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是潘妲花不想走,而是有一只金翅蝼蛄钻进了她的脚底了。

    她瘫坐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的,叫道:“我……北宫横,你快走,别管我了……”

    “我不会丢下你的。”

    北宫横顾不上再挥舞独脚铜人槊,蹲下身子,就见到一只金翅蝼蛄的两只前脚已经在潘妲花的脚底扒开了一道口子,作势就要钻进去了。北宫横一把抓住了,用力拽出来,丢到了地上,两脚给踹了个稀巴烂,急道:“快走。”

    呼!那只金翅蝼蛄王瞬间就到了面前,两只前脚狠狠地插向了北宫横的脖颈。北宫横都傻掉了,忘记了去躲闪和对抗。突然,一道光芒激射过来,直接将那只金翅蝼蛄王给斩为了两段,这是徐天在关键时刻丢出了飞剑。

    他,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北宫横出事。

    徐天问道:“怎么样,北宫横,你没事吧?”

    “我没事,徐……哦,雷震,谢谢你救了我。”

    “别说那些了,快走。”

    罗烈和黄妃等人光顾着逃窜了,应该是没人注意到徐天的飞剑。王七七还在半山腰的凸起平台上,徐天抓着一把尖刀,跟着北宫横、潘妲花往前疾奔。上来一只,徐天就斩杀一只,相当霸气。

    这样跑了一段距离,终于是再也没有金翅蝼蛄追上来了。

    罗烈停下了脚步,心有余悸地道:“黄妃,快清点人数……”

    黄妃数了数人,苦笑道:“咱们损失了七个人,谭爷,你们呢?”

    “我们……唉,我们损失了有二十多个,就剩下了这么十来个人了。”

    “这次多亏雷门的雷震了,要不是他出刀挡住了那些追上来的金翅蝼蛄,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没事,我也没做什么。”

    徐天摆了摆手,心中却在暗骂,要不是为了救北宫横和潘妲花,他才懒得出手。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摆在大家伙儿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了:第一条路,赶紧撤回去。第二条路,想办法摸进去,倒是要看看大峡谷内有什么秘密。有这么多金色的石头,兴许这儿真的有金子。

    一时间,这些人都把目光落到了罗烈的身上,罗烈也有些拿不定主意,问道:“黄妃,谭爷,你们有什么想法?”

    谭今朝是真的吓到了,摇头道:“这些金翅蝼蛄太厉害了,咱们还是走吧。”

    “反正来也来了,咱们摆好阵势,那些金翅蝼蛄也不一定能将咱们怎么样。”

    “是啊,我也建议摸上去看看。”

    “我觉得还是走吧。”

    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赞同,有的反对,现场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徐天道:“要不这样,咱们谁也别强求谁,想走就走,想留就留,这样就行了。”

    谭今朝和董大郎等人纷纷点头,这样最好。

    罗烈和黄妃互望了一眼对方,也同意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们能不能从金翅蝼蛄中逃脱出去还是一个问题,千万不能起内讧了。这些人又简单商议了一阵,这才原路返回来。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终于是走到了刚才跟金翅蝼蛄拼杀的地方。

    说来也奇怪了,这儿竟然一只金翅蝼蛄都没有了。

    机会啊!

    谭今朝和董大郎等人真的让这些金翅蝼蛄给吓怕了,越早离开大峡谷越好。就在这一刻,他们彻底傻了眼,禁不住发出了尖叫声:“这……绳索,绳索呢?怎么……特么的,这是谁干的,怎么都给斩断了?”

    之前,有好几条绳索从崖顶一直垂下来,可现在,竟然全都让人给斩断了,只剩下一根根断绳凌乱地丢在地上。这下,就等于是断了他们的后路,他们甭想再爬上去了。这样徒手从下,一直攀爬到崖顶,没有几人能办得到。

    谁干的?

    谭今朝和董大郎、潘妲花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一起把目光落到了罗烈和黄妃等人的身上,怒道:“罗烈,这事儿是不是你们干的?你们就是不想让我们离开!”

    “怎么可能呢?”罗烈感到很冤枉。

    “我也觉得不可能是试炼小队的人干的,真要是他们,他们自己怎么爬上去?难道说,他们会断了自己的后路?”徐天劝道。

    “那能是谁干的?”

    “我怀疑,是那些金翅蝼蛄把绳索给咬断的。”

    “啊?”

    那些金翅蝼蛄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智商?不过,他们真的找不出任何的破绽和说辞。不管怎么样,有一点他们必须得承认,他们上不去了。兴许,这个大峡谷能有别的出路。偏偏,在大峡谷中连手机都没有信号,否则,罗烈大可给崖顶的人打电话,让他们再垂绳索下来。

    徐天叹声道:“唉,别想那么多了,咱们往前走看看。”

    这些人边往前走着,边盯着周围的动静,生怕那些金翅蝼蛄会再次冒出来。

    其实,割断了绳索的事儿就是徐天干的。对于别人来说,想要爬到半空中把绳索给割断了,几乎是难上加难的事情,可对于徐天来说,只不过是飞剑一扫而过的事儿。这回,他等于是断了这些人的后路,他们想要再逃掉都不太可能了。

    在场的这些人中,罗烈是试炼小队的队长,在修者公会很有声望。黄妃是鹰组的组长,于成彪和徐节分别是虎组和暗组的新任组长,徐天要是把这些人都收服了,就等于是掏空了修者公会一般的实力。

    这,就是针对陆大总管的第一步!

    这样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终于是看到了那个洞穴,这些人当即就来了精神。

    罗烈低喝道:“大家伙儿都不要冲动,咱们排好阵型了,再进入到洞穴中。”

    潘妲花冷笑道:“我怀疑,这个洞穴就是金翅蝼蛄的老巢,你们谁爱进去谁进去,反正我和北宫横是不会进去的。”

    “对,我是不会进去的。”

    一切事情,北宫横都是以潘妲花为马首是瞻,她说干什么就是什么。这下,谭今朝和董大郎等人也有些犹豫了,一方面想要进入洞穴中弄点儿金子,一方面又怕再次遭遇了金翅蝼蛄,实在是太可怕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