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其实,即便没有找到温青青,大金爷和刘湘等人也能证明徐天的清白。前段时间,他明明就在鲨鱼岛,可雷门还是出了事,摆明了就是别人干的。不过,他们给作证没有用啊?没人会相信。

    温青青不一样,她是五毒教的唯一幸存者,更是见过凶手的脸。

    朱银虎问道:“青青,你认识眼前的这个青年吗?”

    “徐天?”温青青吓得脸色剧变,连身子都瑟瑟发抖了。

    “你看好了,杀害了五毒教的人真的是他吗?”

    朱银虎伸手抱住了温青青,让她不要紧张和害怕,好好的辨认一下,到底是不是眼前的这个青年。可是,温青青是真的吓到了,在看了徐天第一眼之后,再也不敢看第二眼了。这事儿弄的,看来,只能是等到温青青的情绪稳定下来再说了。

    徐天自嘲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身正不怕影子斜,脚正不怕穿破鞋。我又没有做过,才不怕别人栽赃陷害。”

    大金爷道:“你放心,咱们再找别的法子,大不了……咱们就打上逍遥山好了,让他们知道知道咱们不是好欺负的。”

    “对,对,跟他们干了。”

    “干什么?”

    人家是内隐门的势力,你当是一个外隐门,或者是古武世家、普通世家呢?之前,逍遥大仙座下六大仙人之一的半月仙,找到边烽火,让边烽火给找火叶。边烽火都要吓尿了,愣是连吭都没敢吭一声。

    这种人,还不尽量不要去正面冲突的好。

    车到山前必有路,徐天要是偷偷地摸上逍遥山,把金刚门、西宁王家、雷门等等外隐门的人给救出来,所有的谣言和诬陷,自然就都不攻自破了。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徐天脚踩飞剑,和顾朝夕直奔江南的荆市。

    江南顾家、江南丁家、江南江家……之前,徐天跟这些古武家族都打过交道。可惜的是,现在的丁家就剩下丁小九了,江家的江东郎、江东虎等人都被灭了,整个家族算是彻底地消失了,恐怕都没有几个人记得了。

    顾家有欢喜宗给撑腰,阴寒门也要给几分薄面,双方早就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了。

    顾朝夕的妈妈是一个孤儿,年轻时候挺漂亮的,自然就惹起了不少男人的注意。

    有一天晚上,顾希武摸到家中,强行将顾朝夕的妈妈给上了。她的妈妈性情刚烈,就要寻死自尽了。顾希武抱住了她,用尽了各种哄骗的手段,说是一定要把她给娶进家门。

    一天,两天……一直等到顾朝夕出生了,顾希武也没有露过面,反而是娶了欢喜宗的谭清素。为了顾朝夕,她妈妈含辛茹苦将她给养大了,因为她骨骼清奇,让欢喜宗的人给看中了。从那往后,顾朝夕每天都在欢喜宗修炼,很少回来了。谁想到,这事儿让谭清素知道了,诬陷她偷偷修炼姹女心经,这是本门大忌,要当场格杀她。要不是她的大师姐,她恐怕早就已经去阎王爷那儿报道了。

    顾朝夕连夜逃回荆市,想要带着妈妈离开。可是,房间中空荡荡的,她的妈妈早就已经让谭清素给害死了。

    血债就要用血来偿还!

    上一次来荆市,顾朝夕就想报仇了。可是,她和徐天的修为还是太低了,在谭清素等人的攻势下,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可现在不一样了,她是炼气五层后期的修为,相当于是内劲一层的武尊,徐天是炼气六层初期,相当于是内劲六层的武尊。哼哼,哪怕是面对上欢喜宗的宗主,他们也敢一战。

    一路飞行。

    徐天和顾朝夕赶到荆市的时候,都已经是日落黄昏了。

    顾朝夕道:“走,咱们现在就去顾家……”

    “还差那儿一会了?咱们先去吃点饭,再去也不迟。”

    “呃……好吧。”

    天色还没有暗下来,做事也不太方便,顾朝夕终于是同意了。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两个人找了一家毫不起眼的小饭馆。这就是一家夫妻店,老公在厨房掌勺,老婆在外面兼职服务员、传菜生。没有请人,这样能减少一些费用。现在很多小餐馆都是这样,生活不容易啊。

    两个人点了几道菜,边吃喝着边商量着怎么去顾家。

    别说,菜做的味道还挺不错,顾朝夕吃着有一种小时候的感觉。有一天放学,她就特别馋水煮活鱼,缠着妈妈在饭店吃一顿。妈妈拗不过她,两个人就点了这么一道菜。妈妈几乎是都没有动筷,等到顾朝夕吃饱了,将剩下的菜给打包了。

    妈妈就想着等回去了,再给顾朝夕热一热,还能吃两顿。可是,家中没有冰箱,荆市的天儿又热,第二天早上就馊了。妈妈舍不得丢掉,就把剩菜给吃了。结果,吃坏了肚子,疼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脸色苍白,冷汗顺着额头往下流淌。即便是这样,妈妈都没舍得去医院,愣是咬牙抗下来了。

    顾朝夕的眼圈湿润,哽咽着道:“徐天,你是我是不是太不懂事儿了?”

    “不怪你。”徐天用纸巾帮着她擦了擦眼角,轻声道:“往后,有我疼你。”

    “少来,谁信你。”

    顾朝夕用胳膊肘撞了徐天一下,但还是破涕为笑了。

    可能是修炼了姹女心经的缘故,她的一笑一颦都透着万种风情,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风尘中混迹了很久似的。实际上,她还是处儿,一直保持着元阴。那些臭男人跟她交往,看中的就是她的身体,只有徐天……这个坏蛋,一次一次的竟然都能忍得住,真怀疑是不是太监。

    俩人都没有再说什么,但是飘荡在二人中间的气氛,却让他们的感情更深了。

    突然,从门口传来了老板娘的谩骂声:“你一个臭要饭的,看你有手有脚的,这么大块头,怎么不找个正经的事儿做?给你饭菜还不满意,你还想要酒?”

    “滚,别再来我们店。”老板刚刚炒完菜,从厨房中走从来,看到这一幕也火了。

    “娘希匹的,你骂谁呢?”

    那要饭的有着两米多高,身上穿得破破烂烂的,还有着一股馊了的味道。他伸手抓住了老板的胸口,生生地给提了起来,怒道:“你再骂爷爷一声是谁?饭可以不吃,但是酒不能不喝,快去给我拿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