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徐天不知道,但绝对是一个大能人!

    就这么大会儿的工夫,宾馆的门口已经传来了喧哗声,已经有人冲进来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徐天快速地包扎了一下脚上的伤口,踩着飞剑从窗口飞了出去。

    “快看,有人飞了。”

    “哪儿呢?”

    “那不是在空中么。”

    这些人都仰着脸,往空中张望,徐天很快就消失在了夜空中。

    徐……徐天?张善功看到这一幕,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即拨通了陆莲亭的电话。可以说,没有比徐天更胆大的人了,肯定是他假扮了什么雷震的身份,把那本书给盗走了。

    陆莲亭的火气蹭蹭地窜起来了,又是徐天?之前,徐天用了王炸的身份,一方面忽悠全一真人和胡杀,把暗组的人不断地骗过去。一方面再把这些暗组的人给杀死了,连带着帝宫的金甲力士都丢掉了性命。这件事情,直接导致了全一真人和胡杀逃掉了,让暗组的人伤亡惨重。

    既然徐天是从执法组的暗道,逃出来的,这说明也是他放走了任千行和任青璇等人。现在,帝宫四大近身侍卫之一的陆冠英,一直都没有任何的消息,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这一切的一切敢情都是徐天干的。

    混蛋!

    陆莲亭手指着张善功和龙四海、罗烈、黄妃等人,怒道:“你们立即把整个滨江市给我封锁了,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将徐天给我挖出来。”

    黄妃苦笑道:“大总管,徐天能在空中飞……咱们根本就抓不到他啊?”

    “他让我的剑气所伤,根本就逃不了多远。”

    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走了过来,他恐怕得有将近两米的身高,四肢修长,穿着很普通的衣服,脚上是一双千层底的布鞋,看不出来有任何出奇的地方。不过,他的后背上斜插了一把又窄又长的巨剑,连剑鞘都没有,神情却是相当冷漠、孤傲。

    在这人的面前,黄妃和罗烈、张善功等人的精神一紧,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了。

    他,到底是什么人?

    陆莲亭的神态都拘谨了起来,扫视了这些人一眼,低喝道:“你们听到了吗?快去搜查,说什么也不能放走了徐天。”

    “是。”

    黄妃和罗烈等人不敢怠慢了,立即四处搜查。等走到没人的地方,他们拨打了徐天的电话,可惜的是在关机中,怎么也打不通。这让他们的一颗心也急剧下沉了,徐天……不会真的出什么事情吧?要知道,他们可是中了血海棠的毒,徐天要是出了事,他们一个个的都甭想再活命。

    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能违背了陆莲亭的意思,彻查整个滨江市就是了。

    找是一回事儿,能不能找到又是另外的一回事儿,这就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可能,连徐天都没有想到,他前段时间去西山大峡谷把罗烈、黄妃、徐节等人都给收复了,捞到了这么大的好处。否则,他还想安稳地躲在宁家?连想都甭想。

    人,一个个都走掉了。

    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紧盯着陆莲亭,冷声道:“陆莲亭,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找到徐天。”

    “辛公子,我尽力。”

    “尽力?”

    辛公子随手将那把巨剑给砸在了地上,剑尖就戳在了陆莲亭的脚前,哼道:“如果没找到,你就去死好了。”

    在修者公会,陆莲亭是那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不管是那些大老板,还是普通世家、古武世家、外隐门的人,见到陆莲亭都得毕恭毕敬的。谁敢这样跟他说话?可现在,在辛公子的面前,陆莲亭没有任何的脾气。

    要知道,辛公子可是剑幽谷的嫡系传人,剑术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别说是陆莲亭了,恐怕东方求败亲自过来,也不一定是辛公子的对手。在强大的实力面前,想不低头都不行。陆莲亭点着头,他亲自带人去搜查。实际上,他是暗中给帝宫的人拨打电话了,相信帝宫的人肯定会过来给他撑腰的。

    帝宫和剑幽谷同样是内隐门的宗派,随便他们怎么狗咬狗好了!

    陆莲亭冷笑着,但心中还是有些恼火,好端端的拍卖会让徐天给搅和得天翻地覆的。这次,趁着帝宫和剑幽谷的人都在这儿,刚好是新账老账一起跟徐天算了。

    现在的宁重元,心里也很不好过。

    东方白和宁菲菲都让顾朝夕和王七七给押走了,他倒在床上,就跟烙饼似的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老婆孙冬梅不住地埋怨他,当初就不应该把宁云裳和悦悦关押进入修者公会的地牢中,还不如一刀宰了算了,一了百了。

    “你说什么呢?”宁重元翻身坐了起来,骂道:“怎么说,宁云裳也是我的妹妹,我怎么能干出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来?当初,要不是你和菲菲在那儿挑唆,也不会惹出这么多的祸事了。”

    “哎呀,你还怪我了?”孙冬梅也不是那种善茬子,宁菲菲跟她是一个德行,拳头就打在了宁重元的身上,哭着道:“你个没良心的,你女儿和儿子被欺负了,难道你就眼睁睁地看着?我就不明白了,当初怎么嫁给了你这么一个窝囊废。”

    “你还是给我消停点儿吧。”

    宁重元将孙冬梅给推到了一边去,这还睡个屁啊!他跳到地上,想喝口水……噗通!一道身影砸破了窗户,摔在了地上,把他和孙冬梅吓得一哆嗦。这是一个浑身上下满是鲜血的人,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宁重元将灯给点亮了,小心地走了过去,尖叫道:“啊?这……这不是徐天吗?”

    “徐天?”孙冬梅很激动,叫道:“那你还磨蹭什么呢?这是机会啊,宰了他。”

    “宰?你疯了咋的,咱们家菲菲和东方白还在顾朝夕和王七七的手中。”

    “可是……”

    “没有可是,这事儿你千万别宣扬出去,否则,我跟你没完。”

    在这件事情上,宁重元还算是有原则,立即将徐天给抱到了床上,帮着清洗伤口。我的天呐!当宁重元脱下了徐天的衣服,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在徐天的后背上有着一道翻翻的口子,血水汩汩地往出流淌着,连白森森的骨头都要露出来了。同时,在徐天的脚上还有一道口子,把他的脚都快要给搅烂了,筋脉更是根根断裂,相当惨重。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