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杨道长胸前挂着一块暖灵玉,灵气越充沛它就越烫,此刻就烫的厉害。

    作为一名优秀的职业骗子,咳咳……

    作为一名优秀的剑术宗师,杨道长的谋生之道就是教剑,最近有朋友帮他介绍了两个金主,他才来到红枫,前几天又无意中发现这里灵气旺盛,大喜,开始布局。

    今天带老黄和老闫过来试剑,打算让他们感受一下灵气灌注,强身健体的效果。

    再吹嘘成是自己养生剑术的功效,卖点狗皮膏药,出刀宰猪,割肉放血。

    全都是套路嘛,杨道长叱诧江湖几十年了,玩得贼溜索。

    谁知道碰到一个不速之客,坐在假山上,占据最好的灵眼位置。

    这怎么行?

    这关系饭碗,当然不能让步!

    杨道长不动声色,决定先礼后兵。

    他对小徒弟招招手:“你去问问,看他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说话客气点。”

    小徒弟长得比较青涩,走过去,对着假山上喊:“山上的兄弟,你还好吗?”

    树上的兄弟还好,但山上的兄弟不好。

    杨拓的静心吐纳被打断,又不好发火,只能假装没听见。

    林小熙冒出头来,说话了:“你喊他干什么?”

    “那个,跟你们商量个事啊,你们能不能换个地方,我们这边人很多。”

    小徒弟被她的容貌惊艳一下,有点小羞涩,回头伸手指示,他们那边有十来个人。

    林小熙就奇怪了:“公园那么大,你们为什么非要在这里?人多,要空间大,那边亭子不是更空旷吗?”

    小徒弟一愣,啊对呀,她说的好有道理,果然,女人越漂亮,越会骗人。

    回去后和杨道长一说,杨道长胡子都差点气歪了,暗骂一声:“废物!”

    青涩小徒弟委屈极了,见师傅又喊大师兄去。

    大师兄长得有点粗旷,过去和林小熙交涉,但几句话之后也默默回来。

    “师傅,她说锻炼身体也讲究个先来后到,他们先来,咱们后来,这里是公共场合,假山也没写咱们的名字,我一想也是,确实没写。她还说树不是我栽,山不是我开……”

    “你也是头废物!”

    大师兄愣住,头这个量词,好奇怪啊,为什么是头呢,为什么不是只,或者条呢?他不禁陷入沉思中,沉浸在哲学的海洋中,无法自拔,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怎么变成头了?究竟我应该叫什么?

    杨道长气坏了,要不是金主在后面看着,他恨不得拔出长剑,好好教训这两头傻徒弟。

    林小熙不打算让开,天然生成的无主灵气福地本来就很难找,她耗费精力占卜出来,她凭本事找到的灵气福地,凭什么要让给其他人?

    修真界的稀有资源都是靠抢,她和杨拓占了,其他人想夺走,可以,展露实力把他们赶走呀,嘴炮就想占福地?想得美!

    这一届的徒弟不给力啊,杨道长只能亲自出马。

    越靠近假山灵眼,他胸口的暖灵玉越烫,身体呼吸越顺畅,他就越想占有这块福地。

    “这位小友,你好。”

    杨道长对一个女人,年轻晚辈,他还算客气。

    噫?

    林小熙有点惊讶,这家伙竟然也是修真者,但体内灵气非常少,最多不超过炼气二品。

    一个老者,看起来有60岁,才炼气二品,这辈子肯定废了。

    她问道:“道长有事吗?”

    杨道长说道:“吾乃长生剑派掌门杨意知,今天要带弟子在这里练剑。长生剑法招式大开大阖,需要一点开阔空间,小友你看能否行个方便,腾挪一下?”

    林小熙愕然,长生剑派?

    这个修真宗门不是在民国时期就消亡了吗?

    她不是很相信这个小老头,随口拒绝:“不好意思啊杨掌门,我师傅还没收功,麻烦你再等半个小时吧,谢谢。”

    半个小时?

    杨道长很生气,这时候天都亮了,阳光普照,气温上涨,灵气澎湃,半个小时后这里灵气消散,一点不剩,他留在这儿还有什么意义?

    还有,他能等,可金主能等吗?

    他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金主怎么可能相信他?

    怎么跟他学剑,怎么交学费?

    杨道长心眼其实很小,作为一名混迹江湖几十年的优秀老骗子,咳咳,是优秀剑术宗师,他只是在金主面前表现出宗师风范,以方便他装逼和开价而已。

    所以现在,被年轻后辈接二连三的拒绝,他也恼怒起来。

    杨道长吹着胡子,瞪眼冷笑道:“敢问贵门是哪宗哪派?”

    林小熙不想和他说话,并向对方扔了一个“呵呵”。

    杨道长气结,看着假山上的杨拓,冷哼一声,你秃子,你就一定很强吗?

    “吾已递交拜门帖,你师傅是怎么教的你?一点礼貌都不懂!”

    “道长,你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点?”

    林小熙觉得好笑,呛一句:“你打招呼,别人就必须照你的话去做,否则就是失礼?这套道德绑架玩的溜啊,长生剑派,呵呵……”

    第二声呵呵,让杨道长差点爆炸了!

    杨道长质问道:“你老呵呵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长生剑派?”

    林小熙还真瞧不起,为了防止对方再骚扰,第三次扔回“呵呵呵”,多一个字,就是堵住对方问出来“你是复读机?”

    她当然知道长生剑派的前世今生,当年长生子从神雾门叛出,抄袭神雾门的剑法总纲和修炼法决,自己再捣鼓一番,中译中,改头换面成了自创的长生剑诀。

    天下剑诀一大抄,但一般的抄,只能抄外形,抄不到核心精髓。

    长生子就是抄外形的,他水平有限,自创长生剑诀后,与徒弟们长时间卡在瓶颈处,得不到突破,百年内一个个陨落,后继无人,宗门逐渐衰败。

    到了清末民初,社会乱象横生,仅存的几个弟子都放弃修真,入世享受富贵去了,长生子的一个后人还进入文坛,创作了许多剑仙系列的小说,再也无人练剑。

    像长生剑派这种昙花一现的小门派,纵观上万年的神州修真历史,太多太多。

    而天机门由著名术士诸葛亮成立,持续了1800年,林小熙当然看不起小小的长生剑派。

    “师傅,师傅,冷静点。”

    “别激动啊师傅,您犯不着和她斗气,您还敢打人不成?”

    “就是,她也绝对不敢碰您,她要是敢动手,您就躺下来。”

    两个徒弟连忙赶过来,劝下生气的师傅。

    杨道长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声音颤抖着:“好哇,这年头,什么人都有!不尊重前辈,不尊重传统文化,还自以为是!”

    尊重是相互的,另外,尊重还是看实力说话的,林小熙都不屑反驳。

    清秀的小徒弟不好意思骂林小熙,扶着师傅往回走。

    但粗旷的大徒弟梗着脖子道:“姑娘,我们长生剑派也有几百年的历史,张三丰是我们的开山祖师爷,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们?太无礼了!”

    瞎扯!

    林小熙好笑,如此贴金,这也太不要脸了吧?连祖师爷都可以改成名气大的,怎么不说李逍遥是你大师兄呢?

    一看不对劲,老闫和老黄两人走到杨道长身边,安慰起来。

    “好啦,好啦,年轻人不懂事,杨道长消消气。”

    “善作魂,和为贵,咱们不跟他们斗气,换个地方练剑就是。”

    “不行,我还偏不换地方!我今天就让他们看看长生剑的厉害!”

    杨道长今天卯上了!

    他提起剑,走到假山下,故意站在林小熙前面。

    老黄和老闫对视,无可奈何,手一摊,算了吧。

    劝不动就不劝,就让两边闹,看他们闹到什么程度。

    反正,丢人的又不是他们。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修真还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小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伈并收藏修真还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