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隐剑击在莲花花瓣上,沉寂片刻,旋即,‘澎’的一声,莲花花瓣陡然破裂开来,一股气浪自两人中间猛地爆发开来,将两人震的暴退。

    刚退,杨叶便是强行停住身体,然后任由那些气浪轰在他身上。

    “澎!”

    气浪轰在身上,杨叶身上衣物瞬间爆裂开来,下一刻,杨叶身形一动,再次对着那还在暴退的闻人月暴射而去。

    而就在杨叶动的那一刻,他肩膀上的紫貂便是小爪一挥,然后一道紫光率先轰向了闻人月。

    此时闻人月心中的震惊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一直觉得他已经正视了杨叶的实力,然而事实告诉她,她还是低估了杨叶的实力,而且是太低估了。

    眼前这个名不经传的少年,居然领悟了传说中的剑意

    还有那个一直被她忽视的紫色可爱小家伙,那到底是什么?居然能够发出如此诡异的攻击,比杨叶那御剑术还要诡异

    闻人月没时间震惊了,因为那可爱的小家伙又对她发动了那诡异的紫光了。

    那件地阶玄甲已经被杨叶轰破,她当然不敢在硬憾这道紫光,玉手一挥,无数道玄气花瓣瞬间凝结在其面前高速旋转了起来。

    “澎!”

    玄气花瓣瞬间爆裂,紫光速度不减轰向了闻人月,然而就在要轰到闻人月身上时,闻人月身体突然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左边十几丈外,留下了数十道花瓣与紫光轰在了一起

    “澎!”

    一道炸响声再次在场中响起!

    闻人月刚稳住身形,突然,其眼瞳一缩,身形再次一动,消失在了原地,其刚刚消失在原地,杨叶便是出现在了她原来站的位置的面前,而杨叶手中的隐剑,正劈在她所站的位置处,如果她速度慢是一刻,此时恐怕就已经被杨叶轰成两半了!

    一击再次落空,杨叶转头望向了不远处的闻人月,脸色凝重了起来。眼前这女人不愧为百花宫年青一代的代表人物,不管是其战斗意识,还是反应都是一流啊。在加上对方那么多地阶玄宝,还有那诡异的身法,这真是一个极难对付的人啊!

    闻人月看着杨叶,脸色不在像先前那般云淡风轻,而是变的凝重无比,道:“我还是小看了你,不,就是所有人都小看了你。以你的实力,完全能够进青云榜前十,只是你想得第一,拿那青云令的话,还是有些不够!”

    闻言,杨叶脸色一变,沉声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拿那青云令?”目标青云令,这事只有师傅林山知道,师傅林山肯定是不会跟眼前这女人说的,而师傅林山不说,那这眼前这女人又是如何知道的?

    “猜的!”闻人月道:“你想要救师救你母亲,自然要去夺那青云令,青云令虽然不能直接救出你母亲,但是却可以减轻你母亲的刑罚,而你又以先天二品的实力来参加青云榜,所以我认为你的目标应该就是那青云令。只是如果你的实力就仅仅是这样,那还是有些不够,别说元门的那几个妖孽,就是我与那冷心然,你都不一定能够对付!”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杨叶沉声问道。眼前这女人对他的态度,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我是什么意思不重要!”闻人月淡声道:“你应该也知道这次元门的那元童,我虽然没与他交手过,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师门已经有交代,若是在第二轮的比试之中遇到他,可以直接认输!我的实力你先前也见过了,以我的实力,我师门都不看好,你觉得你能够战胜得过对方?”

    杨叶摇了摇头,他自然不会跟对方说他现在只是施展出了剑意第一重,剑意第一重,他就已经将眼前女子的地阶玄宝轰碎,如果施展出所有剑意,他有把握重伤对方,之所以说重伤对方,而不是杀对方,是考虑对方有可能拥有伪道器!

    如果对方没有伪道器,他有把握直接灭杀对方!再者,他的剑匣与破龙拳还未施展,剑匣配合御剑术加上剑意加持,还有那曾经让幕老都为之赞赏的破龙拳,他非常有信心直接灭杀眼前的人。之所以不尽出底牌杀对方,只是他觉得事有蹊跷,他隐隐有种感觉,眼前这人认识她的母亲!

    “你肩膀上的这只紫色小家伙,可是兽王?”闻人月突然出声问道。

    “你认识我母亲?”杨叶反问道。

    闻人月沉默了。

    见状,杨叶越发感觉自己猜对了,眼前的人极有可能认识自己母亲,当下再次出声问道:“我母亲在百花宫可还好?”

    沉默半晌,闻人月道:“情况有些不妙,你母亲她当初施展禁法,修为大跌,而且还损伤了五脏六腑,又在断情崖崖底被阴煞寒风折磨”说到这,闻人月看了一眼一旁双眼赤红,脸色已经开始狰狞的杨叶,犹豫了下又道:“不过还好,以她的底子,撑个几年还是可以的,如果你能够拿到青云令,让百花宫减轻她的刑罚,那就再好不过了!”

    良久,杨叶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下自己的情绪,看向闻人月,道:“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我知道你还有底牌,或许还有那传说中的伪道器,但是我告诉你,这些都救不了你,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如果是别的百花宫弟子,他当然不会这么多废话,但是眼前这个不同,他当然不会认为他母亲在百花宫没有一个朋友,如果眼前这个女人,或者说这女人的长辈跟自己母亲有什么关系,那他杀了,以后怎么去跟自己母亲交代?

    闻人月嘴角微掀,脸上第一次露出了一个情绪,道:“你真的很自信,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还有什么底牌,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我要逃,就算是灵者境都杀不了我。”

    语落,闻人月身体陡然消失在原地,而其本体已经诡异的出现在了远处二十多丈外,不到一息的时间,其身影便是彻底消失在了杨叶视线中,与此同时,其声音自远处缓缓传了过来:“鬼宗三人此时在南边一千多里外四处搜索剑宗的人,如果不想你剑宗弟子全死光,你最好快点去”

    看着闻人月消失在视线前,杨叶苦笑了笑,如闻人月所说,她有这诡异的身法在,他还真杀不了她。就像小家伙一样,以小家伙那恐怖的能力,恐怕就是尊者境都追不上,虽然闻人月这身法还算不上瞬移,但比小家伙的那瞬移差的也不是很多了。

    反正不是他现在能够追的上的!

    这时,紫貂突然指了指远处闻人月消失的地方,然后小爪使劲的挥了挥,似乎在说它追的上

    杨叶揉了揉紫貂的小脑袋,笑道:“知道你追的上,只是我们没必要与她死磕了!”如果说开始他只是猜测眼前这女人与她母亲有什么关系,那这女人最后这一番话,则让他肯定了对方肯定与他母亲有关系。

    为什么?因为如果这女人不是跟他母亲有关系,根本不可能提醒他,还有告诉他那个元门的元童的实力,还有告诉他鬼宗在找剑宗的人。

    站在原地沉默半晌,杨叶低声一叹,身形一动,带着紫貂朝着南边飞掠而去。

    按他个人意思,他是不想管剑宗的人死活的,但是在进入青云榜前,他答应过苏青诗,如果可以的话,帮助一下剑宗弟子。因为苏青诗知道他有驾驭玄兽的能力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剑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鸾峰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鸾峰上并收藏无敌剑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