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张千里问道:“老杨,之前你不是在红枫居住吧?我怎么没见过你?”

    杨影帝继续保持满脸的沧桑,回忆着自己的青葱岁月。

    “我今年60岁,15岁拜师入门,18岁那年师傅病重,正好神州又发生了几件大事,师傅临死前将所有东西传给我,安排我跟着老乡偷渡到北美,投靠洪门,混口饭吃。”

    张千里若有所思,点头道:“那几年我们修真界也不太稳定。”

    杨意知很感叹:“后来我为了生存,一直隐姓埋名,在北美教剑。到了2000年以后,神州经济高速发展,机会增多,我每隔一两年都会回来一次,待三个月,或是小半年。”

    他拿出护照,上面盖着海关的签章。

    张千里看后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这些都是真实的经历,杨意知说了几个地名和人名,助理确实查到信息,没有撒谎。

    另外,长生剑派的族谱,掌门印记,传承之物,杨意知都有。

    长生剑派过去的故事,长辈提过一些,再加上林小熙的补充,小老头说的滴水不漏。

    长生剑诀,他也会,就是打的很烂。

    杨意知拿起墙角的扫帚,代替长剑,打了几招。

    长生剑派抄袭神雾门,修真界皆知,神雾门的剑法太出名了,张千里看后哭笑不得:“老杨你这完全是在瞎搞嘛!”

    “见笑见笑,我师傅死的早,我只学了点皮毛,再胡编乱凑了几招,献丑,献丑了。”

    杨意知擦着额头上的汗,尴尬道:“不过,老外就吃这一套,一看到我耍剑,就大呼小叫,查理斯空服,瓦瑞古德,给你妈里,给你刀乐,教我空服。”

    众人听了大笑,张千里对杨意知的怀疑基本上完全消除。

    接下来是杨拓,张千里问道:“小杨,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修真的?”

    来了来了,杨拓尽量让自己冷静:“叔爷上个月来红枫和我见面,给我摸骨测资,最后留了一颗丹药,我吃下去后涨了不少力气。”

    “我主要想找个传人,十来个亲生子嗣全都不争气,只能找族内人。”

    杨意知在一旁补充见面细节,又是一通忽悠,初级炼丹术到处都是,淬灵液这种药也多,张千里没有疑惑。

    “你昨天为什么去火场?”

    “我本来在扫街,看到消防车,就想碰碰运气,看有没有火晶。”

    “找到火晶了?”

    “运气好,抓到一颗。”

    “谁告诉你抓火晶的方法?用的什么法器?”

    “我前几天去了趟山城,结识了湘西邱家的几个低阶修士,他们给了我一个木藤书包网.bookbao2。”

    “邱家的谁?”

    “秦奚师兄,还有邱素师姐。”

    助理很快查到这两人,看到杨拓拿出来的火晶,确认无误。

    助理调出前几天的内部汇报,张千里恍然大悟:“原来前几天在山城,是你们抢了灵兽山的暴风鸟啊?”

    “是邱素师姐抓走的,他们给了我木藤书包网.bookbao2和灵石,说是补偿我。”

    说到这里,杨拓的嫌疑也排除了。

    在张千里看来,杨拓就是一个比较莽撞的小伙子,刚刚加入修真界,对什么事情都好奇,什么都不懂,喜欢作死,歪打正着而已。

    张千里本来只是想抓黑户,搞搞罚款什么的,见这两人身世清白,来历没问题,OK,可以结案了。

    房间里气氛越发放松起来,就是让你放松警惕。

    开始杀猪。

    张千里十指交叉,放在桌上,微笑道:“这些年,你们长生剑派一直脱离长老会监管,这是违法的。不过考虑到你们的特殊情况,我就不罚款了,但我要提几点要求。”

    第一点,长生剑派所有修士必须在修真APP上注册,接受长老会的监督管理。

    这个没办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照做吧。

    助理递过来一张图:“用你们的手机扫一下这个二维码,下载修真APP。”

    滴滴,两人扫码。

    杨拓的手机上终于有了修真APP客户端,不过他还多了一个后台管理程序地球异象管理APP,藏在一堆根目录里,助理不可能发现。

    采集指纹,登记注册,助理给两人发放新编号,以及修士识别码。

    从现在开始,杨拓和杨意知就是有修真身份证的人了。

    张千里道:“你们可以用指纹解锁修真APP,进去后,老杨你以长生子,小杨你用长生剑派杨拓这两个ID,与神州修真界的同行们交流。”

    杨意知连忙道谢:“谢谢老张,只是我必须叫长生子吗?”

    张千里道:“宗派掌门都是特定称呼,一代代传下去,长生剑派好歹也有过辉煌,难道你想放弃?”

    杨意知笑得尴尬:“怎么会,只不过我实力太弱,怕给祖师爷丢脸。”

    “那就想办法变强。小杨有什么问题?”

    “我想改其他名字,可以吗?”

    “可以改名,但有限制,必须带宗门前缀,每次修改要支付100灵石,首次修改免费,每三个月内仅能修改一次,APP上有类似的条款,你去仔细阅读。”

    “好吧……”

    杨拓准备改名叫长生剑派羊驼兽性大发,这是他最爱的本名,霸气侧漏。

    或者长生剑派之老衲法号迈克,这宗门本来就在北美混嘛,法号迈克,没毛病。

    再不行,长生剑派全村人的希望,这名字也不错啊,很符合现在的情况,他就是崛起的希望。

    另外,像什么长生剑派盯裆猫,前面的几个ID玩腻了,过半年再改这个吧,备选。

    长生剑派九亿少女的梦,长生剑派大帅比,这些都不错。

    长生剑派羊一只,不不,可惜了杨意知的身份,掌门必须用长生子这么挫哔哔的ID,一点都不充满个性,不霸气。

    小老头杨意知是影帝,小伙子杨拓是戏精,他真想多了

    下面,张千里继续出刀,一刀一刀地割。

    杨意知作为一派掌门,必须向修士管理处申报年检,前六年要上线验证,每两年更新一次资料,比如门内谁死了,或者境界突破,炼气变筑基,筑基变结丹,都要更新。

    理由很简单,1级异象只能筑基以下餐厅呀,2级异象要筑基期,结丹以下,修真APP不能让南海鳄神,火麒麟这种高手去和秋老师争抢,这不公平。

    至于收取的费用,那就多了。

    修真APP强制使用费,修真资源费,世俗隐瞒费,维稳费,建设费,工本费,修真附加费,修真养老保险费,修真公积金,多胎社会抚养费等等。

    杨拓看着密密麻麻的条款,简直无语,虽然每一项抽的不多,但累积起来就很客观,而且每年都收。

    他只能在心里吐槽:“你们这群人也太黑心了吧?别的没学好,巧立名目这一套玩的可真溜啊,你们怎么不收修真个人所得税呢?”

    张千里似乎听见了杨拓内心的咆哮,他微微一笑,很倾城:“如果不年检的话,万一你们哪天被长老会执法队碰到查出来,会给你们开罚单,强制补缴费用。”

    杨拓汗颜,强制补缴,这是改成明抢了啊?

    马卖啤!

    但是张千里说,登记注册,交税缴费,成了修真良民之后,长生剑派就能受到长老会的庇护。

    长老会监察队负责处理神州修真界的内部投诉,解决纠纷,办理各种公务,长老会执法队负责追捕,惩戒,通缉等等。

    “你们要相信长老会,一定会秉公执法。”

    也就是说,谁谁宗门无缘无故来找麻烦,长生剑派打不过,立刻告老师,老师就带着人来调查,调停,必要时,惩戒对方前提条件是,长生剑派能防的住,没有被人灭门。

    有卵用!

    杨拓和杨意知都无话可说了。

    没想到,张千里又说道:“每年,长老会都有少量办事处的名额向外招聘,任何注册过的修士都可以报名参加考核,福利待遇相当好。”

    杨意知立刻高兴起来:“这个好,拓儿,你可以报名参加考试,这可是铁饭碗啊!”

    杨拓一阵无语,这招都出来了,他只能喊666。

    还真是连拉带拽,连打带拉,把所有人都玩弄在股掌之中啊,厉害了我的长老会!

    张千里问道:“老杨,长生剑派现在就你们两个人吗?”

    “还有几个没有法力的普通杂役,不过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修真之事。”

    “凡人我不管,但以后再收徒弟修真的话,你也要向我们报备。”

    “好的,我一定主动报备。”

    报备一个,交一份税呗,杨意知心里清楚的很。

    张千里道:“最后,我来传授修真基本法。”

    他拿起一个玉石简法器,在杨意知和杨拓的脑门上一点。

    两人脑海中立刻出现了很多信息,都是一些修真界的基本常识,以及十八项纪律,十五项注意,总纲细纲等等。

    “好了,所有的事情办完了,祝你们长生剑派生意兴隆,蒸蒸日上,再创辉煌!”

    “谢谢张处长。”

    张千里收了杨拓的两块灵石,这是第一年长生剑派的税费。

    登记完后,杨拓和杨意知离开,张千里向上级汇报。

    这件事就这么过了,两个没有威胁的低阶修士,扑腾不出什么水花,估计也榨不出什么油水,张千里都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杨拓回家,和林小熙交代了整个过程。

    真的很震撼,有很多东西他觉得不可思议。

    林小熙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这像一个修真集团公司?”

    杨拓连连点头:“对对对,我感觉长老会就是董事会,而我们这些宗派,就是各地的连锁加盟店,接受长老会的统治。”

    林小熙道:“表面上看,长老会是维持修真界稳定秩序的裁判员,并不会参与宗派竞争,但事实上,长老会的权力大到你想象不到。”

    杨拓嗫嗫道:“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是这个意思吧?”

    杨意知小声问道:“师傅,我斗胆问一句,高度集权下非常容易产生各种各样的腐败问题,这个长老会他们会不会……”

    林小熙轻嗤:“这还用问?”

    杨意知懂了。

    其实也不用问,光是巧立名目的各种收费,逼他们注册,用执法队威胁,就可见一斑。

    有很多内容需要慢慢消化,修真基本法之类的以后再说。

    但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三人都安全了。

    杨意知很会看人脸色,讨好道:“烦心事我们以后再谈,不如先庆祝一下长生剑派的重生如何?”

    杨拓爱凑热闹,林小熙不想扫兴,就由得小老头去办。

    长生剑派虽然破烂小,但垃圾也有小三担。

    杨意知有一枚虚空戒,从中拿出美酒,准备好吃喝美食,三人坐在一起,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该怎么在修真界立足。

    林小熙肯定不会轻易透露自己的计划,杨意知懵懵懂懂,不知如何下手。

    唯独杨拓的鬼点子多,张千里的评价一点都不过份,他就是有作死的嫌疑。

    杨拓说道:“我刚才看到地下室外的天井,有部分地方发潮,我问了一圈气象业内人,可以确定,红枫这几天快要下暴雨了,今年的城市看海又要来了。”

    林小熙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杨拓将自己在山城的科学建模寻找爆点,连写带画解释一遍。

    他很聪明,丝毫不提地球异象管理APP,把他知道的东西,全部推到秋老师和秦师兄身上,说是他们告诉的。

    “再过几天就是暴雨,雨量测量需要非常多的测试点,要遍布整个红枫市才行,而且测试点越多越好,我能实时掌控哪个点的雨量最大。”

    杨拓认真说道:“我猜啊,大暴雨最厉害的地方应该出水晶,我准备到时候捡漏,这个机会不能错过。”

    林小熙竟然破天荒没有反对,她问道:“你想怎么增加测试点?”

    杨拓摊摊手:“还没想好,这不在问你们嘛。”

    林小熙当然有好办法,但她不会说,因为那是天机门的占卜术和引气术,这种招数她不敢随便施展。

    倒是杨意知,笑眯眯地说道:“师傅,其实办法就在您的手上。”

    杨拓愕然,不懂什么意思。

    小老头指了指他挂在腰间的苗袋:“早上我的两个金主,不是给了您名片吗?”

    “你说这个呀!”

    杨拓拿出名片,一张写着“朝阳房地产,黄启明”,没有头衔,只有电话和地址。

    另一张写着“闫肃”,头衔是“咨询顾问”,都不说是哪个行业的,再就是一个电话。

    神神秘秘的。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修真还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小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伈并收藏修真还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