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两人见面后,秦奚问道:“你开车来的吗?”

    杨拓摇头:“我还是个学生,哪有钱买车?”

    两人往出租车出口走,秦奚有点遗憾:“你也不早说,我想办法借辆车呀,自己悄咪咪开车,做什么事都方便,也没人盯着。”

    杨拓道:“外面下大雨,好多路面的积水有半米深,开车有什么用?还不如开皮划艇呢!”

    秦奚笑起来:“哈哈,我都差点忘了,红枫还有个内陆沿海城市的称号。”

    这座城市的地下排水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地势低,湖泊多,排水难,也不怪现任的城市管理者。

    改变不了,无力反抗的时候,就闭上眼,好好享受吧,能在内陆城市看海,能在高架桥上玩跳水,能在小区里露天游泳,能背着氧气瓶在地下车库潜水,欣赏水中的汽车森林,何尝不是一种异样的块感?

    两人刚刚准备走,秦奚无意中看到了一个骚粉红衬衣小矮子走出站,旁边跟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女秘书。

    不得不说,这个组合太抢眼,大多数人都注意到他们。

    “我的天!”

    秦奚连忙推着杨拓,躲在旁边的立柱后。

    杨拓奇怪,跟着回头:“怎么了?”

    秦奚远远地看着那个小矮子,确定身份后,立刻招手,脸上出现一层喜色:“快跟我来,咱俩的王权富贵来了!”

    “什么王权富贵?”

    “你跟好就行,这是难得的大富贵,百年难得一遇!”

    杨拓跟着他,也看到侏儒,心里还想着这家伙的品味真独特。

    但刚靠近,突然不对劲。

    灵压!

    杨拓差点喊出声来,这小矮子是境界比他高很多的修士!

    几人刚刚走到自动贩卖机前,秦奚最后几步小跑,拦住对方,稍稍弯腰,恭恭敬敬说道:“见过石大人。”

    看到两个陌生人,石坚只是淡然扫了一眼,一个炼气六品,一个炼气三品,小喽啰而已。

    他淡然问道:“你们是谁?”

    “我是湘西邱家的秦奚,能碰见大人,是我们的荣幸!”

    秦奚连忙拉过杨拓,悄悄示意。

    杨拓还没摸清楚情况,只能跟着叫一声石大人。

    石坚没有再说话,连哦都懒得哦一声,兴趣无几,就想离开。

    秦奚可是特意过来巴结的,连忙道:“石大人,我们碰到您也不容易,您来红枫,我们一定要尽地主之谊,请您喝酒!”

    哦?

    如果是喝酒的话,石坚就有点兴趣,回过头来:“你们是红枫本地的修士?”

    “是!”

    秦奚张口就来,眼睛都不眨。

    石坚上下扫视过两人,说道:“行吧,小子,给你一次巴结我的机会,我先去放个水。”

    石坚去卫生间,女秘书也跟上,拿着电话不断说着什么。

    杨拓侧过脸,小声问道:“秦哥,他是谁呀?”

    秦奚握紧拳头,很有些激动,在杨拓耳边说道:“他是长老会的监察使石坚,石大人,平生最爱喝酒,虽然很多人都称呼他为废物石,但再差的凤凰也比鸡强,他是上古石部的第九个王子,咱们修真界最有权势的人,长老会的石破天大人,就是石坚的亲生父亲……”

    秦奚激动地说了好多,但杨拓的脸色越来越白。

    我的天,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昨天晚上才发现长老会有问题,这时候就碰到监察使了?

    还要不要人活了?

    杨拓连忙说道:“对不起,告辞,打扰了。”

    逃吧,趁着石大人上厕所,赶紧溜吧。

    秦奚拉住他:“告辞什么呀,我告诉你,石大人真的很好巴结,你要是把他陪高兴了,他心情一好,赏赐你点什么法器,安排你进长老会下属的单位,或者指点你几句修真的方法,你就飞黄腾达啦。”

    杨拓哭丧着脸:“飞黄腾达什么呀,我小命都快要保不住了……”

    秦奚理解错了:“你是说,你不知道红枫哪里的酒最好喝?那你赶紧去问呀,你放心,你只需要找到位置,钱我出,多少都不是问题。”

    “不是因为钱。”

    “问不到就善用搜索引擎,百渡搜酒比搜药好,不会搜到黑酒庄的,而且酒庄要是敢骗我们,我们到了现场,当场砸!”

    这话说的霸气,但没什么用啊。

    杨拓没法解释,走肯定是来不及了,万一这时候溜了,说不定还会引起石坚的怀疑,最后还会害了秦奚,反而被监察使盯上。

    修真基本法里介绍过,监察队类似世俗界的警嚓机构,执法队类似军队,监察使和执法使在修真界手握重权,全都不是好惹的。

    实在没辙,杨拓只好硬着头皮上,赶紧给杨意知打电话,寻求帮助。

    “师傅,您有什么吩咐?”

    “你知道红枫哪里的酒最好喝吗?”

    “当然是市值万亿的茅抬了。”

    “我是问最好的私人酒庄,自己酿酒,而且收藏天下名酒的那种,我要招待长老会的监察使石大人,听说他尝尽天下好酒,口味很叼。你赶紧帮我办好,钱不是问题,有人付账。”

    “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布置。”

    杨意知答应下来,杨拓总算松了口气,要是没有小老头帮忙,他连问谁都不知道。

    等石坚出来后,秦奚连忙凑过去:“石大人,您住哪家酒店,要不要先安顿下来?”

    “先喝酒。”

    石坚对别的事情真提不起兴趣。

    只不过,一直拿着手机联络的女秘书弯下腰,悄声说道:“主人,他们取消派车了。”

    石坚愣住:“五哥吩咐的?”

    女秘书点点头,石坚的脸色很难看。

    昨天和长老会翻脸,放弃监察使的位置,扔掉石部徽章,很硬气,很爷们儿,当场打脸打的很爽。

    现在,五哥石云竟然连派车这种小事都给取消,说明石坚连王族的基本特权都取缔了,他彻底被石部抛弃。

    “叫火车站安排车。”

    “没有石云大人的命令,火车站这边拒绝配合。”

    “可我为什么在山城还能走特殊通道?”

    “石云大人是刚刚下令取消的。”

    太过分了!

    石坚无语,只有无声的愤怒。

    他握紧拳头,小小的身躯里,仿佛藏着一头巨大的野兽,但这里有外人,他努力控制着不爆发出来。

    五哥石云好歹也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也在落井下石?

    干得漂亮啊五哥,你们石部的王族,真有人情味!

    没了监察使的身份,没了石部王族特权,石坚和普通人又有什么差别?有,也仅仅是一个卡在炼气九品,十年无法突破的废物修士而已。

    秦奚察言观色,看出来不对劲。

    他连忙打圆场,哈哈道:“是这样的,今天红枫下大雨,很多地方都淹水了,路不好走,我们还是叫台出租车吧,城市里的哥最熟悉道路了。”

    还好,四个人而已,一台出租车就够了,火车站这边还有点眼力,没让他们和普通旅客一起排长队等车。

    一路上很沉默,气氛很诡异。

    傻瓜都能看出石坚不对劲。

    秦奚和杨拓有点尴尬,估计这次拍马屁的时机没选择好,拍到马蹄上了。

    两人怎么可能想到,这位高高在上的石部王族,竟然是个无人要的弃子?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修真还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小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伈并收藏修真还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