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贺大师问道:“你刚才说活到九十岁,强身健体,那么起效的究竟是剑术,还是中药?如果是剑术,可我怎么没听说过如此厉害的长生剑呢?如果是中药,似乎又与剑术没什么关系,还不如直接让人喝药呢,何必多此一举?”

    漂亮,质疑到点子上了!

    黄天翔立刻接话:“没错,如果真有这种中药,那么随便办个药厂,绝对人人疯抢,一年收入至少上亿。你们既然懂这个技术,又何必在这里自降身价,教人耍剑?”

    耍剑与耍贱谐音,其实他完全可以说成“教剑”,很显然是故意的,有贬低之意。

    老黄第一个拉下脸来:“天翔,你怎么和大师说话的?快点道歉!”

    黄天翔耸耸肩,道歉就道歉,又不会少一块肉:“对不起啊杨大师,我只是想不通这里面的逻辑而已,并没有冒犯你的意思。”

    说实话,杨拓确实有点生气。

    他原本想着完善他的气象建模,可能需要老黄的帮忙,这才找过来。

    对此,林小熙表示,她也可以帮两老熬制一些中药,呼吸吐纳之术也可以教。

    所以他今天绝对是诚意满满,抱着交朋友的心态过来。

    谁知道会冒出这么两个人?

    但杨拓不准备解释,他刚刚才从特管处出来,有修真身份证后,突然觉得和普通人解释这些,很没有意思,意兴阑珊。

    见老黄还在一个劲道歉,杨拓摆摆手道:“没事,神州文化博大精深,有些人不懂,也很正常。”

    可黄天翔还是不依不饶:“那好,就说内劲吧,不如杨大师露两手,给我们看看?”

    嘭!

    老黄用力拍在桌子上,怒斥道:“多大的人了,知不知道什么叫尊重?”

    “爸!他无法说服我,理论有问题,我质疑几句怎么了?如果杨大师能证明,我立刻当场道歉,让我干什么都行,几百万,几千万,我都赔得起!”

    黄天翔有点急,他有99的把握这两人是骗子,因为事实胜于雄辩,说再多都没用,只要这两人拿不出证据,就一定是骗子!

    “让人露两手,你们以为这是杂耍吗?”

    杨意知站起来,看着这边几人,冷冷说道:“我杨意知把你们当朋友,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你以为我们是冲着钱来的?哼!井底之蛙,夏虫不可以语冰!”

    老闫马上站起来,扶着杨意知,不断道歉:“别这么说,都是误会,大家都先冷静一下……”

    “不必争了。”

    杨拓说出这句话,房间里立刻鸦雀无声,全都看着他。

    杨拓拿起小茶杯,喝光水后,左手把玩着杯子。

    这种功夫茶由景德陶瓷制作,杯壁很薄,体积也不大。

    他摊开左手,将杯子放在掌心。

    接着抬起右手,五指并拢,对准茶杯。

    杨拓说道:“你们不是不相信内劲吗?看好了。”

    几人都紧张看着他,没见他的手动,但似乎一道无形的劲气直接击碎茶杯!

    啪!

    茶杯还没离开杨拓的手,就变成了碎片,弹飞四溅,跌落在桌面上。

    每个人看得清清楚楚,没有动手脚,没有发射暗器,仿佛变魔术一样,无形的劲气将茶杯隔空击碎!

    啪啪!

    杨拓又是两招,对准黄天翔和贺大师两人面前的茶杯,隔空击中,精准无比。

    茶杯翻滚,跌落桌下,残留的茶水溅了两人一身!

    杨拓淡然道:“这个就是内功。”

    高手啊!

    这绝对是真正的高手啊!

    老黄和老闫亲眼看着这一切,面露喜色,再无怀疑。

    黄天翔目瞪口呆,他以为这是魔术,或者障眼法。

    但杨拓穿着短袖,手腕没有任何装置,手指没戴戒指,他看得清清楚楚,这怎么解释?六脉神剑竟然是真的?

    贺大师脸上惊恐莫名,他突然明白,自己得罪的是什么人。

    惨了!

    对方是传说中的修士,而且是劲气外放的武修!

    噗通!

    贺大师吓得直接离开座椅,跪了下来,满头大汗道:“贺氏天师道弟子贺福龙,无意中冒犯大师,还请大师原谅!”

    黄天翔侧过身,看到这个动作后惊呆了!

    老黄和老闫也看傻眼。

    这闹什么呀,剧情反转,也没有这么快的吧?

    但现在道歉,已经迟了!

    杨拓站起身,他正差个杀鸡儆猴的对象。

    “贺大师,看样子你还是知道一点,不如咱们到隔壁私下聊聊?”

    杨拓走到贺大师身边,单手搭在对方肩头,果然没有感受到气海,他更加充满信心。

    贺大师吓得不行,以为碰到武修准备杀他,一个劲求饶。

    但迟了。

    杨拓强行押着贺大师来到旁边空的包厢,杨意知跟上,包房里只剩下三个人。

    听见咣当关门的声音,老黄和老闫面面相觑。

    再看黄天翔,吓得脸都白了,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老子早就说过他是真正的武学大师,这下被你害惨了,就这点见识,这点肚量,你还当个屁的董事长!”

    老黄气得抓起桌上茶杯就要砸,还好老闫一把抱住他,茶杯擦着黄天翔的肩膀偏出,在墙壁上撞碎。

    黄天翔抬手挡着脸,欲哭无泪:“爸,我哪里知道啊,我也不是怕您上当受骗吗?等一下他们出来,我当场道歉吧。”

    “道歉有用吗?人家宗师的尊严不容亵渎,要你道歉有什么用?你还提钱,几百万,几千万,人家视金钱若粪土,根本就不是冲着你的钱来的!”

    “天翔,我和你爸亲眼看见杨大师的神威,你这次真的太莽撞了。”

    “对不起……”

    黄天翔都是四十岁的人了,老黄不好动手,这次真气的不轻。

    黄天翔欲哭无泪,99确定对方是骗子,可他却偏偏栽在1上。

    他心里还在抱怨,既然有这么厉害的本事,一见面就拿出来呀,为什么非要说的含含糊糊,又不解释清楚呢?

    只是他忘记了,斗地主时,谁第一手牌就出王炸的?

    十分钟后,杨拓和杨意知推门进来,面无表情。

    贺大师跟在后面,垂头丧气,在众人面前主动弯腰道歉:“刚才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杨大师,多谢杨大师的宽恕。”

    杨拓哼一声,心里还是很满意。

    在隔壁,贺大师为了保住小命,被杨意知敲诈走了一块罗盘,这是他最宝贵的法器,也是杨拓之前感觉到灵压的低阶法器。

    顺便警告这位贺大师,嘴巴闭紧点,别连修真的门还摸到,就得罪修士,将来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黄天翔道过歉后,实在不好意思再留下,借口送贺大师出去,自己也跟着溜走。

    房间里只剩尴尬面容的两老,不过再也没有反对意见和呱噪的声音。

    杨意知说道:“没事了,都是一场误会,过去就过去了。另外,长生剑的练习,还是由我来教,我们以平辈相交,你们也不用拜师,就把我当成普通朋友。”

    “这怎么可以?”

    “还是按规矩来吧。”

    “刚才我们做的不对,还是让我们来补偿一下吧?”

    但任凭老黄和老闫怎么说,杨意知都不同意拜师,也不收费,最终两人觉得这是学武之人的奇怪癖好,只能作罢。

    杨意知说道:“不过,我师傅有一件小事,可能黄哥你可以帮得上忙。”

    老黄正愁不知道怎么弥补刚才的错误呢,大喜说道:“没问题!我能做到的,绝对不会推辞。杨大师,什么事?”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修真还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小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伈并收藏修真还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