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看着躺在床上的安南靖,杨叶心中又惊又觉得庆幸,惊的是如果他之前稍微晚一步,那安南靖可能就会是他一生之中第二个永远无法忘记的痛;庆幸的是虽然现在安南靖的情况有些不妙,但至少他还有弥补的机会!

    安南靖没有出事之前,他并没有感觉安南靖有多重要,但是在她出事后,他才发现,眼前这女人在他心中竟然是那么的重要。

    人总是这样,什么东西在拥有时,都是不会去珍惜的,只有在失去过后,才会发现,这件东西原来是那么的重要。有些人还有机会重新珍惜,但更多的人却是失去之后就一辈子失去了,在也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了。

    杨叶走到安南靖身旁,右手轻轻一挥,那滴深绿色的生命之水顿时出现在了场中,柔声道:“这是生命之水,不管是受了多重的伤,只要服下它,都能够立刻恢复如初。”说着,杨叶将生命之水递到了安南靖嘴旁。

    安南靖没有喝那滴生命之水,而是看着杨叶道:“你现在体内情况很不妙。”

    杨叶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不过无事,我已经暂时将体内的问题压制下来了。”

    “答应我一件事!”安南靖突然道。

    杨叶微微一怔,随即点了点头,道:“你说。”

    “我知道,你因为的事情,很恨魔族与海族,甚至已经决定要灭了这两族,对吗?”安南靖道。

    杨叶点了点头,这两族,他确实存了尽数诛灭的心思。如果不是魔族与海族还有圣地,安南靖就不会如此。

    “他们两族如果投降,就放了他们吧!”安南靖道。

    杨叶沉吟一会,然后点了点头,道:“可以!”

    “你不问我为什么为他们求情吗?”安南靖问。

    杨叶道:“我可以为了你灭他们两族,也可以为了你放了他们两族。”

    安南靖看着杨叶半晌,然后才道:“杀戮,终究是不好的,不管是我们这世界的天道,还是世界之外的天道,想来都不会接受一个杀戮过多的人的。而且,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助力,而不是死人。不要为了一时意气,做一些对我们都没有好处的事!”

    杨叶没有反驳,而是点了点头,然后将生命之水递到了安南靖嘴边,道:“你说不杀就不杀了,别的事情我们先暂时先别管,你先把伤养好。”

    看着杨叶眼中的关心与柔情,安南靖嘴唇动了动,但是却没有在说什么了。红唇微张,杨叶屈指轻轻一弹,那滴生命之水顿时没入安南靖口中。

    生命之水进入安南靖体内后,迅速化作无数绿色能量,然后朝着安南靖体内经脉流去,不断地修复着安南靖体内那些碎裂的经脉与骨骼。

    很快,安南靖体内的经脉与骨骼开始复原。

    见到生命之水起了效果,杨叶心中松了一口气。坐在床边看着安南靖半晌,然后他退出了鸿蒙塔。

    杨叶刚一走,床上的安南靖突然睁开了双眼,看着原先杨叶坐的位置,安南靖微微出神

    房间之中,杨叶看着眼前的那透明石,道:“镇界石?先前幕老等人的境界就是被此物强行压制至皇者境?难以想象,此物进入能够连半圣强者也能够压制。还好此物落在了我手里,若是在那逆种玄者秦不凡手中,那就麻烦大了!”

    “圣地的强者之所以敢出来,是因为有此物可以压制玄者大陆的半圣强者,但是现在此物落在我手上,谅他们也不敢在轻易派人前来了。自己现在当务之急,是先处理好自己体内的伤势,然后尽快让玄者大陆一统,最后前往圣地夺取剑祖!”杨叶心中暗暗道。

    杨叶很清楚,圣地的那些什么封印,肯定无法在镇压住逆种玄者了。一旦逆种玄者尽出,那他损失的可不单单是剑祖,就是古鞘剑灵可能也会随之死去,到那时,斩天拔剑术也就相当于没有了。所以,就算不是为了剑灵,他也要为了自己去夺取那剑祖。

    如果是以前,没有达到皇者境,他自然是不敢千万圣地的,但是现在,有了镇界石,他就敢去了。虽然还是有危险,但是至少不像以前那般遇到半圣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了镇界石,就算是遇到半圣,他要逃,应该还是可以的!

    当然,在去圣地之前,他必须得把玄者大陆的事情处理好!

    将镇界石收起,杨叶盘坐在床上,双眼微闭,开始修复体内的伤势。

    他体内最大的问题是龙祖的精血与他本身的精血的冲突,归根究底,龙祖精血之中蕴含的恐怖能量,他并没有全部吸收掉,毕竟他当时的实力太低,之所以能够吸收一部分,还是因为他血液与经脉被鸿蒙紫气猝炼过的缘故。

    在冲击皇者境时,他正准备吸收龙祖与三大神兽精血的能量,但是因为安南靖的缘故,让得他不得不暂停,因此,让得龙祖精血与其余三大神兽精血反噬。不过还好,这对他来说,情况并不怎么严重,毕竟他虽然不是皇者境,但是体内与肉身可丝毫不比皇者境弱!

    就这样,杨叶不断地用体内紫色玄气修复着体内的经脉与骨骼,顺便一点一点的吸收龙祖精血与残存的三大神兽精血。

    古域城外。

    古域城外数百里之外的一座密林之中,一根树梢之上,站着一名头戴白色斗篷,身穿白袍的神秘人,在神秘白袍人周身,闪烁着微弱的流光。

    这名白袍人不是别人,正是秦不凡!

    “跟了我这么久,出来吧!”秦不凡双手负于身后,声音自白色斗篷之中传出。

    “好神识!”

    一名中年男子诡异地出现在了秦不凡的对面。

    如果杨叶在这里,他绝对会大惊,因为来人正是古域城城主陆元浩!

    见到陆元浩那一刻,秦不凡身上的流光突然极速闪烁了起来,其不解与略微震惊的声音自斗篷之中传了出来:“我在你身上闻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你不是这个世界的玄者,你,你究竟是谁!”

    “天外天,无极魔宗!”陆元浩说完,体内陡然爆发出一丝黑色气流,当这丝黑色气流出现后,周围千里之内的树木瞬间枯萎,最后化作一滩黑水。

    突然,秦不凡身上闪烁的那些流光突然离体电射而出,瞬间至陆元浩身前,不过很快,一缕黑气轰在了那些流光之上,一声炸响,两者在空中轰然消散。

    “当年若不是无极魔宗与云霄圣殿,我等又怎么会被镇压在这弹丸之地十万年?”秦不凡声音蕴含着无尽的杀意,在他周围的空间不断剧烈地震动着,声势极为骇人。

    陆元浩并不畏惧,淡声道:“当年你们从域外星空横渡来天外天,一来你们就四处疯狂掠夺天外天的本源紫气,试问问,谁能容忍得了你们?”

    秦不凡周围空间渐渐缓和了下来,半晌,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不管怎么样,我们当初败了,既然败了,合该被镇压。当初你们为了镇压我们,将这世界本源紫气全部抽离,然后设置了天路这道监狱大门,我很好奇,作为天外天世界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玄者大陆?”

    “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陆元浩淡声道:“你只要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你们!”

    “帮助我们?哈哈”白色斗篷之中传来秦不凡的大笑声,笑了片刻,他道:“可笑至极,帮助我们?如果我没猜错,现在镇守天路的,其中也有你无极魔宗的人吧?”

    陆元浩道:“即使你们所有人冲出封印,但是你们觉得自己真的能够对抗得了圣地吗?如果是以前,以现在的圣地的实力,在你们面前确实不够看。但是现在,你们被镇压十万年,各方面实力都大大下降,你们能够对抗得了圣地?就算你们灭了圣地,但那时你们又还有多少实力?你们能够闯的过天路吗?”

    秦不凡沉默。

    陆元浩又道:“其实,别说是天路,就算是圣地这关,你们都不一定能够挨过去。你们这些人,个个都自以为是,谁也不服谁,遇到敌人,只会各自战斗。当初你们若是团结一致,就算我无极魔宗与云霄圣殿联手,也未必能够镇压你们!”

    “你究竟想说什么!”秦不凡沉声道。

    陆元浩道:“一个交易,与你们做一个交易,我助你们逃脱这个囚笼,但是你们要帮我们无极魔族灭云霄圣地。”

    “你想利用我们?”秦不凡冷声道。

    陆元浩道:“相互利用罢了,如果你不同意,我会继续等,反正还有逆种玄者出来,我相信,会有逆种玄者愿意与我合作的!”

    秦不凡沉默半晌,然后道:“那你就继续等吧!”

    陆元浩双眼为眯,道:“你不愿意?你可知道,你未来若是要闯天路,没有我无极魔宗玄者相助,以你们现在的实力,根本别想闯过。”

    “我虽然被镇压十万年,但是出来这段时间,也了解了些这世界的事情,当年那个逍遥子既然都能够闯过,我为什么不能闯过?”说完这句,秦不凡突然几个闪烁,然后消失在了原地。

    陆元浩微微一怔,很快,他勃然变色,刚也想走,但是已经晚了,一个老人出现在他面前了。

    “守墓人!”

    陆元浩神色凝重的看着眼前的老人,沉声道。

    PS:求票票!!!!!!求大家支持青鸾!!!!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剑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鸾峰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鸾峰上并收藏无敌剑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