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杨叶心中一惊,旋即双眼放光,有些兴奋道:“他们是不是都听你的?”如果能够收服这些黄金卫士,那他以后岂不是在南域可以横着走?

    女子看了杨叶一眼,正色道:“看在你救我出来的份上,给你一个忠告,别尽想着拥有外物,只有你本身的实力提高才是王道,别本末倒置了。”

    杨叶一怔,旋即摇了摇头,这个道理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如果不借助外物,他需要何年何月才能够救他母亲?难道真的要等他成为绝世强者?先不说他能不能成为绝世强者,就算以后真成为了强者,但恐怕他母亲都已经不在了。

    “你拥有那物,又领悟了剑意,如果一心修炼,他日成就必定不凡,如果将心思花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上,虽然短时间的确是能够让你横行,但时间一久,你就会越来越依赖这些外物,从而导致你自身的天赋被埋没,更可能会让你武道之心变弱,切记!”女子再次道。

    “谢谢良言!”杨叶点了点头,认真道。不管如何,眼前女子的一片好意,他心领了。

    女子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向棺材,玉手对着棺材轻轻一点,旋即,那棺盖瞬间被弹飞,与此同时,一个有些透明的身影直那棺材之中缓缓升起。

    这道身影是一个男子,从面相来看,大约三十来岁,国字脸,浓眉,双眼紧闭,身穿一袭紫色龙袍,虽然其身体是虚幻,如同魂魄一般,但隔着十几丈,杨叶也是从其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压迫感,他知道,眼前这中年人可能就是那当年南域第二强者的纣王!

    看着眼前的中年人,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然后双手在胸前结着一个奇异的手印,旋即,一股粉色光芒自手印处散发而出

    “纣王当年不是死在众强者的联手围攻之下吗?”看着那紧闭着双眼,悬浮在空中的中年人,杨叶沉声道。

    秦夕月沉声道;“真正的纣王应该已经消失在了天地间,现在存在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这个应该只是纣王的一缕魂魄!而她现在应该是在唤醒这缕魂魄。”

    “人死之后,真的有魂魄吗?”杨叶低声喃喃道。

    “人是有魂魄的,传闻以前的术师就能够主动魂魄离开肉身,并且还能够用魂魄施展出许多恐怖的手段。”秦夕月道:“当然,当你本身实力达到一定程度时,也是能够操控自己自身魂魄的,只不过恐怕要至少皇者境才能够做到!”

    “你皇爷爷,也就是始皇是皇者境强者吗?”杨叶有些好奇问道。

    “应该是!”秦夕月淡声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自我出生到现在,就从未见过他,别说我了,就是我那皇帝哥哥也没见过他。我想,如果不是大秦出现什么危机,他是不会轻易出来的。到了他们这种级别的人,对亲情还是权势什么,应该都是很淡了!”

    说到这,秦夕月忽然看向杨叶,道:“你努力变强,最终的目的是什么?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又或是为了那长生不老,傲笑天地?”

    “我吗?”杨叶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但很快,他眼神就坚定了起来,道:“我只想掌握我在意的人的命运,让他们不被人欺负。当然,如果能做到这个的前提,又能够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长生不老,那就最好不过了!”

    “能的,等你站在这世界之巅,你想什么都能够实现的!”秦夕月笑道。

    “希望!”杨叶也笑了笑。

    就在这时,那悬浮在空中的中年人突然睁开了双眼,中年人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了他面前的女子身上,良久,他道:“你,你是萱儿?”

    女子点了点头。

    见女子点头,中年人严峻的脸上浮现一抹柔和的笑容,突然,他双眼一眯,怒道:“你,你为何只剩下不到二年的寿命?申公豹那厮呢?孤当初命他好好照顾你,为何你如今竟只剩下二年寿命?”

    “父皇喜怒!”女子解释道:“当年女儿被那元门强者伤到魂魄,并且被那鬼宗的人在女儿魂魄之上留下了印记,国师无奈,只能将女儿封印在这墓地之中,通过这里的隐灵脉与国师的修魂术治疗。只是女儿没想到,这一修复就是几百年!”

    “元门?鬼宗?”纣王眼中闪过一抹森冷寒芒,一股戾气浮现在其脸上,道:“孤当初就该听国师之言,以雷霆手段灭杀这些世外宗门,孤后悔啊!如果孤当初在狠辣一点,孤的王朝就不会覆灭,还有你母后也不至于被那元门的元天斩杀啊!”

    “父皇,你可复活?”女子沉声道,眼中浮现浓浓期冀之色。

    “复活?”纣王一怔,旋即摇了摇头,道:“孤七魂六魄已去了六魂六魄,原本这缕魂魄也该消失在天地间的是,只是孤放不下你,所以才动用秘法,又让国师用无上秘术替孤保留下来。如今孤已见到你,这缕魂魄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父皇,那我商朝与母后的仇呢?难道就这么放弃了吗”女子有些失魂道。

    纣王突然看向了一旁的秦夕月,道:“你是秦国皇室之人?你身上有气运加身。”

    秦夕月脸色一变,当下苦涩一笑,不愧是当年南域第二强者,虽然只是一缕魂魄,但却还是一眼就看出了她的来历,也不隐瞒,也没法隐瞒,点了点头。

    见秦夕月点头,在纣王面前的女子眼瞳一缩,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杨叶心中一凛,下意识的站到了秦夕月的面前,秦夕月一怔,旋即心中一暖。

    纣王道:“王朝的覆灭,最是正常不过,孤败给大秦,既是天意也是人意,孤不怨恨那大秦,就算怨恨,也不会对你出手。”

    “前辈不愧是当年惊艳大陆的强者,这番胸襟气度,让夕月佩服!”秦夕月连忙道。

    纣王不在管秦夕月,看向了杨叶,突然,他眼中闪过一道讶色,道:“你居然领悟了剑意,咦,还是剑意第一重巅峰!”

    “父皇,他,他是女儿的夫婿!”这时,纣王面前的女子突然道。

    杨叶嘴角一抽,心想眼前这女子这是搞的哪一出,难道真的是要嫁给他?

    纣王脸色却是一变,突然,一股无形的恐怖威压突然笼向了杨叶。

    当感受到这恐怖的威压时,杨叶双腿陡然一弯,差点直接跪下去,来不及想其他,剑意毫无保留的喷涌而出,对抗着那恐怖的威压。

    秦夕月也是脸色一变,她手腕一动,正准备出手相救,然而她却惊骇的发现,她此时居然动弹不得!

    女子正准备说什么,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从新闭上了红唇。

    此时杨叶脸色通红,额头与脸上满是豆子大的汗珠,此时他感觉自己身上仿佛有着一座大山在压着他,即使他剑意毫无保留的施展出来,然而这座‘大山’依旧压的他有点踹不过气来。慢慢的,杨叶腿弯子越来越弯,仿佛下一刻就要跪下去一般。

    “不!”

    就在膝盖要解除地面时,一股屈辱的情绪自杨叶心底蔓延开来,杨叶发出一道宛如野兽般的怒吼,他杨叶不跪天,不跪地,眼前这人凭什么要他杨叶下跪?就算他是几百年前的南域第二强者也不行!

    念至此,双眼通红的杨叶疯狂的施展着剑意对抗那恐怖的威压!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

    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剑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鸾峰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鸾峰上并收藏无敌剑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