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杨拓捏起这条细长的晶石,仔细观察着:“这个是叫焦火晶对吧?能值多少钱?”

    秋老师道:“火晶炸裂后的残片价值大打折扣,这么一小片,大约只值半块灵石。”

    杨拓对修真价格体系不太理解,问道:“如果换成红票子呢?”

    秋老师一愣:“红票子?焦火晶如此珍贵的宝物,你竟然用凡人世俗的钱币来衡量?”

    杨拓抠抠后脑勺,满脸尴尬:“说实话,我现在一穷二白,连今天晚上的小旅馆都住不起,我只是个刚刚入门的散修,还是个学生,真缺钱啊。”

    秋老师都惊呆了!

    她完全无法想象,修士还会穷成这个样子的啊?

    她很无语:“我感觉你就是修真界的耻辱,就算是散修,也没有人混的像你这么差!”

    杨拓不在乎,现在混得差没有关系。

    只要有地球异象管理APP在,火晶这种资源他要多少有多少,他现在急需的不是宝贝,而是信息。

    杨拓问道:“所以您愿意用多少钱买下它?”

    “你真卖?”

    “嗯,我缺钱啊。”

    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秋老师当然愿意交易。

    不过她还是多问一句:“你还是学生对吧,没钱怎么不找你爸妈要?”

    杨拓叹着气,喝了一口咖啡,满脸落寞:“我要是跟您说我爸妈有多抠门,您肯定会笑话我。”

    秋老师还真来了兴趣:“说说看。”

    杨拓道:“小时候我的压岁钱都会被爸妈收走,在我6岁时,二奶奶给了我100块,我没有上交,又害怕被爸妈发现,于是拿铲子在花盆里挖个坑,把100块钱埋进去。”

    “结果我爸爸在阳台上抽烟,发现花盆的土被人动过,他找了我藏的钱,不仅没拿走,还拿出另一张100块,和我的埋在一起。当天晚上,从来不跟我讲睡前故事的他,特意给我讲聚宝盆的故事。”

    “我那时候还小,听说聚宝盆,兴奋地半夜睡不着,第二天看花盆,100块果然变成200块了,我立刻把所有的零花钱都埋了进去,就等着再过几天,长出一棵树的零花钱。”

    说到这里,杨拓停下来,叹气。

    秋老师已经猜到结果了,掩嘴笑道:“然后你爸找了个机会,把所有的钱全部卷走了?”

    “嗯后来我妈还揍了我一顿,说我偷偷藏钱不上交。”

    杨拓郁闷:“我过了好多年才想通整件事,气得几天吃不下饭!您评评理,我那时候才6岁啊,这样的爸妈过不过分?长大后更别提了,他们还逼着我养牛,喂猪,割麦子,割玉米,两口子换着花样双打,我是在斗智斗勇中成长起来的”

    看到杨拓掰着手指头,历数自己的黑历史,秋老师肚子都要笑疼,她没有经历过这些,觉得特别好笑。

    她出身修真宗门,从小就在训练,只不过她天赋不高,进展缓慢,后来才入世当老师,成为对家族没多大作用的低阶弟子。

    “好,没钱的小伙几,我来帮你脱离苦海。”

    秋老师拿出手机查账,结果尴尬一笑:“我是当老师的,工资低,不够买你这块焦火晶。你等一下,我找朋友借点。”

    秋老师给朋友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就到账:“把你的账号给我扫。”

    叮叮,钱迅速转过来。

    杨拓一看余额,5万块?

    就这么点晶体,半块灵石,可以卖5万块的红票子?

    秋老师道:“5万块肯定还不够的,我欠你一个人情。”

    杨拓说着谢谢,又问:“这焦火晶还有什么用?”

    秋老师道:“可以炼制成焦火针呀,筑基中期以下的修士要是被焦火针偷袭,命中到要害,可以一击毙命。”

    杨拓赞叹:“哇,这么厉害,1枚灵石的暗器就能干掉一个筑基修士?”

    “别傻了,焦火针很难炼制的,一枚焦火针的费用就超过几十灵石了。而且据我所知,好像就山城川府一带的唐门,还有东粤门的几个炼器大师会炼制。世俗界有管制武器,修真界也有,焦火针就是其中一种,炼制它的人都要登记。”

    秋老师道:“另外,假设敌人有所防备,许多法器都能轻松挡住焦火针,所以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也就是偷袭时有用。另外”

    她拿起杨拓面前的这一支:“焦火晶还是非常坚韧的材料,只要灌注灵气,激发它的炎火之力,坚硬钢铁也能烧穿透。”

    桌上有一根搅拌咖啡用的长柄勺,304钢制作,硬度非常高,通常来说很难摧毁,连弯折都不容易,秋老师将其拿起来做示范。

    她动用体内灵气,尖锐的焦火晶尖头立刻成为高温炙火,轻轻松松在勺上钻一个小洞!

    最关键的是,焦火晶融化304钢时无声无息,没有明显痕迹,类似冷切,并非用丙烷和乙炔切割钢铁,会产生大量气体和烟雾。

    一切都悄无声息,无法用科学解释这种现象,杨拓都看傻眼了。

    他只能当一条只会喊666的咸鱼,轻轻鼓掌,心里还在想,修士要利用这种技术,闯入银行保险库,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

    秋老师还挺可爱,吐吐舌头,悄悄将搅拌勺收起来,毁尸灭迹。

    也没见她怎么动,单手在桌面上空抹了抹,304勺子,还有一堆焦火晶,全部消失不见。

    杨拓羡慕不已:“秋老师,您这是储物戒?”

    “你是说虚空戒吗?我只是个低阶弟子,哪有资格使用虚空戒,这是我们湘西的小把戏,苗袋。”

    秋老师拿出一个小小的草木编织香囊袋,看似巴掌大,像个装饰品,其实上里面别有洞天,大约和一个妈咪包差不多大小的存储空间。

    气氛变轻松后,秋老师和杨拓聊起来。

    她还说她是湘西邱家人,湘西邱家不是正统的剑修武修,他们擅长用蛊毒,以及诅咒,算是一个中立修真门派,亦正亦邪的那种。

    杨拓并不怕她,他本来就一无所有,身上没值钱的东西,至于手机APP,只要他不露馅,谁能想到他会是admin?

    杨拓没有急着一次性把所有问题全部问出来,而是加了秋老师为好友,准备去后慢慢询问。

    他知道,一次性问太多,或者只要钱财露白,很可能惹来杀身之祸。

    第一次山城之行就这样结束,杨拓打听到修真界第一手的珍贵信息,再加上5万块的存款,还算是大有收获。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修真还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小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伈并收藏修真还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