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年头就是这样,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宁重元倒是想保着徐天了,可孙冬梅的一句话,彻底地坏了事。

    黄妃问道:“对,我们是来找徐天的,你知道他在那儿吗?”

    孙冬梅大声道:“我知道,我知道,徐天就在我们宁家,现在已经身受重伤了。”

    “什么?快带我们过去看看。”

    “好……”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宁重元想要劝阻都来不及了,他重重地叹息了一声,也只能是任由着孙冬梅去给带路了。咣!房门撞开了,孙冬梅手指着一动不动躺在床上的徐天,大声道:“呶,你们看到了吧?徐天就在床上躺着呢。”

    罗烈和黄妃等人都冲进了房间中,黄妃盯着床铺看了看,迷惑道:“哪儿呢?我怎么没看到人。罗烈,你看到了吗?”

    “是啊,我也没看到。”

    “什么?这么一个大活人在这儿躺着,你们怎么可能会看不到呢?”孙冬梅又气又急,走到了徐天的近前,叫道:“你们睁大了眼睛看看,徐天不就在这儿吗?”

    “你有病吧?”黄妃像是看着白痴一样看着孙冬梅,冷声道:“你要是再在这儿胡言乱语,妖言惑众的,别说我对你不客气。”

    “我哪里有妖言惑众?这样,你们再叫几个人进来,我就不信都看不到。”

    “这……可不就是徐天么!”

    迟之建走进来,怒道:“罗烈,黄妃,徐天明明就躺在床上,你们竟然装作没看到?难怪搜查了两天的时间,都没有徐天的任何消息了,你们是想造反吗?”

    可算是找到一个有眼力的人了,孙冬梅连忙道:“对,对,徐天就在这儿呢。”

    黄妃皱眉道:“迟之建,你真的看到徐天了?”

    “当然,我要立即禀告给陆大管家。”

    “等一下。”

    黄妃把手臂搭在了迟之建的肩膀上,杏眼流波地道:“之建,咱俩在一起相处也这么久了,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哼,还想用美人计?迟之建等这一刻,好久好久了。他当然不能白白地错过了,当然好了。黄妃笑颜如花,她有几句话要单独跟迟之建说说,不知道他方便不方便出去一趟。迟之建的心怦怦乱跳着,当天方便了。

    他一转身的空挡,就感到胸口一阵剧痛,黄妃已经把一把短刀深深地刺了进去。这……他实在是想不通,黄妃为什么会杀了自己。黄妃松开了手,一脚将他给踹翻在了地上。刀子还插着,鲜血也没有怎么喷洒出来。这一幕,把宁重元和孙冬梅等人都给惊到了,愣是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力气渐渐地流失,迟之建问道:“黄妃,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黄妃冷声道:“因为,你看见了徐天。”

    “啊?我,我……”

    “你是死有余辜。”

    罗烈阴沉着脸,上去将短刀给拔出来了,喷出来了一股血箭。

    迟之建的脑袋一歪,终于是再也一动不动了。

    黄妃扫视了一眼在场的这些人,还有宁重元和孙冬梅,问道:“你们看到徐天了吗?”

    在场的这些人都是罗烈和黄妃的心腹,明明看到了,自然也是什么都没看到。而孙冬梅,都快要吓尿了,这特么的,谁看到徐天就得死,她就算是看到也不敢说看到了。不过,她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修者公会的这些人不是来找徐天麻烦的吗?怎么会突然间反过来帮徐天呢。

    城市套路深,还是回农村吧。

    孙冬梅缩在宁重元的身边,彻底地没有了脾气。

    黄妃和罗烈又叮嘱了宁重元和孙冬梅两声,千万不要乱讲话,这才走出去。咣!宁重元将大门给关上,又反锁了,整个人差点儿没摊在地上。

    孙冬梅问道:“重元,这个事儿……”

    宁重元上去给了她一个耳光,骂道:“我都说过你多少遍了,躲在房间里别出来。这下可倒好,差点儿把我们整个宁家都赔进去。”

    “我哪里知道……”

    “滚,别再让我看到你。”

    越说越是来气!

    宁重元谁都没有叫,自己连夜在院中挖了个深坑,把迟之建给买上了。再覆盖上土,栽上花,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一直等到了凌晨时分,徐天终于是再次醒转过来了。其实,发生的这些事情,他都知道,就是没法儿动弹。

    这次是都亏了罗烈和黄妃了,要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宁重元小心问道:“徐天,你感觉怎么样?”

    徐天道:“我的身体已经复原了,宁老板……这次谢谢你了。”

    “别,我也没做什么。”宁重元搓着手,有几分受宠若惊。

    “行了,我就不在这儿打扰你了。放心吧,我会把宁菲菲放回来的。”

    “谢谢……”

    宁重元刚说出来了这么两个字,就见到徐天已经脚踩飞剑,蹿到了半空中,转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样的人……唉,宁家有多么好的机会跟徐天攀上交情啊?可一次又一次的机会都没能把握住。幸好,这次算是救了徐天,等回头说什么得好好叮嘱宁菲菲和宁飞一声,让他们千万不要再惹是生非了。

    宁家连古武世家都谈不上,跟那些外隐门、内隐门的人根本就没法儿比。人家碾死宁家,跟碾死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儿。

    徐天一路往京城的方向飞行,等到天亮了才停下来。

    他找了个小饭馆,叫了一碗打卤面和几碟小菜,秃噜秃噜地吞吃着。等到吃饱喝足,他这才拨通了顾朝夕和王七七的电话。连续开了几天车,她俩已经成功抵达了京城的郊区,在一处山坳中等待着徐天。

    顾朝夕早就在修者公会的客户端上,看到了一条条的信息,问道:“徐天,你现在怎么样了?”

    “我没事,马上就过去跟你们会合,你通过微信把地理位置发给我。”

    “好。”

    徐天一路御剑飞行,很快就跟顾朝夕、王七七见面了。这是在一处山坳的斜坡上,放了两个帐篷,东方白和宁菲菲还一样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顾朝夕和王七七听说徐天没事儿,悬着的一颗心都落下来了。

    当徐天从空中落下来,她俩正在那儿摆弄着食物,闻着味道还挺不错。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