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黑袍老者道:“半个月前,他们通过修真APP抢到一条本地的二级异象,多半是风珠,而且品相不好。”

    这条线索也断了,一颗低品质的风珠而已,不可能引起觊觎,导致灭门。

    林虎又问:“会不会是门下弟子外出游历,招惹到了仇人?”

    黑袍老者摇头,嗤笑道:“就天机门这种战斗力,他们能招惹谁呀?不能打,不能抗,最多给人看看风水,算算命,入世当个神棍罢了。”

    “说的也是,宗门战斗力排名,最弱的前五里面一定有天机门。”

    林虎想起什么,翻看表单记录:“只有老六和老八的尸体不在这里,我觉得可以追查这条线索,万一有人里应外合,内外勾结呢?”

    黑袍老者道:“老六不清楚,但老八是天机子的亲孙女儿,她不可能背叛师门吧?”

    林虎不屑:“利益面前无圣仙,我们一万两千年的修真历史上,背叛师门的案例数不胜数,好多人连亲爹亲妈都能出卖,更何况爷爷?去后,通缉这两个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大人。”

    黑袍老者记下,他有些欲言又止:“林大人,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黑袍老者随手做出隔音罩,压低声音道:“我觉得,天机门成人礼那天请来的客人都很可疑,尤其是神雾门,火焰山,璇玑阁,仙界山,这四家别看是修真正道宗门,其实都有嫌疑。”

    林虎反问:“你有什么证据?”

    黑袍老者道:“神雾门实力强大,想杀谁就杀谁,火焰山是背后捅刀的朋友,璇玑阁是盼着死同行,仙界山是情杀,哪一家都有动机。”

    林虎笑起来:“没错,修真界都是利益当头,还真没底线,灭个门完全没有心理压力。如果是这四个宗门,你想从哪里调查起?”

    黑袍老者道:“从爆炸来看,天机子临死反扑的威力绝对不小,杀手也应该受伤不轻,至少低阶弟子应该逃不脱,我们是不是可以从这方面调查?”

    林虎思索起来,调查这几个门派的弟子,事关重大,牵扯太多,不是他这个小小的监察使副职能定断的。

    他决定整理线索,向长老会汇报,由长老们定夺。

    这时候,石坚带着侍女,踉踉跄跄走过来,估计爬山累的够呛。

    林虎满脸嫌弃:“你来干什么?”

    石坚用剑鞘当成拐杖,戳在地上,撑住歪歪倒倒的身体。

    侍女试图搀扶,石坚甩开她的手,拍着胸脯大声嚷嚷:“老子是监察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管得着吗?”

    “真特么废物!呸!”

    林虎骂一声,没心情和这人瞎扯。

    只不过,等林虎转了个圈,猛一头,发现石坚竟然掀开黑袍,冲着他这边撒尿,挑衅地大笑!

    “我要杀了你!”

    林虎的飞剑差点出鞘,但黑袍老者抓住剑柄,按住他低声喝道:“大人,别冲动!”

    “废物石竟然敢羞辱我!我一招就可以斩下他的狗头!”

    林虎眼冒凶光,杀意盎然,大口喘息着,他在十年前就进入筑基期,一招可以灭杀100个石坚!

    但石坚丝毫不惧,他就是在故意挑衅,你奈我何?

    而且尿完后,还大声嚷嚷,让林虎向他这个监察使正职汇报工作。

    “跟你这个废物汇报?做梦!”

    怒气冲天的林虎被老者强行带走,愤而离去。

    石坚等林虎三人离开,他也懒得假装在尸体上搜刮钱财了,收起脸上的伪装。

    山风吹了几个小时,酒其实早就醒了,他纯粹就是想过来恶心林虎,林虎在石亭羞辱他,他此时做出反击,就这么简单粗暴,就是这么率性!

    区区一个末流的林部,偏支庶子,还想踩着他的脑袋上位?

    做梦!

    刚在尸体堆边走两步,石坚一个踉跄没有站稳,倒在一具尸体边。

    “主人!”

    侍女赶紧过来搀扶,石坚坐起来,摸摸屁股,有个东西刺的有点疼。

    他从尸体中摸到一个异物,是一小截断掉的暗器。

    “焦火针?”

    石坚虽然不成器,武道和术法都垃圾,但他毕竟出身石部王族,就算是个天谴废物,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他笑得相当开心:“林虎啊林虎,你再说我屁事不干,我就用这个打你的脸!”

    笑过之后,他瞪了一眼侍女:“酒!”

    侍女连忙递过来酒囊,但石坚没有喝,而是洗掉焦火针上的血迹,露出半截精致的断裂黑色针尖晶体。

    焦火针,威力极大的杀人暗器,修真界会炼制这个的不多了。

    天机门惨案,说不定可以从这里入手调查。

    “这么重要线索被你漏过,我倒是要看看,你拿什么跟长老会汇报!”

    石坚哈哈一笑,收起焦火针,拍拍屁股,哼着小曲儿走人。

    第二天,7月2日。

    杨拓坐在开往山城的Z3火车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时不时打着瞌睡。

    他辛辛苦苦,凌晨大半夜的赶火车,颠簸七个小时,终于在中午12点到达山城。

    “山城,我来了!”

    杨拓跟着人流走出车厢,张开双臂。

    帅不过三秒,离开车厢的冷气后,他瞬间被滚滚热浪包围住,非常难受。

    四周每个旅客都一脸便秘的难受样子,匆匆忙忙赶路,身上汗水不是流出来,而是喷出来的。

    山城,太热了啊!

    杨拓赶紧出站,叫了个快车,迅速赶往秋老师发来的地址。

    山城大学校外餐饮街,杨拓找到这家叫做同学酒家的小饭馆,很接地气。

    他推开包房大门,看到一桌人正在吃饭,问道:“请问谁是秋老师?”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一个漂亮女人身上,她放下筷子,笑道:“我就是,你是红枫的小杨吧,吃饭了吗,坐下一起吃点吧。”

    杨拓摆摆手:“是我,吃过了,你们继续!”

    干脆的拒绝三连,引起大家善意的笑声。

    这次活动有四个大学生志愿者参加,秋老师带队,姓陈的男老师帮忙,再加上一个记者,一个赞助商司机,总共也就八个人,一辆9座依维柯,一辆小型冷库车。

    吃完饭,简单休息,送清凉活动在下午1点半正式开始。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修真还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小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伈并收藏修真还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