杨叶指了指他面前的椅子,然后道:“婉儿,先坐!”

    陆婉儿没有坐,只是看着杨叶。

    杨叶摇了摇头,道:“我不是要找你闲扯,我是找你聊剑!”

    陆婉儿立即坐下去了。

    杨叶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剑意为什么提升的这么快?而且任何剑技,你一般一遍就会,两遍就能够熟练,三遍就能够掌握精髓。我很好奇,真的很好奇!”

    陆婉儿沉默许久,然后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对剑有着莫名的亲切感,我,我甚至感觉我能够与剑沟通。你,你那么厉害,你没有这种感觉吗?”

    杨叶嘴角一抽这陆婉儿的话实在是有些打击人。因为他当初修剑时,并没有这种感觉。甚至,他的剑道天赋都不是那么好。他之所以剑道有成,除了剑灵与小漩涡外,他还想到了一个,那就是他自己的性格!

    他很清楚自己性格的优点与缺点,缺点是容易得罪人,容易四处树敌,容易作死;而优点则是坚毅,认准一件事后,不成功,就不会回头。最重要的是心境,他做事从来不会让自己有心里包袱

    该上就上,该杀就杀

    在简单点就是本心,他看的清自己的本心,然后认识了自己的本心,最后,顺从本心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恶魔,只是这个恶魔因为许许多多的外在的因素被压制了而已,或者说,有的人不会去承认自己心中有恶魔。而有的人就算承认自己心中有恶魔,但也会因为许许多多的外在因素去压制这个恶魔。

    他们不是怕释放这个恶魔后会去伤到别人,而是怕释放这个恶魔后会为自己带来祸事

    因此,许许多多的人在遇到不平的事情后,多数会忍让,退避,躲闪。这种人,久而久之,血性没了,不仅血性没了,还会为自己找各种理由来为自己的软弱解释

    世间真正有本事者,其实大多都是低调的。当你有本事时,对一个比你弱的人忍让,这叫境界,而你面对一个比你强的人忍让,这不叫境界,这叫软弱。所以,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欺软怕硬

    为什么?因为弱者好欺负!

    杨叶很久前就明白了这点,因此,他绝不会去忍让。

    欺了我的,负了我的,想要害我的,我十倍,百倍,千倍还回去!仁慈,是对人讲的,而这个世界,不是很多人都能够称之为人!

    剑道有很多种,他走的剑道是杀道,不平的,用杀来解决。而眼前这陆婉儿却是明明还没有自己的剑道,但是在剑意以及剑技方面的提升速度,却是快的让他都比不上!

    与陆婉儿交谈许久,杨叶越发的发现陆婉儿的恐怖,因为一些剑道方面的问题,他只是讲解了个开头,而后面的她就基本都明白了并且还能够提出一些特别的见解与问题!

    看着陆婉儿许久,杨叶没有说话,陆婉儿一开始还很淡然,但是很快,她有些不自然了,眼神不有些躲闪,不敢与杨叶在对视了。

    许久,就在陆婉儿快要承受不住杨叶的目光时,杨叶拿出了一枚纳戒放在了她面前,道:“这里面有一个前辈的剑道传承,我觉得,如果连你都没资格传承他的剑道,那这世界恐怕没有人有资格了。里面还有他留给你的东西,我没有查看过,现在,这些都是你的!”

    “那前辈很强吗?”陆婉儿问。

    杨叶点了点头,道:“很强,非常强!”

    陆婉儿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了纳戒。她很明白,在剑道方面能够让杨叶都说很强的,那一定是真的很强!

    十天过后,杨叶开始了疯狂的修炼,经过二十天的疯狂修炼,他达到了皇者境五品。

    而这时,玄者大陆出事了。

    因为妖界龙族雷池内的那个恐怖的人要出来了

    还没出来,但是只是他散发出来的气息就直接将龙族毁了!

    PS:感谢龍戰蠻塃朋友的豪赏今天在加一更!谢谢朋友的支持!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剑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鸾峰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鸾峰上并收藏无敌剑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