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中药很快就配齐,杨拓在柜台结账,4千块!

    这种事情不是应该犹豫半天,细细算一下账,最后被迫放弃的吗?

    可杨拓感觉自己鬼迷心窍,竟然一冲动,刷卡买单了!

    看到收银台吱吱吱打印小票,杨拓突然醒悟过来。

    我是不是疯了?

    银行账上只剩600多块钱,还欠房东两个月的房租,这个暑假还怎么过?

    这个小熙有毒啊,妈妈说过,女人都会骗人,而且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我不会是上了她的当吧?

    冲动了,太冲动了!看到漂亮姑娘,你就失了智?

    羊驼,你这个没出息的家伙!

    懊恼无用,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买。

    自己救的姑娘,含着泪也要照顾到底。

    看样子,卖掉佩奇一家人还不够,还是得考虑再加一个小羊苏西,做生意他又不会,只有卖小动物这种事情,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

    杨拓心里忐忑不定,快到中午11点的时候,提着一大包药材来。

    小熙没走,她坐在沙发上,出神地思索着,样子挺呆萌的,手里拿着一支笔,一个记事本,似乎正在努力忆自己的过去。

    看到杨拓进门,她连忙站起来,有些拘谨。

    “喏,我按照药方,全部买来了。”

    “谢谢拓哥。”

    杨拓把药包放在厨房,小熙走过来,很熟练地处理着,虚空戒里的灵药在刚才已经处理过,混在药堆里,这是用钱都买不到的修真界宝物。

    小熙找了个煨汤的瓦罐,慢慢熬煮起来,没过多久,空中飘出一阵香味。

    厨艺不错呀。

    杨拓走过去靠在门边,好奇问道:“中药都能熬这么香?”

    小熙拿着汤勺,眸一笑,贝齿如玉:“嗯,这是强身健体的药,拓哥你也可以尝尝。”

    不知怎么事,杨拓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场景。

    小熙端着一碗药汤,坐在他床边,温柔地说道:“大郎,起来吃药了,吃完了病就好了。”

    杨拓赶紧摆摆脑袋,将这个场景甩出脑海外,摸摸鼻子问道:“我没病,也可以喝吗?”

    小熙道:“当然可以,这是调理身体用的补药,没有副作用。”

    她关掉火,小心翼翼倒出来一碗黑糊糊的粘稠汤汁。

    在中药变得温凉后,她端起碗来,自己先喝一口,表示没有毒,然后双手递到他面前,睁着大眼睛看着他。

    杨拓凭借男人的直觉,认为小熙应该不会害他。

    另外,苗荣堂的抓药师傅也说了,这些药材不是毒药,全都是进补之物。

    他试着浅尝一口,果然异香扑鼻,满嘴生津,咽下后,感觉有一团火热一直滚落到胃里,迅速弥漫到身体四肢,通体舒泰。

    不知不觉,杨拓喝完一碗,意犹未尽,伸出舌头,在嘴边舔了一圈。

    杨拓尴尬道:“这碗太小了,几口就喝完。”

    小熙接过空碗,莞尔一笑:“还要吗?这里还有多的。”

    “不了不了,我去吹空调。”

    杨拓觉得好热,赶紧离开厨房,站在空调出风口对着吹。

    身体太热了,即便是将空调温度逐渐调低到22℃,20℃,16℃,仍然吹不凉他的内心。

    杨拓感觉不对劲,双眼逐渐变得模糊,眼皮子打架,意识混乱,扶着沙发坐下,最终歪倒下去。

    睡着之前,他最后的意识竟然是,完蛋,内存条和显卡不保

    没救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拓睁开迷糊的双眼,心中一惊,迅速抬头四处观望。

    家里一切正常,他一直趴睡在沙发上,腥臭的汗水留下痕迹,呈现出“太”字形的印迹,中间下面那一点的印迹面积还很大。

    小熙听到沙发吱呀的声音,从卧室走出来:“拓哥你醒啦?”

    杨拓嗯一声,手机显示18点,他竟然莫名其妙睡了五个多小时?

    “我先去洗个澡。”

    他冲进浴室,拧开莲蓬头,拼命冲洗身上黏糊糊的脏东西,一搓就是一个螺旋丸,非常腥臭,也不知是些什么玩意儿。

    洗完澡,杨拓换上大裤衩,到客厅,发现小熙正并腿坐在沙发的远角,乖乖地看着他。

    接下来聊什么呢?

    约她吃晚饭吧,她摇头说不吃。

    问她恢复记忆没有,她说还是想不起来。

    杨拓悄悄看了看自己的包,内存条显卡这些都还在,说明人家小熙根本就没打算偷东西,否则昏迷五六个小时,她早卷款潜逃了。

    房间里最怕突然安静。

    兴奋和悲伤都只是一时的,只有尴尬恒久远。

    “那我还是下去吃饭吧。”

    杨拓站起来,心想妹子,你是不是也该走了,家找你的爹地和妈咪?

    谁知道小熙点点头:“嗯,我等你来。”

    等我来是几个意思?

    杨拓不懂,但没时间细问,他身体很燥热,体内好像有一股劲儿使不出来,很想立刻爆发释放。

    “我先走了。”

    杨拓离开小区后,往堕落街那边走,脚步轻快。

    他有一种奇特的感觉,运动量越大,身体就越舒服,他感觉体内有一股劲气在胸腹之中滚动循环。

    常吃的那家小饭馆到了,杨拓看到店老板骑着载重电动车,后面堆着十几袋大米,摞成小山高。

    店老板蹽腿下车,一个不小心,后脚跟踢到大米堆上,米袋山歪倒,带动电动车歪向旁边,他慌张去拉扯,但还是迟了。

    “小心!”

    杨拓一个健步冲上去,硬生生顶住歪倒的米袋。

    这可是25公斤一袋的包装,七八袋就有几百斤,他硬是弓步撑住,把电动车给抵直了。

    “谢谢,谢谢!”

    店老板赶紧扶好电动车,杨拓帮他把米取下来,直接抱起三袋,就是150斤,轻轻松松,毫不费力,他自己都奇怪,怎么力气突然变大了?

    在店里点了份盖浇饭,店老板感谢他刚刚出手相救,免费送来一支冰镇的肥宅快乐水。

    杨拓吃完喝完,身体还是很热,内心那股劲儿还是出不来,身上还在分泌黏糊糊的汗水,散发出酸臭味。

    继续溜达吧。

    杨拓从堕落街这头走到另一头,在花坛人行道的尽头,看到两个巨大的方座圆球障碍墩,长得像这种形状,被人强行挪开位。

    一台接近200万的路虎车绕过圆石墩,违章开进来,斜刺刺的停在人行道上,挡住大部分行人和自行车的通行。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修真还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小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伈并收藏修真还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