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点公德心都没有,开路虎就了不起啊,就可以随便乱停?这是人行道,不是停车位。”

    杨拓嘟囔一句,看看四周。

    几个光头金项链在旁边的店门口大声说笑,每个人身上都有纹身,不顾公共场合不能吸烟的规定,烟头乱扔。

    一个烟头弹过来,差点砸到杨拓的小腿上,幸亏他反应快,抬腿躲过去。

    他穿的可是短裤,这要是被烟头烫一下,绝对一个疤,他的美丽大长腿就破相了。

    最可气的是,弹烟头的光头金项链明显看到这一幕,还和杨拓对过眼神,却连一句道歉的话或是手势都没有,继续和旁边人继续说笑。

    街上有恶狗,这还能忍?

    杨拓只是个普通人,而且孤身一人,当然不会选择和这帮社会人硬刚。

    他若无其事走开,又找了个机会绕路溜来,悄悄蹲在路虎车后,看着挪位的石墩。

    形状的圆石墩,上面大又圆,底座平又矮。

    杨拓不仅是大长腿,胳膊也很长,双手环抱圆球和底座之间,刚好抱住。

    走你!

    一声闷哼,杨拓发力,竟然把石墩抱动了,就是有点吃力。

    但还行,能撑得住。

    他踉跄几步,把石墩搬原来的位置,来两趟,又稍稍换个角度调整,硬是把两个挪位的石墩搬来,将路虎车的后路给完全封死。

    然后他来到旁边一家奶茶店,坐进去,在橱窗后玩手机,等着看好戏。

    没一会儿功夫,路虎司机准备开车离开。

    弹烟头的金项链刚刚拉开车门,无意中看到石头墩来了,直接懵逼:“卧槽!这石头墩子啥时候被人搬过来的?”

    朋友也跑过来,目瞪口呆:“见鬼了吧,刚刚还好好的。你们谁看见了吗?”

    “没有。”

    “没注意。”

    “谁搬得动这个呀?”

    几个光头狐疑看着四周,恶狠狠地找嫌疑犯,看谁都像坏人,吓得路人匆匆忙忙离开,唯恐避之不及。

    “谁呀?”

    “谁他吗这么无聊搬石头玩儿?”

    “把人家的车都堵住了,还有没有公德心?”

    “素质也太低了吧!”

    “卧槽!要是被老子知道是谁在捣鬼,老子嫩死你!”

    这几个光头全都郁闷了,找不到肇事人,只能在街上叫骂几声,可始终没人搭理,最后还是得自己想办法处理。

    杨拓咬着奶茶吸管,吭哧笑着。

    他就想看看这几个傻鸟怎么处理。

    石头墩子一个估计有几百斤重,三个大汉加一起都难得搬动,因为不好用力。

    但是光头他们还是有办法的,之前就是他们把石墩挪走的嘛。

    金项链到店里,找出来一条捆绑带,缠在石墩下面的接缝处。

    两个人在前面拉,一个人蹲在后面推,三人共同用力,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艰难挪走一个。

    再看另一个石墩,金项链擦着额头上的汗,大骂起来:“我!槽!”

    人行道路基旁边有一截底坑,那叫雨水槽。

    只见石墩底座刚好卡在这儿,圆球部位紧紧贴着路虎的车屁股,与倒鸭子一起配合,直接卡死,形成绝杀!

    “黑子,你可以把车往前开吗?”

    “开不动啊,前面要撞墙了,盘子打不过来,没空间挪。”

    “卧槽!那也不能往后倒,这石头墩子挨着车屁股了,车轮刚好卡在倒鸭子上!”

    “前后加一起,最大活动距离还不到5公分,忒窄了!”

    “吗的,好气哦!”

    一群人傻眼,这才5公分的腾挪空间,可路虎V8发动机,0L的排量,油门都不敢踩,怎么挪车?

    “五行缺德啊这是,他吗的谁这么贱啊?”

    金项链司机郁闷的要死,看着爱车动弹不得,心情特别委屈,鼻子一酸,金豆豆都快掉下来,愤怒地踢了一脚石墩,结果疼的直咧嘴。

    几个人像老农一样,蹲在旁边抽烟,看着石墩犯愁。

    挪石墩吧,即使用捆绑带,也挪不动,因为底座被卡在坑里,有个坎儿,没法拖。

    先推或者撬起来吧,石墩这位置不好,不好使力推。

    车里倒是有合金棒球棍和砍刀,可没法当成专业撬棍啊,万一棒球棍崩飞,砍刀直接戳进路虎车屁股的?,那就太划不来了。

    几人一商量,除非喊个吊车。

    可这一时半会儿,去哪里找吊车?

    愁啊愁,都快要愁死人了啊!

    这时候,有个六十多岁的大爷散步路过,他腰里别着大喇叭收音机,站在旁边,饶有兴趣地看着热闹。

    大喇叭里正唱着歌儿:“愁啊愁,愁就白了头眼泪啊止不住的流,止不住的往下流”

    这喇叭功率够大,隔着窗户都能清晰听见歌声,杨拓笑得一口奶茶喷出来,感受到了大爷满满的恶意。

    这歌太应景了不说,还是出自专辑铁窗泪,肯定是几个光头这辈子最不想听到的歌曲,要不是知道老爷子碰不得挨不得,光头他们绝对要揍人。

    没一会儿,好些个遛弯的大爷大妈牵着狗,推着娃儿,也站在旁边看热闹,还指指点点,

    “小伙子,用力再来一次!用力”

    “加油推啊!”

    “傻了吧唧的,谁叫你们把车往人行道上开的,这地方能停车吗?”

    “就是,人行道是给人和非机动车走的地方,你有本事咋不停在大马路上?”

    “有钱了不起呀,有本事开车把石墩撞开呀!”

    “最烦你们这种人,开个大车把路堵死,搞得我们连婴儿车都走不了,你晓得不啦。”

    大爷大妈们冷言嘲讽,几个光头还没法反驳,垂头丧气。

    杨拓也趁着混乱,来到人群外,拍了一个15秒的视频,准备发斗音,嘿嘿笑着。

    “小子!你过来!”

    金项链司机眼尖,竟然在人群中发现杨拓,两步一跨,抓住杨拓的肩膀,把他拉出来。

    “我早就发现你不对劲了,你在这里来走了几趟,这是不是你干的?”

    金项链司机指着石头墩,恶狠狠质问杨拓。

    惊了!

    杨拓一脸懵逼,他隐藏的那么好,这都能发现?

    是谁?是谁告的密?谁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修真还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小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伈并收藏修真还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