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宁重元的眼中,徐天可是一个大狠人,是谁把徐天给伤成这样的?这可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宁重元轻唤道:“徐天,你……你感觉怎么样啊?”

    徐天喘息着道:“我……我这儿有药水,你喂我喝一滴。”

    “一滴?”

    “对……”

    “好,好。”

    徐天想要用神识,把储物戒指中的万年石钟液给摸出来。可是,他的身体极度虚弱,这样强行运转神识,让他当即就又昏厥了过去。

    这可如何是好!

    宁重元看了眼站在旁边,有些惊慌失措的孙冬梅,喝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呢,快去把咱们家的药箱拿过来。”

    “重元,我觉得这件事情,咱们还是……”

    “还是什么?快去。”

    “我看你是不把宁家给折腾进去,是不会罢休的。”

    不管怎么说,孙冬梅还是将药箱拿过来了,宁重元立即帮着徐天清洗伤口,又上药又包扎的,一直忙活到了晚上十点多钟。噗通!宁重元瘫坐在椅子上,也是不住地喘着粗气,他的精神太过于紧张了,好不容易松懈下来,就有些扛不住了。

    徐天这样,还能活命吗?

    宁重元和孙冬梅坐在沙发上,谁都没有任何的睡意。这一宿,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煎熬的,等到了大天亮,徐天终于是醒转过来了。徐天没有吭声,神识默默地扫视了一下周围,确保是没有什么异样,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算是落下来。

    他的伤势,太严重了,禁不住发出了一声痛楚的呻吟。

    啊?宁重元赶紧跑了过来,问道:“徐天,你……你醒了?”

    “你给我吃一滴药,就不要再管我了。”

    “好。”

    徐天摸出来了一瓶万年石钟液,宁重元小心翼翼地往他的口中倒。可是,他太过于紧张了,手一抖,竟然连续倒进去了好几滴。轰!一瞬间,这股强大的炙热气息,就跟火山爆发了似的,在徐天的经脉中炸开了。

    啊……徐天的口中发出了一声惨叫,就这么平躺着,整个身子都绷紧了。他紧咬着牙关,豆粒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滴淌下来,分明就是在承受着一种莫大的痛苦。这一幕,是真把宁重元给吓到了,他想说什么,可又帮不上什么忙。

    孙冬梅过来将宁重元给拽了出去,连徐天自己都说了,不要再管他了,还在那儿站着干什么?现在,他们该做的都做了,生死就看徐天自己的造化了。天要收他,谁也挡不住。宁重元点点头,终于是也退了出来。

    这得是一种怎么样的痛楚!

    徐天的经脉和筋骨根根断裂,又续接上,这就跟在地狱间轮回似的,让人生不如死。偏偏,宁重元还给多倒了几滴,徐天的气息又比较微弱,根本就控制不住。渐渐地,他连灵台的一丝清明都保持不住了,终于是昏厥了过去。

    难道说,就这么死了吗?徐天就感觉自己在空中飘荡着,飘荡着,意识越来越是模糊。渐渐地,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徐天的耳边传来了慕容熙月的声音:“徐天,现在的熙月城一天一个样儿,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很想问你一句话,咱俩订婚的事儿,还算不算数。”

    乔欣骂道:“徐天,你还是男人吗?刚把老娘哄上床,你就想不负责啊?快给我起来。”

    王七七问道:“徐天,我们西宁王家人还都在逍遥山呢,你得帮我把他们就出来啊?”

    顾朝夕踢了两脚:“快点儿的,咱俩该双修了。”

    宁云裳问道:“徐天,我和悦悦走了,你就不想再来找我了吗?”

    任青璇凄苦地道:“徐天,你要帮我修炼阴魂的呀?我不想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这一刻,竟然又传来了沈欺霜的声音,大声道:“徐天,你答应了我的事情,要破坏了我跟卫悲生的婚事,你什么时候来百花山庄啊?我们庄主非要让我嫁给他。”

    李瓶儿、聂无双……这些人的身影,一个个地飘过,终于是转化成了师姐纪纤纤的身影:“徐天,我相信你,你一定能行的。咱们说好的,要一起回阵门的,这可是答应我的。”

    “师姐……”

    徐天喊叫了一声,终于是清醒了过来。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日落黄昏了,他昏迷了整整两天一夜的时间。他的浑身上下就跟水洗了似的,连被子都被汗水给浸透了,内心是有喜又有忧。

    喜的是,他终于是突破到了炼筋后期的境界,连后背和脚上的伤势也都恢复了。

    忧的是,那股炙热的气息太过于爆裂了,还没有完全消化掉。徐天不敢爬起来,只能是默默引导着元气,再次进入了淬体中。

    突然,外面传来了咣咣砸院门的声音。

    宁重元和孙冬梅,这两天都提心吊胆的,这样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二人都吓了一跳。宁重元让孙冬梅千万不要乱动,就躲在房间中,他走过去将院门给打开了。在门口站着的是黄妃和迟之建,还有罗烈等十几个修者公会的人。

    宁重元问道:“罗烈,你们这是……”

    罗烈道:“宁老板,我们是来搜查徐天的,他在你们宁家吗?”

    “徐天?他跟我们宁家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怨,又怎么可能会在我们宁家呢。”

    “哦?我们例行公事,要进去搜查一下。”

    “这怎么能行呢,你们不能擅闯私宅。”

    宁重元吓坏了,横身阻挡。可是,罗烈和黄妃、迟之建等人根本就不在乎,硬冲了进去。这要是让他们找到了徐天,还能有好吗?是,宁重元也巴不得徐天下十八层地狱,可宁菲菲和东方白还在顾朝夕和王七七的手中,徐天真要是出了事,她们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二人。宁菲菲是他的宝贝女儿,东方白是东方世家的人,绝对不是他所能招惹得起的。

    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会把整个宁家都给赔进去。

    可是,孙冬梅却没想到那么多,宁飞的一条腿让徐天两脚给踹断了,这笔仇怨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现在,终于是逮到了机会,她三两步从房间中跑了出来,问道:“你们是来找徐天的吗?”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