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店老板把手机举着给杨拓看,显示支付宝收款3000,汇款人姓名为“方爱国”。

    “就是那个脸很方的家伙?”

    “对,就是他。”

    杨拓道:“他连实名账户都泄漏给你了,要是有人敢来闹事,你全都算在这方爱国身上,去社区综合服务站里打小报告,现在都联书包网.bookbao2了,他逃不脱。”

    店老板一想也是,支付宝都是实名的,甚至还能定位手机在哪里,犯事了肯定跑不掉。

    杨拓头,发现桌上的半截匕首好像被那群人带走了,但前半段匕首尖还牢牢插在另一张桌上。

    他指着道:“喏,你再去把它供起来,做成耻辱柱。他们要是找你麻烦,你就说是我罩的,他们敢动手,我就直接杀进他们的老巢。”

    这就是双重保证了!

    店老板总算松了一口气,喜笑颜开:“这样就好,这样最好!哎哟这年头,做点小生意不容易啊,就怕牛鬼蛇神,谢谢小师傅!”

    杨拓微笑着,没说什么。

    这把断匕首应该是被海哥他们拿走了,将来说不定,还会闹出其他幺蛾子来。

    但没关系,将来他也会变强的,不是吗?

    皆大欢喜,完美结局。

    堕落街又恢复成原来的堕落模样,人们该吃吃,该喝喝,隔壁虾皇大排档又开始吆喝划拳喝酒,烧烤摊的投影大屏幕也拉扯起来,精彩球赛开始了。

    红枫的夜生活开启,街上再次充满快活的空气。

    海哥等人惊慌逃离,就在去的路上,方脸小弟电话通知家里人,抓住正在收拾行李,准备私奔到天涯海角,与相爱的人共度余生的黑子三人。

    等待他们的将是无尽的羞辱和折磨,因为派大星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海哥!海哥饶命啊”

    黑子被人按在地上,动弹不得,拼命挣扎。

    “我饶你的命,你他吗骗我去送命?”

    海哥气的不行,对着黑子的屁股用力踢了几下:“撞瘪老子的路虎!害老子丢脸!坑老子!叫你坑!叫你坑!王八蛋!”

    骂一句,踹一脚,伴随黑子的一声惨叫。

    踢累了,骂累了,海哥喘着粗气挥手:“拖下去,你们自己处置!”

    “谢谢大哥赏赐”

    一个小弟欢呼一声,招呼着人把黑子拖下去,不管是给自己爽,还是送给那帮欲求不满的老娘们儿分享,都是不错的选择。

    今天反正是丢人丢大了,海哥想起自己在小弟们面前的狼狈表现,积气难消,拿着一块大方巾,擦着脸上的汗。

    方脸小弟走过来,低声道:“大哥,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你也是个怂包!怎么不跟那小子刚一下?”

    海哥一巴掌拍过去,打得方脸小弟一个踉跄。

    但好歹也是自己的得力副手,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深处用脚踹,想想都不爽,海哥又踹对方一脚。

    方脸小弟满脸红晕,确实为自己刚才的软蛋表现感到羞愧,他怎么就连反抗都提不起勇气呢?

    “什么事快说!”

    两人来到角落,方脸小弟把断刃匕首拿出来:“这是我冒着生命危险,趁乱拿来的。大哥你看这个断截面,我觉得不对劲。”

    海哥接过来,举在眼前,迎着灯光仔细观看。

    正常的金属断裂,很多都是脆性的,断口呈现纤维状,晶体状的裂痕。

    而这把匕首的断口,太平整了。

    过了稍许,海哥沉吟道:“从材料工程以及固体力学上考虑,感觉不像是脆性断裂,与裂纹尖端小范围屈服的表象不同,不符合断裂力学规律。”

    方脸小弟一脸懵逼,完全听不懂:“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多年也当不成大哥的原因,我很绝望啊,怎么办?”

    海哥用手摸着断刃位置,感受断截面纹路,琢磨道:“这个有可能是冷切割造成的切割断裂,你仔细想,他是不是摸过这把匕首?”

    方脸小弟恍然大悟:“想起来了,他左手遮住,右手摸过这里!”

    海哥叹气:“他吗的,上当了,这家伙手里肯定藏着极品的金刚钻,或者更厉害的工具,给老子玩了一招障眼法!”

    方脸小弟突然想起一事:“大哥,难道是传说中的法器?”

    “有这个可能。”

    海哥思考了一会儿,严肃说道:“这事交给你调查,你带着这把匕首去找打拳的龙哥,他好像知道一些这方面的事。”

    方脸小弟点头:“我明白了,这个场子我们一定要找来。”

    两人都很生气,今天丢脸丢大发了。

    如果从龙哥那里找来真正的帮手,比如说懂这些法器的能人异士,他们肯定要把这小子抓住,抽筋扒皮,狠狠折磨!

    为了增肥,杨拓吃了一百多块钱的烤串,肚皮圆滚滚,最后喝了好多快乐水和快乐啤,将食物的间隙填满,实在撑不下去了,才打着饱嗝家。

    洗了个快乐澡之后,顺便看了凌晨1点的那场球,最后才心满意足地睡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温柔的叫起床声。

    “醒醒”

    “别睡了,起床啦”

    “嗨睁开眼,快点清醒过来!”

    “时间不早了,跟我出去锻炼啦!”

    杨拓睁开双眼,迷迷糊糊,头晕目眩,依稀看到是林小熙在呼唤他。

    再看一眼窗外,天还是黑的,这才几点,锻炼个屁啊

    杨拓像条濒死的咸鱼一样,完全不想动。

    啪嗒,一条鱼翅耷拉下去,左扑扑,右抓抓,艰难捡起掉在沙发边的手机,按亮。

    3:38。

    杨拓差点崩溃了,啪嗒,手机从无力的鱼翅中掉落。

    他张开鱼唇,带着哭腔:“大姐我昨晚看球看到3点我现在只想睡觉,不想锻炼”

    林小熙弯腰,拍拍这条咸鱼的脑袋,打不醒。

    她又试图去拉扯鱼翅,结果鱼翅挥舞乱抓,像赶蚊子一样,表示抗议。

    林小熙不劝了,硬的不吃,她就来软的。

    她站在沙发前,单手掐诀,一个小型的寒冰法阵祭出,再加上一点宁神草的精华液,只对着杨拓吹了十几秒,他就完成了咸鱼翻身,彻底清醒过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修真还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小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伈并收藏修真还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