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就在这时,兽皇也出现在了场中。兽皇此时心中颇有些无奈,他知道,杨叶下来见到他母亲,必定会不顾一切救人,然后必定会惊动百花宫的人。果然,如他所料,惊动了百花宫,现在,麻烦来了!

    “你就是杨叶吧!”

    妇人看了一眼兽皇,然后目光落在了杨叶身上。

    “是!”

    杨叶毫不示弱的与对方对视,不管如何,人,今天他是救定了!

    “叶儿,不得无礼,这是娘亲的师祖。”这时,凤玉突然轻声对杨叶说了一句,然后走到了妇人面前,正准备对着妇人行礼。

    然而就在这时,杨叶却是连忙拉住了凤玉,道:“娘,什么师祖不师祖,有自己师祖不救自己徒孙的吗?她不值得你跪!”

    凤玉摇了摇头,道:“如果不是师祖在百花宫,我当日被带回百花宫,就会被凌迟处死,囚禁魂魄了。再者,是娘辜负了师祖与师傅当年的厚望,是娘愧对她们,她们并没有丝毫有亏欠于我!”说完,凤玉朝着那妇人缓缓拜了下去。

    就在凤玉要跪下去时,一股柔和的劲风吹在了凤玉身上,凤玉就在也跪不下去了。

    “此时你已经不是百花宫弟子,且当日我与你师傅便与你已经彻底撇清关系,你无须向我下跪!”妇人道。

    凤玉苦涩一笑,却是没有在坚持了。

    这时,妇人目光突然看向杨叶,道:“果然如传言那般,乃剑道奇才,小小年纪,竟然能够剑心通明,并且领悟杀戮剑意,难得的是基础也如此的扎实,并且为南域夺得了一次潜龙榜第一,凤玉倒是生了一个好儿子!”

    说完,妇人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一旁的兽皇,道:“兽皇,我想不明白,你为何要助他,可为我解惑?”

    兽皇摇了摇头道:“千念慈,一切都完了。如果你的徒孙没有被你百花宫折磨到这个地步,我或许会告诉你原因,然后让你百花宫与他冰释前嫌。但是可惜,完了,真的完了。千念慈,我可以断言,最多百年,或许更早,你百花宫绝对会消失在这世间!”

    妇人双眼微眯,正准备说什么,然而这时杨叶却是突然看向兽皇,道:“前辈,你说的完了,是什么意思!”

    兽皇沉吟片刻,然后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杨叶还想问,这时,那妇人却是突然道:“你们走吧!”

    杨叶一愣,眼前这人竟然要放他们走?什么意思?就在杨叶疑惑不解时,那妇人看了一眼凤玉,然后身形微微一颤,消失在了场中。

    杨叶看向兽皇,希望得到答案。

    “叶儿,我们走吧!”这时,凤玉突然拉住杨叶的手,道:“娘有点想念小瑶,带娘去见见小瑶,好吗?”

    闻言,杨叶压下心中的疑惑与那股先前升起的不好预感,点了点头,道:“走,我们回家!”

    在杨叶三人走后,绝情崖处出现了三名宫装妇人。

    “千念慈,你不该放走他们!”其中一名妇人有些不满的看着千念慈,先前如果不是她阻挡,以她们三人之力,就算有那兽皇在,她们也是完全可以灭杀那杨叶母子的。

    “千惠,你觉得我们再出手,有意义吗?”千念慈淡声道:“凤玉虽然是我一脉的弟子,但是她终究是违了宫规,保她活到现在,我已仁至义尽。之所以放她们走,不是顾念以往的情分,而是此时我们实在没必要与那兽皇死拼!”

    “与兽皇死拼?我看不见得!”千惠冷哼了一声,道:“我不知道那兽皇为何要帮他母女二人,但是我不认为那兽皇会为了他们母女二人与我们死拼,我可不信那杨叶能够拿出让兽皇不惜与我百花宫开战的东西!”

    千念慈摇了摇头道:“那兽皇既然只是来助杨叶救他母亲,那就让他救走好了,此时正值我百花宫面临大敌之际,实在不能有任何的差错。再者,如那兽皇所说,此时就算他们救走凤玉,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千惠沉吟了片刻,然后眼中寒芒一闪而过,道:“但是那杨叶却是该死,他的剑道天赋,已经堪比剑宗祖师,给他时间成长,日后必定会成为我百花宫大敌。”

    “他没机会成长了!”说话的是千惠与千念慈中间的那名妇人,“你二人都说的没错,我们此时的确不该与那兽皇交恶,虽然我百花宫并不惧他!当然,此事也不能这么算了。等灭了大秦,我们在去十万大山找他算算今天的账!还有那杨叶,就暂且先让他活一段时间吧!天赋再好,也不过灵者境而已,杀他,轻而易举!”

    听到这名妇人说话,千惠与千念慈两人没有在发表自己的意见,而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显然,三人以这妇人为主。

    “此次大秦带兵来攻我百花宫的乃何人!”妇女突然道。

    “白岂,李厮!”千惠沉声道:“不久前,此二人已经踏入皇者境,两人都手持道器,很难对付!”

    闻言,妇女双眼微眯,眼中闪过一抹凝重,这两人,她当然不陌生,这可是始皇真正的心腹啊!

    千惠冷哼了一声,道:“这次始皇派这两人来,倒真是看得起我百花宫啊!想灭我百花宫,他是打错了算盘,这一次,我百花宫定要让此次所有来百花宫的大秦走狗全数有来无回。我倒是很期待如果那李厮与白岂加上这些大秦士兵死在我百花宫,那始皇会是副什么表情!”

    “不可大意!”妇人沉声道:“我不信那始皇看不穿我五宗打的算盘,看穿了,他却是还是选择动手,显然,他与我们一样,都对自己有信心。虽然不知道他的底牌与信心到底来自哪里,但是我们还是小心为妙,莫要大意!”

    千惠撇了撇嘴,却是没敢反驳,只是有些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暗道:师姐真是越活胆子越小了,当初那个敢杀元门弟子,敢顶撞师傅的千花骨千仙子哪去了?

    在兽皇的帮助下,杨叶并没有花多少时间便来到了大秦帝国。一路上,见到没有百花宫强者的追杀,杨叶心中松了一口气,心中已经决定,等见到小瑶后,立即带着小瑶与母亲远离南域,当然,还有苏青诗,还有那秦夕月

    南域这些事,他实在不想参合,一直以来,他想要的,只是一家人团聚。想到未来的日子,杨叶脸上不觉浮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幸福笑容。

    就在杨叶刚要进入帝都时,他背上的凤玉突然道:“叶儿,还有多久见到瑶儿?”

    “很快了!”杨叶连忙道:“我们已经到了帝都,小瑶在帝都符纹师公会,有我师父林山在,在帝都,没有人能够欺负得了她的!”

    “来不及了!”凤玉摇了摇头,道:“叶儿,将我放下来,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听到凤玉的话,杨叶停下了脚步,心底陡然升起一股恐慌感,这股恐慌感瞬间弥漫到全身。杨叶压下心中的那股感觉,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道:“娘亲,什么来不及了,你已经没事了,你已经没事了,我们很快就能够见到小瑶了”

    说着说着,不知为何,杨叶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凤玉伸手擦了擦杨叶脸上的泪水,轻声道:“娘亲一直没告诉你,其实,娘亲早已经死了。”

    “什么意思!”杨叶有些慌乱道:“娘亲,你,明明活的好好的,怎么可能是死了呢?”

    “她确实已经死了!”不知何时,兽皇出现在了场中。

    “前辈,你什么意思?”杨叶目光有些不善,声音之中夹着怒火。

    “她体内生机全无,魂魄也是强行聚集而成,虽然看似活人,但是那只是假象,因为,她体内之中已经有死气。只要那聚集她魂魄的秘法消散,她,就会变成真正的死者,而且,还是魂飞魄散,无法入轮回!呵呵,这百花宫真是好歹毒呢,杀了人,连轮回的机会都不给人!”兽皇道。

    “前辈实力好强!”凤玉道。

    兽皇摇了摇头,站到了一旁,不在言语。

    凤玉抚摸了下杨叶的脸颊,道:“百花宫宫规森严,她们是不会让触犯宫规的人活着的。别为娘报仇,至少在你没有实力之前,明白吗?娘能够在见你一面,已经很满足了,哪怕魂飞魄散,娘真的很满足了!”

    “不,不!”杨叶痛苦地摇了摇头,道:“我不会让你死的,不会的,我一定能够救你,我们去找小瑶,我们要一家团聚,谁也无法在拆散我们,谁也不能!”

    杨叶看向兽皇,急声道:“前辈,你既然知道那百花宫的秘法,你应该有办法破解那秘法的,对不对?对不对?”

    兽皇摇了摇头,道:“破解秘法也无用,因为,她的魂魄已是散掉的,此时破去那秘法,只会让你母亲立即就消散天地间。当然,不破解也没用,因为她体内已经有死气,也就是说,这天地已经将她当做是死人。这世间,谁又能够逆天夺命呢?”

    “”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剑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鸾峰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鸾峰上并收藏无敌剑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