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杨叶转身看向两人,手腕一动,龙骨剑出现在了手中。他知道,眼前这两人既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并且是在符纹师公会门口肆无忌惮的说出这种话,两人肯定是有底气的。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两人必须得死。

    “黑老,他似乎想杀我们呢!”见到杨叶拿出了剑,那青年夸张地朝后退了两步,一脸夸张道:“竟然有人在这帝都,而且还是这符纹师公会前杀我北冥海,黑老,我好怕怕呢!”

    黑老不屑的看了杨叶一眼,道:“公子放心,不过是一名灵者境的蝼蚁,老夫一棍的事而已!”

    那青年再次夸张的松了一口气,然后道看向杨叶,道:“小子,我看上你旁边这个女人了,你若是想活呢,就将这女人交出来吧,本少高兴了,或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不然,嘿嘿,你可就是想死都难了!”

    杨叶双眼微眯,正准备动手,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道大笑声道:“哈哈,北冥海,看来你这淫货又发现了什么好货色,竟然公然在符纹师门口就开始动手抢人了,真是让我上官天期待呢!先说好啊,见者有份!”

    上官家?杨叶眼中寒芒一闪而过,偏头看去,只见一名青年在一名老者带领下朝着这边缓缓走来,杨叶直接无视了那名青年,目光落在了那老者身上。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佩虎帮那上官机出头的那名老者。

    老者本来脸上是带笑意的,因为这种事在这些世家看来,是非常正常的,毕竟他曾经也是经常做这种事的。

    但是当他看到杨叶时,他那脸上的笑意顿时僵硬,然后极其难看了起来。而在他身旁的那名青年则是将目光落在了晓雨夕身上,在见到晓雨夕时,青年眼睛顿时一亮,然后道:“好漂亮的货色,北冥海,你这次眼光不错,我上官天也有份吧?哈”

    “啪!”

    突然,上官天旁边的老者猛地侧身一巴掌拍在了上官天的脸上,后者顿时直接被拍飞出了几十丈开外。

    北冥海与那黑老还有那已经飞出去的上官天直接懵了。

    老者走到了杨叶身旁,对着杨叶有些掐媚的笑了笑,道:“杨公子,这事是个误会,是个误会,还望杨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侄儿一命!”

    “杨公子?”一旁,北冥海沉声道:“上官沐,他是杨家的人?我怎么没见过?不过也没关系了。上官沐,你上官家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那杨家不过一个没落的家族,我北冥家与上官家看上他们的女人,那是他们的荣幸,你至于如此对待”

    “关你屁事!”老者猛地转身打断了北冥海的话,怒喝道:“北冥海,你个傻逼,我上官家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北冥家来教了?你个没脑子的蠢货,你还是好好想着待会怎么死吧,老夫就要看看,你那护短的老爹能不能保得住你的命!”

    此时上官沐真的是欲哭无泪啊,他怎么也想不到又再次遇到了这个煞星,更没想到他又得罪了这个煞星,难道真是上天要折磨他上官沐?

    听到上官沐的话,那北冥海顿时气极,正准备说话,这时,一旁的杨叶却是开口了:“原来所谓的四大世家的子弟都是这种货色,本来这也不关我的事,但是你们去偏偏要来找我麻烦,嗯,上官天是吗?我杀了他,你没意见吧?”

    上官沐嘴角一抽,苦笑了笑,道:“杨公子,他是我上官家少有的符纹师,还望杨公子能够手下留情!”

    “你是不同意喽?”杨叶淡声道。

    上官沐心中一凛,脑中思绪不断闪过。救这上官天,就意外着可能得罪杨叶,以杨叶的性格,说不定还会杀上上官家。如果是杨叶一人,那上官家自然不需要畏惧,但是杨叶背后可是有始皇与兽皇,还有一名皇者境强者啊!

    最重要的是杨叶的天赋,这种敌人,如果不能灭掉,那最好还是别得罪的好,不然,未来上官家可承受不了他的怒火!

    想到这,上官沐深呼了一口气,然后退到了一旁,道:“杨公子自便!”

    见到这一幕,一旁站起来的上官天捂着那肿的像猪头的脸颊,不可思议道:“三叔,我是你侄儿啊,你怎么能让他杀我?你这样做,你对得起我父亲吗?他就算在厉害,能有我上官家厉害吗?他不过是一个灵者境的蝼蚁啊,我”

    一缕刀芒一闪而过,上官天脑袋直接飞了出去。

    杨叶看了一眼出手的晓雨夕,晓雨夕淡声道:“他骂你!”

    杨叶:“”

    这时,上官沐道:“杨公子,此事应该了结了吧?”

    杨叶道:“我能够感觉到,你先前似乎想要动手,不过你终究还是没有动手,这倒是让我觉得有些可惜,因为我是真的想去‘拜访拜访’上官家呢!”

    上官沐脸色一变,然后苦笑了笑道:“杨公子说笑了,杨公子虽然只是灵者境,但是斩杀尊者境,恐怕并不是那么难,老朽怎敢对杨公子动手?至于拜访上官家,老夫代表上官家由衷欢迎杨公子到来,我上官家有许多修剑的弟子,他们对杨公子可是崇拜的很呢!”

    杨叶轻笑了笑,道:“你走吧,记住你在佩府所说的话!”

    “当然!”上官沐说完这句,转身朝外面走去,走了几步,他又停了下来,然后看向一旁的北冥海,道:“蠢货!”说完这句,他不在停留,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原地。

    “你究竟是谁!”北冥海沉声道。如果他还没发现事情有猫腻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白活了。只是他想不明白,眼前这人究竟是谁,竟然能够让上官沐放弃救上官天,要知道,这上官天可是一名符纹师啊,对上官家有着很大作用的!

    杨叶没有回答对方,身形一动,瞬间来到了北冥海的面前,一剑斩出,后者惊骇欲绝,千钧一发之际,一根黑色铁棍挡在了北冥海的面前,阻挡住了杨叶的龙骨剑。

    “挡!”

    一声轻响,在北冥海与黑老两人震惊的目光之中,黑老那跟铁棍应声而断。见到这一幕,两人心中一骇,这黑色铁棍可是地阶上品啊!就这样断了?

    杨叶放弃了杀北冥海,目光看向了黑老,手腕一动,手中龙骨剑横斩向了黑老。黑老怎敢硬接。身形一动,出现在了旁边二十丈开外,然后伸手对着杨叶虚空一握,喝道:“空间囚笼!”

    杨叶身体顿时被固定在了原地,见状,黑老与北冥海两人一喜,然而下一刻,一股红芒自杨叶体内暴涌而出,‘轰’的一声巨响,那空间壁垒瞬间破裂。

    “杀戮剑意,剑意,你是杨叶,你是剑皇杨叶!”黑老惊恐的看着杨叶,失声道。

    杨叶!

    听到这两个字,北冥海脸色剧变,原来,他一直都想错了,这上官沐口中的杨公子并不是指杨家,而是指剑皇杨叶!想到这,北冥海脸色不由惨白了起来,对于剑皇杨叶,他当然是不陌生的,因为整个南域都在流传他的传说。

    当然,最重要的是整个南域有名的世家都已经下了死令,不得招惹剑皇杨叶,因为这人就是一个疯子,谁得罪他,必定会被疯狂的报复,百花宫的下场就是最好的例子!

    想到百花宫的下场,北冥海脸色更加惨白了,他知道,这次他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了!现在他也明白那上官沐为何任由杨叶杀上官天,为何会骂他是蠢货了。确实,此时此刻,他也认为他是一个蠢货!

    手腕一动,瞬空间出现在了杨叶手中,杨叶杀戮剑意猛地席卷而出。

    见到杨叶拿出瞬空,黑老脸色剧变,惊骇道:“道器,瞬空,杨公子,这是个误会,这是个误会”

    然而杨叶却是没有与他废话,握着瞬空一剑斩出,瞬空剑剑尖陡然出现在了黑老的胸口处,后者心中惊骇,身形一闪,又出现在了几十丈开外,然而就在这时,一根金色绳索陡然穿梭空间,瞬间套在了他身上。

    被金色绳索套住,黑老心中顿时一声哀嚎,暗道完了。果然,瞬空剑剑尖直接自他眉心处一穿而过,黑老脑袋顿时爆裂了开来。

    见到这一幕,一旁的北冥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惨白,眼中满是惊恐。果然如传言那般,这疯子真的有斩杀尊者境的实力,自己完了!

    斩杀黑老后,杨叶脸色苍白了许多,杀尊者境强者,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因为瞬空剑与缚仙绳真的太消耗玄气了。特别是瞬空剑,以他现在此时的实力,最多只能挥两剑,两剑已经是极限,而且还无法完全发挥瞬空剑的力量!

    此时,杨叶有些怀念当初以尊者境的实力掌控瞬空剑的时候,因为那时他虽然只能挥三剑,但是却是能够大幅度的发挥出这瞬空剑的力量。

    摇了摇头,杨叶拿出了一颗超品能量石开始吸收,然后看向了一旁的北冥海,一剑斩出,一缕剑气朝着北冥海激射而去。

    就在剑气快要击在北冥海身上时,在北冥海胸前戴的一颗项链猛地爆发出一道红光,红光瞬间将杨叶的剑气轰散,与此同时,一道声音在场中轰然响起:“杨叶,你已杀我北冥家一名强者,此事就到此为止,如何?”

    “不如何!”杨叶冷笑了一声,对方侮辱晓雨夕,他无论如何也要斩杀之。他感觉到,这声音的主人正通过那枚项链在向他传话,而这声音的主人应该正在赶来。

    那声音沉默了一会,然后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就要看看你如何杀我儿子!”

    语落,一名与北冥海长的极为相似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场中。

    至少尊者境五品的强者!

    “那我就杀给你看!”杨叶狰狞一笑。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剑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鸾峰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鸾峰上并收藏无敌剑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