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从龙组、到虎组、鹰组、暗组……徐天一个个地扫过去,终于是把神识落到了执法堂。

    执法堂的堂主朱铁侠是那种刚正不阿、铁面无私的人,修者公会的这些人见到他都得哆嗦一下。这要是落到了朱铁侠的手中,不死也得褪层皮。当然了,朱铁侠也是一个能勒索的主儿,整个执法堂上下的薪水、奖金等等都是他弄来的。

    这样的清水衙门,也让执法堂的兄弟上下一条心,全都听朱铁侠的。

    这也是为什么,不管陆莲亭和任千行谁当家,他都执法堂的堂主。他对谁都一样,从不偏袒谁,也从不站队任何一方,只是做自己分内的事。现在,执法堂防御得犹如是铜墙铁壁一般,门口有几个人来回地巡逻着。

    院中的高墙上、房顶、树上等等地方,都有端着枪的暗哨。

    地牢在执法堂的屏风后面,暗门铺平了,上面盖着地毯,有几个守卫二十四小时在这儿盯着。顺着台阶走下来,两边是一个个的牢房,任千行和任青璇等人都戴着手铐、脚镣被关押在里面。徐天粗略地扫一下,至少是有四、五十人,他们应该都是任千行的嫡系。

    任千行的双肩琵琶骨都被人用锁链穿破了,就这么被吊成了一个大字。即便是他能逃脱出来,也成了一个废人。

    陆莲亭是真毒啊,什么手段都干得出来!

    任青璇的头发有些凌乱,蜷缩在地上,看上去也是受了不少的委屈。

    一个又一个的房间扫视过去,徐天终于是在最里面的房间中,找到了宁云裳和悦悦。悦悦躲在了宁云裳的怀中,宁云裳轻拍着她的后背。悦悦应该是睡着了,但是她的身子时不时地抽搐一下,很有可能是在做着噩梦。

    越是这样,徐天就越是痛恨宁菲菲。

    怎么说,宁云裳也是宁菲菲的姑姑,她怎么能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把大人和孩子都弄到了修者公会的地牢中呢?这事儿,肯定会给悦悦的成长留下阴影。徐天强压着心头的怒火,从修者公会中走了出来。

    他的神识一直盯着周围的情况,张善功果然是跟了出来。看来,张善功还是有些怀疑自己,徐天不想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很快就将他给甩掉了。

    古玩店的那本鸿蒙衍生诀残卷,二十四小时有人盯着,徐天甭想盗出来。不过,他可以想办法一路挖通到执法堂的地牢中,将宁云裳和任青璇等人都救出来。要是沈大将军和沈铮在这儿就好了,他们都是挖窟窿盗墓的好手,现在只能是寄希望于潘妲花和北宫横的身上了。

    徐天拨通了潘妲花的电话,潘妲花激动道:“徐天,你……你在哪儿呢?”

    “在修者公会的街道对面,有一家如意坊客栈,我在一楼的102房间等你们。”

    “啊?你来滨江市了?好,我们马上过去。”

    “别让人跟上你们。”

    “知道。”

    很快,潘妲花和北宫横就过来了,在客房中见到了戴着面具的徐天,把他俩给吓了一跳。徐天笑了笑,跟他们解释了一下,潘妲花当即就乐了。当时,她看着徐天的背影就有几分相像,没想到会真的是。

    这样闲聊了几句,徐天就把执法堂地牢的事儿说了说。三天的时间,他们要想办法一路挖通过去,把人救出来。

    北宫横道:“就这事儿啊?徐天,你就放心吧,包在我和潘妲花的身上。”

    “咱们一起。”

    “好。”

    这里的地下都是泥土,徐天没法儿用石皮焰,倒是给了潘妲花和北宫横大显身手的机会。徐天来指点方向,潘妲花和北宫横只管挖掘就是了。挖掘出来的泥土,也都让徐天丢进了储物戒指中,这让挖掘的速度极快。不过,从宾馆到修者公会的地牢有挺长的一段距离,想要三天就挖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在地下,潘妲花有一种辨别方向的本事,这样挖了一段距离,她停了下来,问道:“徐天,咱们挖掘的方向……好像是有点儿不太对吧?”

    徐天微笑道:“没事儿,就是这个方向。”

    北宫横倒是没想那么多,徐天让怎么挖就怎么挖好了。突然,他的一铲子下去,竟然铲空了,对面是一段废弃的下水道。徐天跳了进去,提着露营灯,让潘妲花和北宫横的动作轻点儿,别让人察觉了。

    一步一步,三人往前走着,终于是停下了脚步。

    徐天手指着一个方向,低声道:“就往这边挖。”

    现在的潘妲花和北宫横,已经把徐天惊为天人了。要是让潘妲花来挖掘的话,她肯定是沿着直线,一路挖过去。可人家徐天,竟然知道地下还有一段废弃的下水道,这在很大程度上,加快了挖通的时间。不过,二人还是有些不太明白,徐天把那些废土都弄到什么地方去了,说没就没,实在是太神奇了。

    赶在第二天早上,前方有一块钢筋灌注的水泥石板挡住了去路。再往前,应该就是执法组的地牢了,可潘妲花和北宫横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没有任何的法子了。

    “徐天,我们没招了……”

    “你们退回去,一切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儿就交给我好了。”

    “那你多加小心,我们走了。”

    “多谢。”

    潘妲花和北宫横终于是走掉了,徐天让石皮焰出来将水泥石板给切割出来了一个圆形的洞口,徐天边往前挖掘边用神识扫视着。说来也奇怪了,牢房中竟然连个守卫都没有。难道,陆莲亭和朱铁侠等人就不怕任千行和任青璇等人逃掉吗?徐天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终于是挖通了地牢,钻了进去。

    悦悦已经醒了,缩在宁云裳的怀中,不知道说着什么。

    徐天走过去,把元气注入了钥匙孔中。咔哒!铁门应声而开,徐天闪身走了进去,低声道:“宁姐……”

    “徐天?”

    “果汁叔叔。”

    悦悦使劲儿地揉着眼睛,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她飞身跳过去,扑入了徐天的怀中,呜呜痛哭。徐天轻拍着她的肩膀,让宁云裳赶紧跟他走。宁云裳也知道,这里就是一个是非之地,不能太耽搁了。她只是点了点头,立即抱起悦悦,跟徐天从牢房中走了出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