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杨叶手腕一动,蓝色剑匣出现在手中,下一刻,四柄剑自那剑匣之内冲天而起,随即化作四道剑光朝着那中年人与北冥海电射而去。而杨叶却是脸色悠地惨白,身体更是剧烈一颤,差点直接倒在地上。

    一次性全力催动四柄道器,使得他体内玄气瞬间被抽的干干净净,一滴都不剩。与那天地一剑一样,这剑阵的威力虽然恐怖,但是消耗却是也非常恐怖,如果不是他肉身强悍,又有着人皇甲,他根本不敢用这种恐怖的剑阵与那天地一剑!

    道器!

    见到这一幕,中年人眼瞳一缩,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脸色凝重了起来。右手对着那四柄剑隔开一握,喝道:“空间囚笼!”

    语落,四柄剑顿时被凝固在了原地。然而只是一瞬,四柄剑便是直接将那空间壁垒刺破,朝着中年人激射而去。

    中年人脸色一变,右手猛地紧握成拳,然后对着四柄剑就是一轰:“虎啸山林!”

    一头十几丈长的能量巨虎陡然出现在场中,巨虎仰头一声怒啸,然后如同饿虎扑食一般,朝着那四柄剑扑了过去。

    嗤嗤嗤嗤!

    在中年人惊骇的目光之中,四柄剑轻而易举的便是自那头能量巨虎身体之中一穿而过。能量巨虎消散,四柄剑来到了中年人的面前,四柄剑微微一顿,下一刻,无数道剑光在中年人所站的位置猛地闪现,刺眼至极。

    “不!”

    剑光之中,传来了那中年人凄厉的惨叫声。

    剑光散去,一堆碎肉出现在了场中。

    见到这一幕,一旁的北冥海先是愣了愣,然后转头就朝符纹师公会内跑去,边跑边喊道:“师傅救命,师傅救命啊”

    “哎!”

    一声叹息在场中响起,随即一名身穿黑色符纹师长袍的老人出现在了北冥海的身旁。老人看着那脸色苍白,眼中满是惊恐之色的北冥海,摇了摇头,道:“师傅早就与你说过,你这性子要改,不然迟早要踢到铁板,你却是偏偏不信,现在,吃到苦头了吧!”

    “师傅,救命啊,徒儿不过是与他身旁的女子说了几句话,想邀请他们一起进符纹师公会,不知道怎么就惹怒了这杨叶,他就出手将黑老杀死,刚才又将我父亲杀死,师傅,你要替我做主啊!”北冥海死死抱住老人的脚,边哭边指着杨叶道。

    老人低声一叹,然后看向杨叶道:“杨叶,他是老夫唯一的弟子,能否看在老夫的面子上,饶过他这一次?”

    “不能!”杨叶背着蓝色剑匣,手持瞬空剑缓缓走向北冥海,道:“以前辈的睿智,应该分得清他说的话的真假,既然分得清,前辈却是还要选择袒护,想来此人之所以敢肆无忌惮,应该也有前辈几分功劳。看在前辈与我师傅林山同为符纹师公会的份上,前辈你退回符纹师公会吧!”

    “真的一点余地都没了吗?”老人沉声问道。

    “没有!”杨叶淡声道。像北冥海这种人,还是杀了的为好。他可不相信对方以后会重新做人,就算对方真的改过作新,重新做人,那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对方终究是要死的,这点不会因为对方要改过自新,或者其它,他就会改变主意。

    在对方侮辱晓雨夕的那一刻,对方就必须得死!

    “如果我要保他呢?”老人直视杨叶。

    “那前辈也一起去死吧!”杨叶心念一动,两柄剑冲天而起,盘旋在了老人的上空。在超品能量石的恢复下,在说话的这段时间,他体内玄气已经恢复了一些,虽然不可能完全催动四柄剑,但是催动其中两柄还是可以的!

    老人脸色沉了下来,然后一股恐怖的气势自老人体内暴涌而出。

    尊者境强者!

    “住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人影自那符纹师公会之中闪掠而出,眨眼间便是来到了杨叶与那老人的中间。

    来人是林山,也就是杨叶的师傅。

    “申沫,你这是要以大欺小?”林山怒视着老人。

    “以大欺小?”名叫什么的老人冷笑了一声,道:“林山,这话好像不对吧,你这徒弟可是能够斩杀尊者境呢,没看到旁边这两具尸体吗?这两位尊者境可都是你徒弟斩杀的呢。老夫与他交手,指不定谁是大谁是小呢!”

    看了一眼旁边死的黑老与那北冥海的父亲的尸体,林山眼皮一跳,他没想到他这徒弟的实力竟然已经如此恐怖,竟然连尊者境强者都能够斩杀。

    沉默了一会,林山看向杨叶,正准备说什么,杨叶却是率先道:“师傅若是要想说让我饶过那北冥海的话,那就不用说了。他侮辱雨夕,已经触了我逆鳞,他的命,我非取不可。所以,还请师傅不要说了,免得为了外人而伤了我们师徒的情义!”

    闻言,林山沉默了一会,然后低声一叹,道:“也罢,此事我不管了。申沫老匹夫,你若真想找死,你就动手吧。老夫可以保证,符纹师公会决不会站在你这一边,哪怕你被杀,符纹师公会也不会向我这徒弟报仇,不是因为老夫的关系,至于为什么,你自己应该明白!”

    此时杨叶身后是始皇与兽皇,有这两尊大神在,就是符纹师公会也不敢轻易招惹啊。再者以杨叶本人的天赋,未来就算成不了剑宗祖师那样无敌天下,但是也绝对是绝世强者,符文师公会是不会去得罪这么一个有天赋,有后台的人的。

    申沫脸色微变,他现在才想起,这杨叶身后可是站着那兽皇与始皇啊。有这两位在,符纹师公会肯定是不会为了他与杨叶对敌的,毕竟符纹师公会是不会去得罪这兽皇与始皇的。再者,杨叶在这符纹师公会也是有人的,他若是与这杨叶对上,那他就是真正的一个人!

    先不说能不能站的过杨叶,就算战的过,他恐怕也是拿杨叶没办法的,毕竟有这林山在,他是不可能杀杨叶的。只是这北冥海是他唯一的徒弟,让他就这样放弃,他实在不甘心啊!

    突然,申沫脸色一松,看向了天空,心中松了一口气,他终于不用在纠结郁闷了。

    而这时,杨叶与林山也看向了天空,数十丈外的一处空间处突然一阵剧烈颤动,随即,一名身穿华袍的白发老者自那空间之中缓缓走了出来!

    尊者境九品的强者!

    “北冥严,你在不来,你这孙子就要死了!”申沫看着来人,冷哼道。

    而那北冥海则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一下子扑到了这北冥严的下方,道:“爷爷,你在不来,孙儿就要死在这杨叶的手上了啊!爷爷要为我做主啊,父亲死了,黑老也死了,都是这杨叶杀的,爷爷要替他们报仇啊!”

    北冥严看了一眼一旁的两具尸体,然后看向杨叶,道:“剑皇,你已经杀了我北冥家两名尊者境,这气也该消了吧?”

    “看来你是要保他的命了。”杨叶淡声道。

    北冥严双眼微眯,道:“看来剑皇是不打算放过我这孙儿一命了,既然如此,那北冥严就只能向剑皇讨教讨教了。”

    向自己讨教?闻言,杨叶哑然失笑,这脸皮厚的可以啊!

    “北冥兄,以尊者境九品的实力挑战灵者境一品,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一旁,林山沉声道。

    北冥严淡声道:“对别人,老夫自然不会如此厚颜无耻,但是林山你徒弟的实力你应该清楚,以一人之力,斩杀数名百花宫尊者境强者,这其中,也有尊者境九品呢!所以,老夫自认没有以大欺小!”

    “轰!”

    九幽剑羽陡然出现在杨叶背后。

    “瞬息万里!”

    一声怒喝,杨叶在场中众人的目光之中陡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众人只听‘嗤’的一声,那在北冥严下方的北冥海脑袋直接飞了出去,鲜血喷泉般激洒了出来。

    杨叶回到了原位,手持瞬空剑,看着那还在惊愕的北冥严,道:“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你爷孙三人真的是一路货色,我实在是不想跟你们继续废话下去了。人,我已经杀了,现在,你要如何?”

    “你找死啊!”

    回过神来,北冥严整张脸顿时扭曲了起来,身形一动,来到了杨叶面前,对着杨叶猛地就是一章劈出,手掌过处,空间扭曲变形,一股磅礴的力量自他掌心之中朝着杨叶轰了过去!

    杨叶双眼微眯,正准备施展剑域,这时,林山出现在了他面前,后者猛地一掌挥出,‘轰’的一声,林山与北冥严手掌相撞处,空间顿时剧烈一颤,两人各自朝后连退了数步。

    “林山,你是要与我北冥家为敌吗?”北冥严脸色狰狞的看着林山,道。

    “为敌?”林山冷哼了一声,道:“你这么说也无不可,北冥严,你厚颜无耻以尊者境的实力在我面前欺负我徒弟,我林山岂能容你?别废话了,要战就出手吧!”

    “好,好,好!”北冥严怒极,正准备动手,就在这时,一柄剑尖陡然出现在了他眉心一寸处,北冥严眼瞳剧烈一缩,身形陡然一闪,以分毫之差躲过了这一剑。

    “好你祖宗,已经杀了你儿子与你孙子,让我把你也杀了吧!”下方,响起了杨叶的怒吼声。

    不是杨叶狠,而是杨叶知道,既然仇已经结下,那自然是要赶尽杀绝。再者,试问,如果不是他杨叶有点实力,有点后台,他与晓雨夕还有小瑶的命运会如何?

    杨叶不是一个乐观的人,他会把事情往最坏的方面去想!

    PS:昨天第三章是自动更新的,弄好定时候,我就回家里去了,所以昨天只更新了三章,今天在更三章,算是补上昨天的。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剑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鸾峰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鸾峰上并收藏无敌剑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