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虎得意地笑了,转过身面对长老会:“尊敬的各位长老,大家好!感谢长老会的大力支持,我很荣幸能站在这里汇报工作……”

    “……在这七天里,我们在各位长老的指导引导下,学习了长老会宣言,监察使工作等红色经典,研读了长老会关于‘八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文件精神……”

    “……在这七天里,我们在各位长老的组织安排下,特别是在石长老,魏长老的辅导下,对天机门灭门案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

    “……我们通过奔赴山城,川府两地考察,跳出红枫看红枫,让我们进一步加强了对该地区的把握,加深理解长老会的战略部署……”

    “……饮水思源,我们之所以能在七天的时间里,取得这么丰硕的成果,首先得益于长老会精心的顶层设计,其次得益于监察队精心的组织实施……”

    石坚听得瞌睡都要出来了,打了个大呵欠。

    他讨厌当这个监察使,讨厌开会,就是很烦这类报告。

    而现在看来,林虎深得会议的精髓,讲了那么大一通,全是换着方法和角度,拍长老会的马屁。

    一句有用的话都没有!

    终于,等臀大肌,股二头肌,腓肠肌,比目鱼肌,腹肌,胸肌,各个部位都拍完,实在是拍无可拍了,林虎这才说到重点。

    “……天机门灭门案的调查已经有了结论,卑职认为,天机门被天道所不容,遭到灭门。人证和物证我以光简形式附上,请长老们审阅定夺。”

    石坚的瞌睡虫瞬间飞不见,他瞪大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还特意掏了掏耳朵。

    天道不容?

    这是怎么得出的结论啊,我的天!

    林虎恭恭敬敬,甩出一排光简,漂浮在每个长老的分身面前,然后扭过头,冲着石坚一笑。

    长老们的分身只是简单略看,就相互点头。

    首席大长老石破天伸出一只手,点了一下漂浮的光简,瞬间就看透了里面记录的内容。

    没什么异议了。

    魏长老点头:“结案!”

    石坚傻眼,这就结案?

    这也太草率了吧!

    他大声抗议:“慢着!为什么我完全不知情?什么叫天道不容?谁是天道?”

    魏长老不说话,对林虎抬了抬下巴。

    林虎慢慢走向石坚,摊摊手,轻描淡写说道:“天道不容就是天道不容,字面意思就可以解释。”

    石坚冷哼:“谁屠杀了天机门满门?”

    林虎一脸淡然:“没人屠杀他们,天机门人被天道不容,修真反噬,遭到邪魔入侵心境,全都暴毙而亡。”

    “放你良的狗屁!”

    石坚怒了:“你我都亲眼看到了,三十多人全是法器所伤,天机子更是血脉暴毙而亡,到处都是打斗爆炸的痕迹,你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林虎道:“修真app禁言了天机子,这就是‘天道不容’的铁证。其他的,全都是假象。你的眼睛,欺骗了你自己,你看到的那些法器伤痕,全都是邪魔入侵后,天机门人相互厮杀,自己造成的。”

    石坚瞠目结舌,还有这种臭不要脸,强词夺理的解释?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石坚连续叫了三声好,又问道:“与你我同去调查的那个散修,他是报案人,他也看到了尸体,你怎么说服他?”

    “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不会乱说话的。”

    “哈哈,很好!你们威逼利诱他,或者干脆杀了他灭口,干得漂亮。可是我找到了半截焦火针,还去山城和川府问过唐门的炼器师,这事恐怕已经传出去了吧?你们怎么解释?”

    “没人看见过这个物证,半截焦火针只是你的臆想,或者是自己随便找的一个‘假证据’。另外我们已经通知了唐门,他们会闭上嘴的。”

    “哈哈哈哈!你们连老子也在算计,焦火针是老子臆想出来的?我干你良啊林虎,我俏丽吗!”

    “石大人,你一点都不俏丽。还请你注意形象,长老们都看着。”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天机子还有两个徒弟生死不明,老六和老八逃了出去,没看见他们的尸体。要是这两个徒弟还活着,最后将真相公布于世,说不是天道不容,而是有人蓄谋屠杀宗门,你们怎么解释?”

    “天道不容就是真相,真相有且只有这一个。那两个徒弟如果还活着,没人会相信他们,我们会把他们保护起来。”

    “好,好,好!说的好听,保护起来,实际上就是杀了他们对不对?天机门最后两个活口,也要被你们坑杀?干的漂亮,你们做的好啊!”

    石坚握紧拳头,悲愤的喊着,他心中有无穷无尽的怨气,很想将这帮人碎尸万段。

    所有的路全部被堵死,所有的线索全部中断,这些人圆谎的技术一流,简直无所不用其极,手段实在是下作,肮脏,恶劣得可怕!

    石坚愤怒到极致,伸出手推开林虎,但推了个空。

    他穿过林虎的幻像,走向王座圆桌,认真看着每个长老的脸。

    他一张张看着,记住每个人长什么样子,这些长老的心究竟是用什么东西长成的,为什么会如此冷漠,无耻,肮脏!

    石坚的声音颤抖起来,他厉声问道:“天机门三十二口人不明不白死亡,两人下落不明,生死不知,长老会就是这样主持公道的?”

    魏长老看着他,微微笑着反问道:“天机门还有谁活着?谁需要这个公道啊?”

    石坚挥舞着拳头,怒吼道:“可整个神州修真界都盯着这个灭门案!这是百年来第一起发生在盛世期间,莫名其妙的灭门案,神州成千上万的修士,全都需要一个公道!”

    魏长老淡然:“不,你错了,长老会就是公道。”

    石坚挥拳的动作凝固,如遭雷击!

    长老会就是公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这样,全都可以说通了!

    石坚的身体震颤,仿佛被一桶冰水淋在头上,冰冷刺骨,无话可说。

    他终于看透了,所有人都在敷衍这件事,全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考虑。

    长老会要维护自己的权威,不管调没调查出来真相,不管是真正的天道不容,还是强敌屠杀,全都不重要。

    只要他们还是长老会,他们就是公道,他们,就是天道!

    林虎趁机巴结讨好,凸显自己的功绩,想往上爬,可以完全书包网www.bookbao2.com顾任何证据,违背“监察使总纲”,违背入职监察使时发出的心魔大誓,彻底颠倒黑白,违心行事!

    其他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基本上都被威逼利诱,共同默许了冤案的产生。

    而真正的凶手,可能还在逍遥法外,继续他们的黑暗勾当。

    这就是神州修真界长老会!

    天机门,你们死的好惨,死的好不值得!你们这些苦主都不存在了,谁还去费心劳神,为你们讨回公道啊?

    石坚很想哭,他深深地为这个从未打过交道,甚至从未见过的宗门感到不值。

    他感觉自己的血都变冷了,这个椭圆桌边,长老们的九张脸上,全写着虚伪。

    还有自己的父亲,长老会的大长老,石部首领石破天,还是那个表情,冷漠,淡然,仿佛这是一起无关紧要的小事一样,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他。

    所以,对你们长老会来说,天机门只是蝼蚁,随便就可以结案?

    我也一样,连蝼蚁都不如,我只是个没用的天谴废物,对不对,父亲大人?

    这三十年来,我苟活于世,就是一个错误,我当监察使,更是一个笑话。

    石坚默不吭声,哐当一声,扔掉腰间长剑。

    再取下斗笠,甩在地上。

    脱掉黑色长袍,扔在脚下。

    这是监察使的工作三件套,全是极品法器,代表着长老会监察队的无上荣誉。

    石坚将它们全部扔在地上,大踏步地往回走。

    魏长老厉声喝道:“石坚!你这是干什么?”

    石坚站立,头也不回,背对着他们冷冷说道:“既然可以完全饶过我结案,看来我这个负责此案的监察使也没什么用,不做也罢!”

    魏长老看了一眼石破天,长老会监察队总共有九位监察使,当初给石坚一个监察使的名额,也是长老们权衡商议之后的结果。

    但是大长老石破天没有说话,表情不变,连看都没看石坚一眼。

    其他长老们沉默无言,各有心思,每个人心里都打着小九九。

    看在大长老的面子上,魏长老最后一次警告:“石坚,监察使不是儿戏,它代表我们长老会的威仪和颜面,不是你想穿就穿,想脱就脱的。现在要是扔掉,以后可就穿不起来了,你可知道?”

    见石坚又走回来,弯腰提起黑袍,所有人在心中都松了口气。

    长老们嘴角露出笑容,你也不是那么硬气嘛,还不是屈服了?

    可是,石坚并没有穿上。

    他摘下挂在黑袍胸口的石部徽章,这是一枚精致的石斧徽章,只有石部王族才可以佩戴,连石部许多高阶修士都只能在胸口绣上石斧。

    石坚冷冷地环视四周,随口道:“这破衣裳,谁爱穿谁穿,我不稀罕!”

    石坚第二次扔掉黑袍,还踩了一脚。

    他在手里掂了掂漂亮精致的石斧徽章,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石破天,一句话都不说,眼神倔强又坚毅。

    石破天终于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儿子,作为长老会最有权势的人,神州修真界最神秘的修士,分身如本体,他的视线极具穿透力。

    但是,石坚没有从中看出任何感情,这不是一个父亲看儿子的眼神。

    大殿里安静的让人害怕,没有人敢说话。

    其他八个长老都看着石破天,若有所思。

    林虎在心里祈祷石首领大发雷霆,最好是将石坚这个废物给真正废了。

    石坚毫不畏惧,与石破天对视。

    终于,石破天开口了,声音冰冷,毫无情绪波动:“石坚卸任监察使,空缺由林虎接任。”

    林虎惊喜交加,立刻跪地拜谢:“谢大长老!谢长老会信任!我一定会履行监察使职责,高举长老会伟大旗帜,坚决维护长老会神圣威仪,守护神州修真界!”

    铛!

    石坚手里的石部族徽被他弹飞,掉落在地上,滚动起来,叮当作响。

    石破天却毫不在意,大袖一挥:“散会。”

    嗡……

    所有的石鼓嗡鸣,光影闪烁之后,大殿里只剩下石坚,以及黑袍,斗笠,长剑。

    清秀的侍女弯下腰,捡起滚落在自己脚下的石部族徽,这是只有石部王族才能佩戴的族徽,这是地位和身份的象征。

    可惜石坚扔掉了。

    侍女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她看着石坚,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主人?”

    石坚站着没动,什么监察使,三件套,石部徽章,此时此刻都不重要了。

    他只记得父亲的冷漠目光,他的心已经彻底死掉。

    “首领不好了!二夫人难产,流血过多死了,万幸的是,婴儿保住了。”

    “首领,法师说,他在小九的血脉中感受不到巨石之力,而且小九还可能是个畸形儿。”

    “快看呐,那个九王子石坚都十岁了,长得还那么矮小,小怪物~~小怪物~~石部王族的小怪物!”

    “原来是石坚,别怕,他是个假王族,揍他!放心,他的哥哥姐姐都嫌弃他,从不带他一起玩,肯定不会帮他的,大家一起上啊!”

    “唉唉,你们听说了没有,石首领的第九子石坚,20多岁了还没能筑基,这人是不是废了呀?”

    “我听说过这家伙,武道和法术两条路都不行,还是个畸形儿,出生时还克死了他妈妈,这不是天谴废物又是什么?”

    “外界好多人都说石坚不是石首领的亲生血脉,是二夫人在外面的私生子,石首领竟然选择原谅她了,还把这个私生子养大,哈哈!”

    “唉,石首领是长老会的大长老,英勇一世,盖世无双!可龙生九子啊,别的石部少主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才,只有这个石坚,完全不行。”

    “看在石首领的面子上,给这个废物挂一个监察使职位,让他每月领取固定俸禄,混吃等死算了。”

    “扶不起的天谴废物!”

    “垃圾!”

    “畸形儿!”

    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如同电影片段一样,轮番播放,还伴随着各式各样的讥讽嘲笑声,更像是3d环绕声,在石坚的耳边萦绕不绝。

    还有刚才,父亲冷漠的眼神,如同尖刺利刃一样,彻底刺穿石坚的心,透心凉。

    苟活,其实也需要巨大的勇气。

    他不想苟活。

    石坚轰然倒下,流出伤心的泪水。

    他的悲伤,无人能懂。

    大殿里只有侍女伏在他身边,焦急地查看。

    而其他石部族人,冷漠地看着这一切。

    “如果有人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亲手摧毁这个腐朽的长老会,我愿意将灵魂和生命全部奉献给他!”

    从现在开始,天谴废物石坚已经死去。

    毁灭者石坚,在泪与悲中诞生!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修真还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小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伈并收藏修真还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