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还别说,算命山庄的生意太好了。

    这么热的天,下午那么大的太阳,好多信男善女还在售票处排队挂号,像什么寻人,婚姻,解梦,下咒,打小人,业务有七八种。

    占卜是300块钱一次,其中姻缘卦是最受欢迎的,也就是林大志选的那种。

    杨拓等了一个小时才轮上,在工作人员指示下进入卦房,将挂号令牌递给贺大师。

    贺大师一脸和善,声音充满磁性,很客气地抬手示意:“无量赐福,小友请坐。”

    杨拓双手合掌,恭恭敬敬:“大师您好。”

    杨拓坐在桌子后,仔细看着对方,心有疑惑。

    贺大师不像是修真者,因为身上没有带着“同类相斥”的灵压,他有点失望。

    杨拓诚恳地说道:“大师,我想向您打听一个人,他叫天机子,年龄估计很大了,60岁往上走吧,职业应该也是算卦的,我知道的就这么点儿,您能不能帮忙算出更多的信息?”

    什么算卦的天机子,贺大师根本就没听说过。

    而且,小伙几,你几不几道,这种打听同行的事情,非常让人讨厌啊?

    贺大师连话都懒得说,很干脆地指了指桌上一物。

    这是个三角柱立牌,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三行小字。

    时间就是金钱我的朋友

    为节约彼此的时间金钱

    请准确说明来意和诉求

    字太多,还很小,最关键的一点,还是竖排,为了凸显大师的学问高,全是繁体字!

    有病吧,你怎么不直接用小篆体,或者搞个鬼画符出来?

    杨拓拿着立柱转了一圈,看得特别吃力。

    不过他总算明白过来:“对呀,我就是来打听这个人是谁,住在哪儿,现在是死是活,这就是我的来意和诉求,您再给算一卦就行。”

    他知道天机子已经死了,让贺大师占卜,就是为了验证大师的真伪。

    贺大师有些不耐烦,拿着挂号令牌把玩,展示一下:“但小友挂的是姻缘号,不是寻人算卦号。”

    “啊,难道我挂错号了?”

    合着这里也跟医院一样,还分男科妇科啊?

    杨拓感觉有点短路,问道:“可姻缘和寻人算卦,价格不都是一样吗?”

    贺大师盯着杨拓的短裤,戏谑反问:“你去医院割包皮和做人流,手术费都是3000块,可手术内容能一样吗?”

    这,这,这!

    杨拓惊了!

    这也太死板了吧,而且一看就知道,对方不知道天机子是谁,说不定根本不是什么占卜大师,就是个游医!

    而且,你盯着我短裤说这句话,是几个意思?

    为老不修,臭流邙

    想想在这儿也是浪费时间,杨拓站起来准备走。

    又一想,不行。

    300块挂一个号啊,一经挂号,还概不退款,简直是霸王条款!

    还不如去街头转角熟悉的地方,找到站立在微弱红色路灯下,在风雨中瑟瑟发抖的小姐姐,与她一见钟情,来一场半小时的短暂恋爱,携手讲述一个不一定要永生厮守的爱情故事,彼此之间留下美好的忆,大家都只是对方生命中的过客,最后只需要给她300块分手费。

    所以,不能让这老骗子轻松赚到钱!

    杨拓的小脑瓜迅速转动,重新坐下来。

    必须皮一下,才能让自己的恼怒变得开心起来。

    杨拓说道:“好吧,我就问姻缘。大师,我很喜欢一个女孩,你能不能帮忙种个情蛊,让她死心塌地的爱上我?”

    贺大师快要暴走了,胡子都开始抖动起来,他又不是湘西人,哪懂什么情蛊?

    看到大师即将发怒的样子,杨拓肚子里好笑,你不知道情蛊是因为你头发短,见识少,我虽然头发也短,但我见过真正的情蛊,而且超级有效!

    杨拓纠正道:“不不,也不一定非要用蛊,反正就是那意思吧,您看看,能不能让我们俩真心相爱。”

    看在钱的份上,贺大师忍了,不露声色,心里已经做好敷衍的准备。

    贺大师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冷静。

    他指着桌上的纸笔道:“把你们的姓名,出生年月日,还有生辰八字都写在上面,还有你们俩的合照,我先看看面相。如果确实有夫妻相,我可以促成你们的好姻缘,如果相貌相克,那我也没办法。”

    贺大师已经做好准备了,不管杨拓写什么,他都一律说相克,然后把这小子赶出去!

    杨拓赶紧写,随口道:“合照没有,单人照倒是有几张,生辰八字不知道,但我知道她的星座,您占卜要用到星座吗?”

    贺大师眼前一黑,咬牙切齿:“我不用星座!”

    “哪有占卜不用星座的呀?人家苏东坡都研究这个,他和另一个诗人韩愈一样,都是摩羯座的。呐,我是金牛座的。古老的发明如今疯狂流行,是否因为太多人曾为爱伤心”

    杨拓嘴不饶人,哼着星座,唰唰唰写完。

    他又从包里拿出自己的单人登记照,还有女孩子的照片,一起推过去:“大师,麻烦您了,请施法。”

    贺大师被这家伙搞的头疼欲裂,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照片接过来一看,男方,就面前这个讨厌小子。

    女方,长得很漂亮,美美哒,很面熟。

    迪俪热巴?

    “滚出去!”

    贺大师终于忍不住发怒,将照片和登记簿扔来。

    杨拓接住飞来的照片,又在桌上摆出另外几张:“热巴不行啊?那您看看这张,您说郑漺和我有夫妻相吗?刘滔和高媛媛呢,长得漂亮就行,年纪大点我不介意的”

    贺大师捂着胸口,血压急速上升,心脏病都快要发作了。

    杨拓收起全部的美女照,嬉皮笑脸道:“大师,您别生气,跟您开玩笑呢。您真不认识天机子吗?”

    贺大师指着杨拓,脸上都扭曲起来:“什么天机子地机子,我不认识!你要是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保安!保安呐你快点来啊呜呜呜呜”

    “我走,我走。”

    杨拓不再纠缠,出了卦房,头呵呵两声。

    300块钱皮一下,他终于开心了。

    这和与小姐姐来一场短暂的恋爱相比,是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快乐。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修真还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小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伈并收藏修真还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