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包房里只剩下修真者后,杨拓再介绍身边的杨意知:“石大人,正式向您介绍一下,这是我师傅,长生剑派掌门人。”

    “小道杨意知,英文名oneyang,见过石大人。”

    杨意知态度很像一派之主,颇有掌门风范,恭谦,但不失礼节。

    70年代末就闯荡北美的杨意知,最开始碰到的华人经纪是个胡建人,双方沟通不畅,听到带着浓重方言口音的“杨一只”,直接灵魂翻译,one一只,yang杨,所以oneyang这英文名没毛病。

    咳咳!

    秦奚差点笑喷,van样估计有话要说。

    杨拓也是第一次听到杨意知自曝,想笑又不敢,憋的有点难受,估计是小老头年纪大了,不爱上书包网.bookbao2,很少接触神州这边的年轻人,没人提醒他。

    石坚大喜:“你们就是酿造长生酒的长生剑派?唉你们宗门不是早就消亡了吗?对不起,原谅我说话就是这么直。”

    杨意知一脸羞愧:“小道没有能力将本门发扬光大,鄙人在海外游学数十年,无家可归,现如今只剩下我与徒儿两人,苦苦据守,长生剑派距离消亡确实不远了。”

    “意知,献酒。”林小熙的命令传来。

    卖了苦情,紧接着就是讨好,慢慢将手伸向石坚的大腿,准备抱住。

    套路,都是套路。

    杨意知再将另一瓶未开封的酒瓶拿出来,颇有些不舍:“这是本门最后一瓶长生酒,赠与大人。”

    “最后一瓶?这怎么好意思,哈哈,哈哈!”

    石坚更加惊喜,特别开心。

    杨意知恭敬说道:“美酒与宝剑,都只赠英雄。能见到闻名天下的石大人,是我们的荣幸。”

    石坚哈哈笑了两声,还有些自嘲:“我是闻名天下的废物石,算什么英雄?不过我确实喜欢这酒,但也不想占你便宜。说吧,你们想要什么,我能交换就绝不会小气。”

    “问他的来意。”林小熙吩咐。

    杨意知微笑,沉吟道:“不知石大人这次来红枫,是为何事而来?”

    石坚想了想,没什么不能说的。

    “天机门灭门案你们知道吧?此案是我负责,但结论并非我下的。具体怎么事我就不多说了,我个人是很同情这个门派的,这次来红枫,是想祭奠一下天机门三十二口人,敬他们一杯酒而已。你们都是红枫本土的修士,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监控室的林小熙心神失守,差点哽咽出来。

    杨拓和杨意知无言感叹,有些话,真的不吐不快。

    尤其是杨拓,其实他非常想去祭奠一下天机门,可惜胆子小,实力弱,然后一直告诉自己没时间,没时间,很忙,忙着建模,忙着呼吸吐纳,忙着练武,冲击气穴,忙得团团转。

    真的没时间吗?

    不是。

    就像看望一下长辈,给父母打个电话,只需要几分钟,半个小时而已。

    杨拓知道,自己还是太吝啬于表达感情,他是想逃避而已,没时间只是一个自我安慰的借口,还很拙劣。

    秦奚在一旁感慨,恭维着:“石大人宅心仁厚,天机子若是泉下有知,肯定会感到欣慰。”

    石坚盯着酒瓶出神,想起昨天大殿里的那一幕,心里也堵得慌。

    他再叹一声气:“天机门三十二口人,死的真不值得,或许整个修真界只有我这么认为,可又有什么用?”

    林小熙听到这句话,泪如雨下,哽咽的声音都隐约被杨拓和杨意知听到了。

    原来石坚是同情天机门的!

    杨拓心情复杂,鼓起勇气,趁机问出自己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石大人,公告上说的天道不容,这是真的吗?天道真能让几十口人全部一起死去?”

    石坚不屑地哼一声,靠在座椅上,挥着手臂:“老子亲自调查的,去他吗的天道!”

    全屋子的人一愣。

    这是什么话?

    但石坚不再解释,很多话说出来没意思,腐朽长老会的高层博弈,更是肮脏到想想都恶心。

    杨拓若有所思,心中放下一大块石头,结合石坚对天机门的同情,看样子,这里面果然有问题。

    林小熙终于恢复情绪,仔细看着石坚的动作和话语,猜测石坚的内心。

    这时候不方便追问,不是最佳时机,林小熙迅速吩咐道:“杨拓,你以长生剑派的名义,约石大人一起去祭奠天机门。”

    杨拓正有此意,认真问道:“石大人,我们长生剑派能不能与您一起祭奠天机门?”

    “行,这几天我都在红枫,等我准备去了,秘会给你们打电话。”

    yes!

    杨拓松了口气,林小熙也一样,走出这一步,到时候再问细节。

    石坚不想再提烦心事,又开始品酒说笑。

    他问杨意知:“杨掌门,如果我给你提供材料,你能不能再酿造一些长生酒出来?”

    “答应他。”林小熙吩咐。

    杨意知暗暗叫苦,他哪里会酿这种修真酒,技艺早就失传。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道:“可以的,不过材料需要很多,小道去后准备准备,再给大人列出清单。”

    “就这么说定了!”

    石坚更高兴了,没想到来了一趟红枫,竟然还有意外的收获。

    只不过,他被石部取消王族特权,以后没有俸禄,灵石匮乏,老坐吃山空也不是个事儿,必须想办法弄点钱来,否则连酒也喝不起。

    觥筹交错之后,杨意知安排会所的车,把石坚和女秘送酒店。

    秦奚在上出租车之前,兴奋地搂住杨拓的肩膀:“可以呀!这抓住了一条大鱼,咱们好好干,以后肯定发达了!”

    “大鱼什么呀,大鱼一口把你小鱼吃了!”

    杨拓关上门,挥手告别。

    等杨意知把车开过来,杨拓坐在后排,林小熙找机会悄悄溜出来,挨着他坐下。

    还没开始说话,杨拓的电话响了,是林大志打来的。

    “刚刚中央气象台更新了暴雨橙色预警,我跟着这次热带风暴的轨迹,查看了诸多气象单位的数据,估计凌晨这场暴雨很可能出问题。”

    “有多严重?”

    “可能达到暴雨红色预警级别,雨量可能翻番。”

    “你再确定一下,距离凌晨还有12个小时,你盯紧点,这个很重要,随时向我汇报。”

    “知道了。”

    挂断电话,杨拓看着林小熙,艰难道:“我之前还打算来抓水晶来着,估计凌晨这次威力要加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林小熙道:“第一,超出你的实力,水晶变水珠,级别上升,不是你能碰的。第二,神州各地的更多高手会赶过来,你扫街捡漏的赢面更小。”

    杨拓头疼,一大堆难题同时涌过来,让他措不及防。

    长老会,监察使,天机门,水珠混战,高手如云。

    他感觉自己在修真界如履薄冰,到处都是大佬,走哪里都是敌人,人人都在勾心斗角,只要一不小心,自己就变成别人嘴里的肉,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到家后,林小熙把自己关在房里,做大战前的最后准备。

    她才是三人中最操心,最谨慎,又最想获得成功的人。

    她的这次计划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失败就是死。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修真还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小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伈并收藏修真还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