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第二天,7月8日,红枫大雨。

    杨拓早上起床后,与秦奚电话联系上,问他什么时候到。

    磨磨蹭蹭过了中午,他才冒着大雨,来到红枫火车站接人。

    红枫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雨,完全看不到停止的迹象,仿佛龙王尿崩了一样,哗啦啦的拼命往红枫地区灌水,下了十几个东湖的水量。

    气象太差,大部分航班停运,很多人只能改坐高铁动车出行。

    秦奚就是这样,他中午的航班取消后,湘西邱家的联络官立刻帮他安排高铁,直接车辆开进站台,连安检都不用。

    修真者和凡人,各方面待遇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钱,权,关系书包网.bookbao2,凡人没法比,修真者位于食物链的最顶层。

    这也是好多凡人,削尖脑壳也想进入修真界的重要原因之一。

    山城火车站,今天早上6点多钟,也发生了类似特权的一幕。

    “石先生,请往这边走,开往红枫的动车在4号站台,您可以提前进站了。”

    漂亮的地勤姑娘穿着短裙,满脸笑容地弯下腰,恭恭敬敬对石坚说着,做出指引手势。

    “谢谢。”

    石坚换成入世装后,一点也看不出他是修士,穿着一身特别骚的粉红色衬衣,高档的茶色墨镜,大踏步走进特殊通道。

    而他身边的清秀侍女,打扮成极品女秘书的模样,黑色渔书包网.bookbao2袜,蓝灰衬衣,短裙高跟鞋,拎着包跟在后面,背影美丽无敌。

    栏杆之外,有无数道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盯着他们,都是些普通旅客,好几个家伙都议论起来。

    “侏儒有特权提前进去?”

    “有钱你也可以走vip通道。”

    “这么矮,还穿一身粉红色衬衣,小矮子是真滴秘书的身材真好,腰又细,屁股太翘了。”

    “有事秘书干,无事干秘书,啧啧,小矮子会享受呀。”

    “唉唉,我听说侏儒的那个部位特别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小不要紧,不是还有舌头和手嘛~~而且铁茄子,刺黄瓜,震动吊,蝴蝶,那么多好玩的东西都可以用,何必单恋一只小鸟?”

    “哈哈哈……”

    “嘿嘿嘿……”

    “大兄弟,你真有才,佩服佩服。”

    普通旅客们相互之间挤眉弄眼,嘎嘎贼笑着,笑得耸肩抖腿,停不下来。

    面对弱势群体,他们很会说这些风凉话,类似的戏谑嘲笑无处不在,几乎时刻都发生在石坚周围。

    但石坚是修真者,炼气期九品,听觉灵敏,火车站那么吵杂,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他早就习惯了这个世界的不公平和歧视。

    昨天在石部分基地开会,他遭到重大打击,心如死灰,心中始终憋着一团火,无法发泄出来。

    修真界对他歧视,无所谓,他习惯了,谁叫他劣根属性,天赋确实差呢。

    可是连普通凡人也看不起他?

    不就是因为,他是个受到歧视的侏儒吗?

    石坚嘴角翘起,邪魅一笑,站住不走了。

    两个女子也停下来,很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啪!

    石坚故意用力拍了一下侍女的屁股,大手还停留在上面,用力捏着。

    他透过茶色墨镜,戏谑地看着那帮普通旅客,注意到他们惊诧慌张的目光,每个人脸上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尽收眼底。

    哈哈哈哈!

    你们这帮身高正常的男人只能yy和口嗨,而我这个你们瞧不起的侏儒矮子,却能随心所欲,随时随地,想捏就捏!

    啊~~~

    侍女遭袭,小小地惊呼一声,霞飞双颊,娇羞无比,双手不知道放在哪儿,有些不知所措,但她绝对不会反抗自己的主人,只要他觉得开心就好。

    “卧槽!”

    “流邙!”

    “太……太贱了!”

    “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做出这种粗鄙之事……”

    好多普通旅客都看见这一幕,直接懵逼,刚刚低呼几句,只见石坚邪邪一笑,另一只手也挥起来。

    啪!

    这次拍在漂亮地勤妹子的同样位置,而且这只手更过份,越捏越用力,越陷越深。

    地勤妹子也同样一声娇呼,满脸红晕,小声说着不要,石先生请不要这样,同样,她知道石坚是来头极大的尊贵客人,她也不会做出任何反抗动作。

    “草草草!”

    “这尼玛无敌了。”

    “小矮子碉堡了啊。”

    “明目张胆的耍流邙,谁给了侏儒这个权力?”

    “我敲你吗的,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普通旅客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心情相当复杂,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石坚冷笑着,目光扫视着这些旅客。

    惊不惊喜?

    刺不刺激?

    意不意外?

    他冲着这帮旅客同时竖起左右中指,扬长而去,两个女人羞涩低头,跟在后面,快步走远。

    “太贱了!”

    “我感觉遭到1万点暴击伤害!”

    “去他吗的死侏儒!”

    每个人都嫉恨死了这个侏儒,纷纷骂着世风日下,小矮子,臭流邙等恶毒词语。

    实际上呢?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想取代这个小矮子,做出刚才的举动,有人甚至还想做的更过份。

    只不过,他们每个人都戴着面具,不敢说出来,更别说像石坚这样光明正大地做了。

    而且,没有人敢站出来,去痛骂,或者举报石坚这种行为,基本上都憋在心里。

    喜欢对弱者口嗨的人还少吗?

    每天上班,在地铁上看到小偷扒窃,立刻闭上眼,或者把目光转向旁边女乘客的胸口位置,一个劲盯着看,恨不得用目光扒光。

    看到老人家需要帮忙不敢伸手,看到菜场混混打菜贩子不敢制止,被上司办公室潜规则不敢反抗,看到幼儿园门口发生的惨案,立刻躲得远远的。

    回家后,立刻穿上印着钻石图案“keyboardman”的t恤,评论这些新闻,大骂着:“他吗的全都是怂货,都不敢挺身而出!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男人?”

    这样的人还少吗?

    石坚躺在商务座上,敲着二郎腿,任由漂亮的女乘务员帮他倒酒,伺候地舒舒服服。

    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了深深的恶意,修真界残酷无情,世俗界更是虚伪!

    你们是伪君子,我是真小人,我就是要打破你们制定的狗屁规则,践踏你们虚伪的底线,揭露你们肮脏的真面目!

    我连监察使的身份都不要了,我和那帮更加虚伪的长老彻底翻脸,因为我早就活腻了,就等着你们站出来一个人,弄死我啊!

    石坚现在就抱着一个游戏人间的心态,行事乖张出格。

    他这趟去红枫,就是为了最后再看一眼天机门,替他们悼念,追魂,哀思。

    他恐怕是这个虚伪残酷的修真界里,唯一替天机门感到不值的人了。

    然后,他会想办法联络那些对长老会不满,有反对意见,以及落选九大长老的其他上古部落,与长老会争斗,推翻毁灭掉这个烂到根子里的制度!

    六个小时后,山城开往红枫的动车到站。

    这个时候,杨拓正等在出站口,翘首以盼,等待秦奚。

    没过多久,杨拓看到一身休闲打扮的秦奚,背着旅行包走来,就像个普通的出差职员。

    杨拓招手:“秦哥,这边!”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修真还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小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伈并收藏修真还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