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黑衣女子,也就是经常跟在安碧茹身边的那位杀手至尊死了。

    在先前大战中,黑衣女子前去刺杀一位半圣,被那位半圣发现,然后被那位半圣当场打的魂飞魄散,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除了黑衣女子,还有许多皇者境强者都死了,这些皇者境强者之中,有杨叶认识的,也有他不认识的,总之,南域胜了,但是也是惨胜。

    对于黑衣女子,杨叶是没有好感的,因为以前这个女人三番两次要置他于死地。因此,他曾经有言,达到皇者境后,第一个要杀的就是她。但是现在听到她战死,杨叶心中却是有些伤感。不管如何,那黑衣女子是为南域死的!

    杨叶突然发现,在乱世,人要活着,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啊!

    杨叶收回思绪,看向眼前的安碧茹,安碧茹脸上一片哀色,脸颊上更是有着泪痕,可以想象,那黑衣女子被杀,她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抱歉!”

    杨叶觉得自己有必要为道歉,归根究底,圣地是他引来的,这些人身死,他有必要负责任。

    安碧茹摇了摇头,道:“我安家投靠你,避免了被灭族的危险,自然也要付出一些代价。不仅是我安家,还有其它家族与宗门,我们不单单是在为你战斗,也是在为我们自己。所以,你根本不必自责。”

    “当初安家那批杀手来杀我,真的跟你没有关系吗?”杨叶突然问道。

    安碧茹抬头看着杨叶,没有说话。

    杨叶道:“抱歉,这是我一个心结,因为我可能没有办法能够接受一个曾经要害我的人。”

    安碧茹道:“我说没有,你信吗?”

    “信!”杨叶点了点头。

    “为什么?”安碧茹眼中闪过一丝波动。

    杨叶道:“其实我早就信了,只是,你却一直没有与我解释。”

    “你从未给我过机会!”安碧茹道。

    杨叶道:“那时,你正与我最大的敌人是盟友,我如何给你机会?我不是什么大度的人,所以,在你与罗俊结盟的那一段时间里,我是将你当做敌人的。”他是一个重情的人,但前提是别人对他也有情,不然,他就是一个无情的人。

    安碧茹沉默,没有说话,因为她无话可说。当初她并没有想到,杨叶会与罗俊成为敌人,加上当时罗俊势大,安家与他结盟,确实能够获得许多好处,因此,她带领安家与罗俊结盟,只是没想到,这个决定,让得她与杨叶成为了敌人。

    只能说天意弄人!

    杨叶道:“以后你与丁芍药一起处理南域那些事情吧,如何?”安碧茹的能力是绝对有的,之所以之前把她排除权利之外,这个倒不是他的主意,主要是丁芍药知道他与安碧茹之间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因此,将安碧茹排除在权利之外。

    安碧茹却是摇了摇头,道:“姑姑是我唯一的亲人,她现在一死,我才发现,所谓的安家兴亡,其实对我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如果可以,我愿意以安家所有的一切去换她活着。我倦了,不想在去操心什么了。来找你,是想告诉你,我要走了,安家的势力我不会带走,希望你能够善待他们。”

    “不能留下吗?”杨叶直视安碧茹,道。

    “你希望我留下吗?”安碧茹也直视杨叶,反问道。

    杨叶微微一怔,迟疑了一瞬,但是就是这一瞬的迟疑,安碧茹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失望,然后转身离去。

    安碧茹停下了脚步,因为杨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道:“我希望你留下来!”经历这么多的事,杨叶明白一个道理,很多时候,真的不能放手,一旦放手,很可能就是永远。

    还有,在这乱世,他怎么放心让安碧茹一个女人离开?

    安碧茹看着杨叶半晌,然后道:“那我就留下来!”

    就这样,安碧茹留了下来,与丁芍药成为了杨叶的左膀右臂。也因为安碧茹的留下,丁芍药身上的担子就轻了许多,两女都是智慧极高的人,相互配合下,南域内外事情被处理的井井有条,根本不需要杨叶操半点心。

    解决安碧茹的事情后,杨叶正准备去鸿蒙塔看安南靖,这时,殷萱儿突然来到了古域城,与她一起来的,还有当初离开古域城的树人族树芯。

    古域城城主府大厅之中。

    “夫君,好久不见,可想死我了!”殷萱儿见到杨叶第一眼,便是娇笑着连忙迎了上去,眼中满是柔情,仿佛杨叶真的是她多年未见的‘夫君’一般!

    殷萱儿刚来到杨叶身前半丈距离时,就被一股剑意给震的倒退十来步。殷萱儿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但是很快,她脸色就恢复了正常,眼中又露出一抹哀怨,道:“夫君你这是怎么了?如此对待奴家,亏奴家这段时间担心你担心的要死。”

    殷萱儿容貌极美,加上她此时说话娇柔,眼中媚意十足,可谓是风情万种。

    但是杨叶却是不为所动,他原本对眼前这女人还是有些好感的,但是这段时间来,眼前这女人对南域这边的事视而不见,而现在,圣地被击退,她却是后脚就来,这副势力的姿态,让他着实有些厌恶。

    如果不是念着当初她赠送十二具金甲卫士之情,他见都懒都见对方了。

    “殷姑娘还是有事说事吧!”杨叶身旁的安碧茹淡声道。丁芍药还在中域对抗鼎汉帝国,因此,古域城以及南域的事情都是她在负责。暂时就是,丁芍药主外,她主内。

    殷萱儿看了一眼安碧茹,她是个聪明的女子,知道眼前这位安家女人对她有些敌意了,至于为什么,不言而喻,自然是因为杨叶。

    殷萱儿收起脸上笑容,脸色平静,道:“杨公子,这次来,我是代表北域来的,我们想与南域”

    杨叶摆了摆手,道:“这些事情我不想管,一切以丁芍药的决定为主,你们北域若是要谈,去找丁芍药。”

    殷萱儿道:“因为我们与丁姑娘无法谈拢,所以这才专门来找你!”

    杨叶道:“什么意思?”

    殷萱儿苦笑了笑,道:“因为丁姑娘要我们北域无条件投降,不然,鼎汉帝国一灭,大军就会北下!”

    “你们不想投降?”杨叶问道。

    殷萱儿沉吟一会,然后道:“北域是国师还有我商国无数人的心血,就这么轻易的拱手让人,就算我同意,国师与我那些手下也不会同意的。”

    “不同意?”杨叶冷笑了一声,道:“那就全部灭了。”

    殷萱儿脸色一变,道:“你难道真的一点旧情都不念?”

    杨叶道:“如果我不念旧情,今天就不会见你们了。玄者大陆必须一统,北域如果不投降,那等待你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殷萱儿看着杨叶半晌,忽地展颜一笑,道:“听说安南靖重伤?”

    “嗡!”

    杨叶手中意剑陡然出鞘,瞬间抵在了殷萱儿那洁白的眉心之处,剑入一分,一滴鲜血顺着杨叶意剑缓缓滴落。

    “你很高兴?”杨叶声音冰冷,眼中杀气犹如实质。

    杨叶突然动手,场中几女都是愣住了,特别是那树芯,更是吓得连退数步。而殷萱儿则脸色微白,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她没想到,这杨叶竟然直接对她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这么狠辣,不留一丝情面。

    殷萱儿脾气也上来了,冷冷注视着杨叶,道:“安南靖全身经脉与骨骼尽数,只有青木一族的生命之水可以让她在短时间内痊愈。我今天来,就是与你谈条件的,放过北域,我把生命之水给你。”

    生命之水!

    杨叶眼瞳一缩,霍然转头看向一旁的树芯,树芯身躯一颤,情不自禁地朝后退了数步。她发现,这杨叶生气起来,实在是太可怕了些。

    “生命之水呢?”杨叶直视树芯,眼中冰冷又带着一丝急切。

    “她不会给你的!”殷萱儿这时冷声道:“如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生命之水你永远别想得到。我倒要看看,在你心中,是北域重要,还是安南靖重要!”

    一旁,安碧茹微微摇了摇头,杨叶的性格她是清楚的,绝对是吃软不吃硬的。这殷萱儿用安南靖威胁他,无疑是在作死。

    杨叶冷冷看了一眼殷萱儿,然后收回了意剑,最后看向一旁的树芯,道:“生命之水对我有用处,交出来,我让你们安然离去!”

    树芯有些怕杨叶,她看向殷萱儿,似乎在询问殷萱儿的意思。殷萱儿冷哼了一声,道:“杨叶,我先前已经说了,要生命之水可以,先答应我的条件,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立即将生命之水奉上,不然,就算你杀了我们,你也别想得到生命之水!”

    杨叶深吸了一口气,道:“最后一次机会,你们交还是不交?”

    “不交!”殷萱儿毫不示弱!

    杨叶点了点头,然后朝门外走去。

    “你去哪?”安碧茹问道。

    “屠了北域皇室还有树人族!”

    PS:纵横现在在办活动,就是那个2015年终盘点,每个读者每天都有免费5张票,希望大家进去把票投给青鸾,谢谢。记得,不要用纵横币买票,因为那个你们没有粉丝积分,有币的,给青鸾月票就好了谢谢!!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剑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鸾峰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鸾峰上并收藏无敌剑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