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自己的爹?

    青年一愣,回过神来后,青年顿时勃然大怒,‘哗’的一声,一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长剑直指杨叶,森然道:“小子,不管你是谁,因为你刚才的那句话,你,还有你的亲人,总之,所有跟你有关系的人,都会死去!这就是你侮辱我秦昊的代价!”

    杨叶看也不看这叫叶良辰的男子,将丁芍药放下来后,然后道:“我杀了他,应该没关系吧?”其实,他不是一个嗜杀的人,但是很多时候,他不杀也得杀。先前这男子在见到他背丁芍药时,这男子眼中就对他出现了杀意!

    杨叶不傻,他当然知道这男人为什么对他有杀意,无非是因为丁芍药而已。他跟丁芍药确实没什么,但是他不想解释,因为那无非是自取其辱而已,而且,他为什么要解释?眼前这人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要他解释?

    再者,解释也没用,这个世界是靠拳头来说话的。既然对方已经想杀他了,那他当然不会跟对方客气。之所以没有直接出手杀了对方,无非是看在丁芍药的面子上而已。

    听到杨叶的话,丁芍药正准备说话,那秦昊却是怒极反笑,抢先道:“杀我?哈哈真是好笑,在这乱魔海,居然有人要杀我。好好,来来,我站在这里,今天你要不杀我,你就是我孙子!”

    杨叶对丁芍药耸了耸肩,后者低声一叹,然后走到了秦昊的面前,抬手就是对着秦昊甩了一巴掌。‘啪’的一声,秦昊的右脸顿时红了起来。

    秦昊呆在了原地,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一直温柔有礼的表妹居然会当着一个外人的面打他,一时间,他脑袋有些懵。

    “向杨公子道歉!”丁芍药沉声道。

    “你打我”秦昊脸色瞬间狰狞了起来,歇斯底里的咆哮道:“你竟然为了一个男人打我,丁芍药,我跟你是有婚约的啊,你竟然为了一个男人打你的未婚夫,你”

    “啪!”

    丁芍药又是一巴掌拍在了秦昊的脸上,使得秦昊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时,一旁的老者与那少女来到了秦昊的旁边。看到秦昊那通红的右脸,那少女顿时怒了,怒视着丁芍药,道:“表姐,枉我哥对你一往情深,你竟然为了一个男人打他,还叫他道歉,你太让我失望了。”

    一旁老者也是眉头一皱,道:“芍药,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作为丁芍药的大伯,他是看着丁芍药长大的,对丁芍药很了解,知道她不会无故这样做。但是丁芍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做,一点情面不留,有些过分了。

    丁芍药摇了摇头,道:“看在舅母的份上,你跪下来道歉,我愿意付出一些代价保你一命。”她调查过杨叶,对杨叶的性子很是了解。用她以前的话来说:这是一个瑕疵必报、手段狠辣、做事随心而为的疯子。

    秦昊对杨叶有了杀意,杨叶对秦昊同样有了杀意,不同的是后者可以轻易抹杀前者。她心中有些后悔,后悔之前没有第一时间解释,不过她也知道,解释,其实是没有用的。男人,在对待女人的事情上,都是小气的。

    她不能让秦昊死,不是她对秦昊有什么感情,只是因为她是秦昊的母亲,也就是她的舅母从小带大的。她实在不想让她舅母伤心,这也是当初她为什么答应与秦昊婚约的主要原因。

    听到丁芍药的话,老者与那少女微微一怔,然后目光落在了杨叶身上。他们两人不蠢,丁芍药说出这种话,那肯定是因为眼前这身背剑匣的剑修的缘故。眼前这人究竟什么来历?竟然让丁芍药都如此重视与忌惮?

    “丁芍药,你少找什么借口!”秦昊狰狞的看着丁芍药,道:“他就算是那些超级世家的世子又如何?难道丁家与我秦家联手还怕他们不成?你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你看上了这小白脸吧?呵呵,我早就知道,我知道你看不上我,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母亲才答应我们之间的婚事。今天你带他回来,就算想毁掉我们之间的婚约,我说的没错吧!”

    丁芍药眼中闪过一抹失望,转身看向杨叶,道:“杨公子,杀了他,没有丝毫的好处,反而会为你带来许许多多没必要的麻烦,你”

    “丁芍药你住嘴!”就在这时,那秦昊突然怒喝道:“你不要在给我丢人现眼了,我秦昊倒是要看看,他怎么杀我!”说到这,秦昊转身看向杨叶,狰狞一笑,道:“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呀,我就站在这里,你来杀我呀,你今天要是不杀我,或者杀不死我,你妈就是我”

    “轰!”

    一道红芒自杨叶体内瞬间涌出,直接笼罩住了秦昊,后者声音戛然而止,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杨叶手腕一动,一道剑光闪现而出,直逼那秦昊。

    就在这时,那老者突然出现在了秦昊的面前,老者一掌劈向那道剑光,‘轰’的一声,剑光消散,而在老者掌心处出现了一道数公分长的血痕。老者脸色再次一变,他堂堂尊者境三品的强者,竟然被一名灵者境玄者给伤到了!

    “八重剑意,阁下是谁!”老者沉声道。此时老者有些明白丁芍药之前的举动与说的话了,眼前这人身份绝对不简单,至少绝对不会比丁家差。这么年轻就领悟八重剑意,那身后的势力能够差了?

    杨叶手腕一动,瞬空剑出现在了他手上,见状,一旁丁芍药脸色微变,身形一闪,挡在了杨叶的面前,刚欲说话,杨叶的剑尖却是直接抵在了她喉咙处,道:“你在阻我,信不信我连你也杀了?”

    母亲是他永远的逆鳞,谁触谁死!

    丁芍药一怔,此时的她感觉一股冰凉的寒意自她心底升了起来。看着眼前男子那漠视的双眼,她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果然如传闻那般,性格狠辣无情啊!”不过,她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让这秦昊死在这里的,虽然她也想杀了秦昊这个白痴,但是他不能死,因为他死了,舅母肯定会伤心的

    丁芍药玉手微动,一张符箓闪现而出,随即一道蓝光罩住了那秦昊,后者微微一颤,身体慢慢淡了起来。

    随即传送符,真正的随即传送符!

    “哈哈,你不是要杀我吗?你来杀我啊。杀不死我了吧?狗杂碎,你不是很在意你母亲吗?你放心,老子总有一天会当着你的面把她干死的,哈哈”

    在蓝色圆圈消散的那一刻,传来了秦昊那疯狂的声音。

    闻言,丁芍药双拳紧握,眼中满是怒色,这秦昊真是蠢货啊!此时此刻,她恨不得在抽那秦昊十几个耳光。如果不是他是舅母的儿子,她会亲自杀了这种蠢货!

    杨叶脸色很平静,眼神也很平静,仿佛没有听到那秦昊的话一般。但是丁芍药心中却是越发觉得不妙,不过还好,这杨叶没有动手,想来他是念情的。然而下一刻,她便是感受道一股寒意袭来。

    杨叶没有废话,手微微用力,瞬空剑自刺丁芍药眉间,后者双眼顿时双眼圆睁。

    他真的动手!

    在瞬空剑离丁芍药眉间不足半寸时,一道绿色光芒陡然自丁芍药体内涌出,杨叶瞬空剑微微一顿,然而下一刻,一股红芒自杨叶体内闪现而出,丁芍药身上的那道绿色光芒瞬间消散,后者在八重剑意的压制下,身体差点直接瘫倒在地。

    杨叶没有犹豫,手腕一动,瞬空剑带起一道剑芒直刺丁芍药的眉心。

    “空间囚笼!”

    就在这时,一旁的老者终于回过神来,见到杨叶摇杀丁芍药,老者惊骇欲绝,当下直接施展出了空间神通。

    杨叶瞬空剑再次停在原地,杨叶眼中闪过一抹狰狞,右手一绞,剑意澎湃而出。‘轰’的一声,老者的空间囚笼瞬间破碎。老者大惊,来不及多想,右手化掌,对着杨叶猛地劈了过去。杨叶双眼微眯,握着瞬空剑横斩向老者,同时右脚抬起,对着丁芍药腹部猛地就是一脚。

    “澎!”

    丁芍药弓着身子直接飞到了数十丈开外,一口鲜血顿时自丁芍药口中喷了出来。

    “铛!”

    杨叶瞬空剑与老者的手掌击在了一起,‘嗤’的一声,瞬空剑自老者掌心一穿而过,老者半只手掌顿时带起一股鲜血飞了出去!

    “道器,八重剑意,你究竟是谁!”老者惊骇道。这次,老者心中真的震惊了,小小年纪,不仅拥有道器,还领悟了八重剑意,这人绝不是一般人。那秦昊真的是愚蠢之极,竟然为丁家与秦家招惹如此强敌!

    杨叶没有废话,体内玄气涌入瞬空剑,瞬空剑顿时发出一道剑鸣之声。杨叶左手也握住了瞬空剑,下一刻,杨叶对着面前猛地就是一劈。

    老者不解,瞬息后,老者眼瞳剧烈一缩,浑身汗毛竖了起来。

    ps:看到还有人投票,非常感动……谢谢大家支持!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剑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鸾峰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鸾峰上并收藏无敌剑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