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丁芍药看了一眼一旁的秦昊,见到秦昊的模样,丁芍药微微摇了摇头,然后看向杨叶,道:“杨公子,难道你的气还没消吗?”不待杨叶说话,她又道:“我很有诚意,希望能够与杨公子还有杨公子身后代表的势力合作,但是杨公子你却是不留丝毫情分,难道杨公子真觉得自己的一时喜怒真的要比多一个朋友还重要吗?”

    杨叶轻笑了一声,然后道:“丁姑娘,我想问一句,我与这秦昊,是谁先挑事?”

    丁芍药一怔。

    “是他先想杀我,还是我先想杀他?”杨叶又问道。

    丁芍药:“”

    “是他先侮辱我亲人,还是我先侮辱他亲人?”杨叶再道。

    丁芍药无言以对。

    杨叶道:“这不就是了,是他先来招惹我,是他先想杀我,是他先侮辱我亲人,而我做的,不过是以牙还牙,难道这错了吗?还是丁姑娘觉得,就准许他杀我,而不许我杀他?”

    丁芍药再次无言以对。

    杨叶又道:“丁姑娘,我救你性命,背你出来,却是遭你未婚夫误会,你未婚夫因为妒忌,对我有了杀心,更出言侮辱我母亲,你为何不说他的不是,而反而总是说的好像是我杨叶在处处找你未婚夫的麻烦似的。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丁芍药摇了摇头,道:“可他,毕竟没有对你做出实质性的伤害,而你,却是屠了他家族中的所有强者,更是废掉了他!”

    杨叶冷笑道:“实质性的伤害?老实说,若是他只是针对我,看在丁姑娘你的面上,我顶多教训一下。但是他千不该万不该侮辱我母亲,说句不客气的话,别说我与丁姑娘你只是泛泛之交,就算是你我女人,你的亲人敢侮辱我母亲,我照样屠之!”

    “好大的口气!”

    先前挡住杨叶那柄剑的老者冷声道:“芍药,与此人废话做什么,敢动秦家,就等于在动我丁家,若是不杀了此人,以后哪个家族还敢依附我们?而且此事还关系到你的名声,你的未婚夫被杀,而你却是没有动作,以后难免会有风言风语!”

    “娘亲”

    就在这时,一旁突然传来了一个少女的惊叫声。众人闻声望去,只见那秦昊的脖子已经被拗断。而做这件事的,不是别人,是那罗邵英。

    杨叶双眼微眯,体内玄气涌动了起来。

    罗邵英拗断秦昊的脖子后,然后抱着秦昊的尸体走到了丁芍药面前,‘噗通’一声,罗邵英对着丁芍药跪下去,丁芍药连忙去扶,但是却扶不起来。

    “芍药,舅母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事,今天舅母求你一件事,求你替昊儿报仇!”说着,罗邵英对着丁芍药叩头。

    丁芍药连忙道:“舅母,先起来说话!”

    “你若是不答应,舅母就一直跪下去!”罗邵英道。她知道,以她个人的实力,根本别想报仇,能替她儿子报仇的,只有丁家。

    丁芍药微微一叹,道:“舅母,你又何必如此来逼我!”

    “芍药,死的是你表哥,也是你的未婚夫啊,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但是你就如此绝情吗?”罗邵英有些凄惨道。

    丁芍药摇了摇头,道:“有一个宗门,宗门内有四位皇者境强者,尊者境强者将近四十位,灵者境强者无数,这个宗门想要杀他,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被他杀手宗门,然后,这个宗门的尊者境强者死了十几位,灵者境强者不计其数,并且这个宗门历代的宗主墓地都被他毁去,而他,最后却是安然离去。舅母,你觉得我丁家能够杀得了他吗?”

    罗邵英一愣,而一旁的老者则是惊道:“芍药,他是?”

    “当代剑皇!”丁芍药道:“还有,他是晓先生的女婿!”

    老者脸色微变,看了一眼杨叶,眼中杀意慢慢淡了去。不说别的,光是晓天机女婿这个身份,他丁家就不能出手对付眼前这家伙。

    “杨公子,你的气,该消了吧?”丁芍药看着杨叶,眼中漠然。

    杨叶看了丁芍药一眼,然后道:“该死的人已死,我的气自然消了。不过,丁姑娘,有言在先,我不喜欢被人算计,若是有一天我发现丁姑娘在算计我,那么我就抱歉了。老实说,我生气起来,我自己都害怕的!”

    “杨公子是在威胁我吗?”丁芍药道。

    杨叶点了点头,道:“确实是威胁,丁姑娘太聪明,老实说,我还是有点怕怕的,因为一个弄不好,可能我就得惹上一大堆麻烦,而且还不知道为什么有麻烦。所以,没办法,只能威胁威胁丁姑娘了。不过看丁姑娘这样子,我的威胁似乎没有效果啊!”

    丁芍药眉头微皱,正想说什么,突然,那原本沉默下来的罗邵英眼中闪过一抹怨毒,然后身形一动,直接扣住了丁芍药的脖子。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场中众人一愣,杨叶也是一愣,这女人发什么疯?

    “罗邵英你做什么,快放开芍药,不然老夫灭了你秦家!”老者暴怒。

    “灭了我秦家?”罗邵英疯狂笑道:“我秦家如今跟被灭有什么区别?丁芍药,你这个贱人,我儿子是因为你才死的,而你却是不为他报仇,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你去陪我儿子一起死吧,哈哈”

    丁芍药眼中闪过一抹哀伤,自己在舅母心中,终究比不上她的亲儿子啊。她不出手对付杨叶,并非私心,而是为了丁家着想,因为杨叶身后有着太多的人,连罗俊都杀不了他,丁家又怎么可能杀得了他?

    不仅杀不了,丁家还可能遭到他的疯狂报复,所以,她虽然知道自己舅母伤心,但也不得不做出对丁家有利的决定。只是她没想到,她舅母竟然因此恨上了她,而且还做出这种举动丁芍药此刻的心情很复杂。

    听到罗邵英的话,一旁老者心中一惊,然后道:“罗邵英,你难道就不想想你的女儿吗?你不怕死,难道也不怕她死吗?”

    闻言,罗邵英眼中恢复了些许清明,看了一眼一旁脸色苍白的秦莲,罗邵英扣住丁芍药脖子的手不禁松了下来。此时罗邵英心中是后悔的,后悔太冲动了。先前听到丁芍药的话,她知道,丁家不可能在为她儿子报仇。

    想到这,罗邵英一下子血液上涌,然后做出了这种举动,现在脑袋清醒了些后,她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举动。现在,她的举动不仅会害到她女儿,还会害到整个秦家,也让她与丁芍药之间多年的感情烟消云散。

    愚蠢啊!

    罗邵英缓缓松开了丁芍药,然后身形一动,带着一旁的秦莲朝着远处闪掠而去。一旁,老者正欲追,丁芍药却是阻止了老者,道:“权叔,算了,让她们走吧。”

    “芍药,后患无穷!”老者沉声道。

    丁芍药摇了摇头,道:“对她们下手,我无论如何也做不来,权叔,让我任性一次吧!”

    闻言,老者低声一叹,不在言语。

    “杨公子现在可是要去那中域?”丁芍药突然道。

    杨叶刚准备走,听到丁芍药的话,迟疑了下,然后道:“当然,别跟我说丁姑娘也要去!”

    丁芍药摇了摇头,道:“我去作甚?去送死吗?我想说的是,杨公子要小心了。因为乱魔宗等宗门的人正四处寻找杨公子,想来,他们必定是受到了罗俊的命令。我知道杨公子不怕,但是这些宗门联合起来,杨公子想要安然到那中域,是不用想了!”

    闻言,杨叶脸色一沉,确实,他虽然不怕这些宗门,但是这些宗门若是死缠着他,那还真是很麻烦啊!

    “丁姑娘有什么办法?”杨叶问道。

    丁芍药摊了摊手,道:“没办法,只能祝杨公子一路顺风了。权叔,我们走吧!”说完,与老者转身离去。

    杨叶:“”

    杨叶摸了摸鼻子,然后苦笑摇了摇头,这女人明显是在报复,不过也无可厚非,他之前先是踢了人家一脚,现在又废了人家未婚夫,人家不不报仇就不错了,怎么还可能帮他?

    在原地沉默了半晌,杨叶右手一挥,将那陆剑瑶放了出来。

    “这就是乱魔海?”陆剑瑶看了看四周,问道。

    杨叶道:“陆姑娘,待会我就要前往中域,你就不要跟我去了。找个机会,自己回南域吧。”带着这个女人,完全是一个累赘,他这次去可不是游山玩水,不想带一个累赘。而且他自身还有许多秘密,实在不想带一个不信任的人在身边。

    “你觉得我拖累你?”陆剑瑶有些怒道。

    杨叶翻了翻白眼,道:“陆姑娘,你难得不觉得吗?恕我直言,陆姑娘你应该也看到了我的对手都是些什么级别的玄者,以陆姑娘你的实力,跟着我,恐怕还没到中域就死十次了。所以,为了陆姑娘的安全,还请陆姑娘返回古域城吧!”

    “我不走!”陆剑瑶看了杨叶一眼,语气不容置疑。

    “你找打是不是?”见软的没用,杨叶准备来硬的了!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剑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鸾峰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鸾峰上并收藏无敌剑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