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东方家族又怎么样!

    徐天把刀子抵在了东方朔的脖颈上,哼道:“你们家的人是不是都商量好了,怎么台词都是一样的?我就闹事了,又怎么样?你们想要东方朔活命,就拿5颗培气丹过来,说别的什么都没用。否则,我就一刀宰了他,省的耽误时间。”

    多少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样跟东方灼说话,他的元气释放出去,瞬间笼罩向了徐天。谁想到,徐天反应极快,骂道:“老死头子,你还想阴我?信不信我宰了他?”

    混蛋!

    东方灼的胡子都气得撅起来了,双眼怒睁着,恨不得将徐天给撕成碎片。可是,徐天根本就不让他靠近半步,哪怕是以他的修为,也不可能一下就将徐天给收拾了,再把东方朔给抢救回来。

    不过,东方灼也有些纳闷儿,他是修真者,元气相当隐蔽,一般人根本就察觉不出来,徐天的精神怎么可能会这么敏锐呢?可能是很久没有在江湖上走动了,他愣是没有看出来眼前的这个黑衣人是什么来路。

    血水,滴答滴答地顺着东方朔的身体落在了地面上。多耽搁一分钟,他就多一分钟的危险。恐怕,再等一段时间,徐天都不用再剐几刀了,东方朔就已经血水流尽而亡了。这么一闹腾,连东方日照的老婆姬夫人都赶过来了。

    这是一个身材瘦高,穿着一身道袍的女人。不过,怎么看着也不像她是那种清心寡欲之人,看到这一幕,连眉毛都竖起来了,怒道:“敢伤害我儿子,你是不是想死啊?”

    徐天耸着肩膀,淡淡道:“你这话让我的心里很不爽,给我闭嘴!”

    “你……”

    “我咋的,你要是不想让东方朔死,就给我滚远点。”

    在场的这些人,随便的任何一个人都是相当牛叉的存在。东方灼、东方日照、姬夫人、李妙彤……别人看到他们咳嗽一声,连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可是现在,他们在徐天的呵斥下,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了。

    李妙彤心疼东方朔,轻声道:“你看……能不能先帮着东方朔包扎一下?再这样下去,他就有生命危险了。”

    “他有没有生命危险,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真要心疼他,就立即交出5颗培气丹。要不然,就是你们害死的东方朔,而不是我。”

    “你……”

    东方灼深呼吸了几口气,冷声道:“我们东方家族也没有5颗培气丹了,给你一颗怎么样?”

    徐天道:“好,东方灼,我给你个面子,我就向你要四颗!”

    “两颗!”

    “你当这是市场上卖大白菜呢?看来,你们是不想让东方朔活命了。”

    “三颗,三颗总可以了吧?培气丹太珍贵了,我们真没有那么多。”

    “好吧,三颗就三颗。快点儿,千万别跟我耍什么花样儿,我有耐心,就怕东方朔没有。”

    “好,你立即给东方朔上药、包扎上,我十分钟就回来。”

    “没问题!”

    终于是敲定了,东方日照和姬夫人、李妙彤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东方灼下楼去了,在他们的注视下,徐天很熟练地上药、包扎。等到东方灼再回来,徐天早就已经包扎好了,东方朔的气色看起来还挺不错,都不那么哼唧唧地叫唤了。

    东方灼从口袋中小心翼翼地摸出来了一个小瓷瓶,递给了徐天:“呶,培气丹和凝阴珠都在这个小瓶儿中……”

    “站住!”徐天喝了一声,跟他耍这点儿小手段?这要是让东方灼靠近了,猝起发难,他就危险了。

    “那你说怎么办?”

    “丢过来。”

    “好吧。”

    东方灼很无奈地摇了摇头,随手将小瓷瓶丢给了徐天。看着是飞向徐天,实际上方向稍微偏离了一点儿。徐天立即就察觉出来了,可东方灼已经跟着扑上来,双掌齐出,叱喝了一声狂风斩,一道道的风刃如刀一般激射了过来。

    人老精、鬼老灵,这话果然是没错。

    徐天是千算万算,还是失算了,他忘记了东方家族的武技就是风刃术和火球术了。不会别的技能,他们倒是把这两项修炼得炉火纯青,相当厉害。徐天哪里能挡得住,甚至是连那个小瓷瓶和东方朔都顾不上了,翻身从天台跳了下去。

    哼哼,在别墅的四周,都是一个个的东方家族弟子。这可是五层楼,那人跳下去了,不说摔成什么样儿,也等于是羔羊落入了狼群中,甭想活命了。不过,他到底是什么来路?东方灼喊了一声,要留活口,就从楼梯跑了下去。

    东方日照、姬夫人等人紧跟在身后,眨眼间天台上只剩下了李妙彤。

    东方灼跑到楼下,见周围的这些人竟然没什么动静,怒道:“人呢?”

    “什么人?”这些人有些懵了。

    “天台上跳下来的人啊?”

    “没,没有人啊。”

    “什么?”

    东方灼的心中咯噔了一下,就听到了从天台上传来的喊叫声。完了,上当了!他和东方日照等人再次跑回到天台上,就见到李妙彤倒在一边的地上,东方朔再次遭到了徐天的挟持。

    这……怎么可能呢?

    从五楼的天台上跳下去,又回来了?东方灼的眼珠子都瞪圆了,作势又要丢出去风刃。吃一堑长一智,徐天立即躲到了东方朔的背后,骂道:“老家伙,我差点儿着了你的道儿。退,都给我退后。”

    刀子,就这么抵在了东方朔的脖颈上。这还不算,徐天还扯落了包扎在东方朔身上的纱布,一层一层皮都扯落下来了,疼得东方朔发出了惨叫声,连眼泪都疼得掉下来了。这些算是徐天讨回点儿利息,谁让东方灼说话不算话了。

    姬夫人看得血脉贲张,伸手将李妙彤给拽了起来,问道:“妙彤,这是怎么回事?”

    这事儿,李妙彤也不清楚。她想着上去,用匕首斩断了绑着东方朔手脚的绳索。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劲风席卷了上来。第一,速度太快,第二,太过于突然,让她连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她根本就扛不住,就跟滚地葫芦似的,在地上翻滚了出去。

    就在这一瞬间,徐天的刀子已经抵在了东方朔的脖颈上,跟之前一模一样。

    这是老狐狸碰上了小狐狸的故事!

    东方灼做梦都没有想到,徐天跳出去又脚踩着飞剑,飞回来了。要是搁在一般人的身上,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从天台上往下跳,自然是自由落体运动,哪有还往半空中飞的道理?东方灼和东方日照、姬夫人等人都知道,这回想要再从徐天的手中把东方朔给救出来,太难太难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