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样等了一会儿,桶内的水越来越热,那些泥鳅在里面胡乱地蹿腾了起来。在这一瞬间,马友终于是明白了大金爷想要干什么,他的脸色惨白,不住地挣扎着,吼叫道:“放开,快放开我,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大金爷笑道:“看来,我还再得加把火啊?来,给我继续烧……”

    “你们还是人吗?有种就给爷爷一个痛快。”

    “你么的,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我……啊,救命,救命啊。”

    本来在一声声谩骂的马友,就像是被点中了穴位,整个身子猛地一僵,突然失声惨叫了起来。可是,他的双手双脚都被绑着,更是有金虎和两个人按着他的肩膀,他想要动弹都不能。这一刻,泪水终于是顺着他的眼角流淌了出来,尖叫道:“我说,我什么都说,请你们不要再加热了。”

    大金爷吧唧着嘴巴,还有些意犹未尽:“嗨,你怎么这么快就说了,我还没玩儿够呢。”

    “别,别,我真说了,快让我起来。”

    “好吧,你要是敢说一句假话,我肯定让你在这儿坐一个小时。”

    “不敢,不敢。”

    大金爷使了个眼色,金虎和那两个人将马友从铁桶上抬了下来。这回,他们算是看清楚了,这家伙的屁股是真白啊,有着一圈儿坐铁桶的痕迹。这些倒是没有什么,关键是他的关键地方,竟然还有半截泥鳅在那儿扭动着身子,看得人头皮都要发麻了。

    马友强忍着疼痛和惊恐,颤声道:“你们……能不能帮我把泥鳅拔出来?再等会儿,它都钻进去了。”

    “这就看你说的有多快,你什么时候说完了,我什么时候拔出来。”

    “我说,我说。”

    别看无极门是外隐门的正派领袖,但是门主卫西早就让天魔教左右护法之一大龙头给降服了。说白了,无极门就是天魔教的人。上一次,大龙头在甘州市弄了御宴楼和十一娘杂货铺,实际上都是一家人,就是来坑那些武修、魔修的。

    徐天有些恍然了,问道:“那钱万贯呢,他又是什么人?”

    “他是一个散修,之前什么也不是。后来,他去东瀛国留学,在东瀛人的资助下,才开了一家又一家的大洋钱庄。可以说,他就是东瀛人的傀儡,我们跟他就是合作的关系。”

    “大龙头在什么地方?”

    “再有几天,那些邪修要在岭南的老黑山召开邪修大会,大龙头在张罗着这件事情,他是内劲九层的魔帝,你千万不要去招惹他。”

    这话,倒是让徐天相信了马友!

    上一次在大沙漠,徐天遭遇了伏龙寺的大苦禅师,当时的大苦禅师跟天魔教左右护法之一的屠千仇拼了个两败俱伤。要不然,有屠千仇在弑杀塔坐镇,徐天根本就不可能把幻阵给毁掉了。屠千仇是魔帝大圆满的境界,这样一衡量,大龙头是内劲九层的魔帝,也说得过去。

    看来,这次的邪修大会比想象中的还更要麻烦!

    徐天皱着眉头,问道:“马友,你也要去参加邪修大会吧?”

    “是,我也去。”

    “好,我会放你一条生路的。”

    徐天上去一巴掌,将马友给打晕了。这一刻,烈风寒也悻悻地从楼上下来了。他去追杀钱万贯,一层、一层地翻找下去,却没有钱万贯的任何身影。恐怕,钱万贯是顺着密道逃掉了。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等找机会的,非抓住钱万贯不可。

    大洋钱庄属于地下钱庄,在华夏国的大中小城市,几乎是都有店面。那些大老板们,彼此之间的生意往来也是通过大洋钱庄的支票。照这样下去,大洋钱庄就有可能掌控国家的经济命脉了。

    虽然说徐天是特殊神盾局的通缉犯,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种事情发生了,而不管不顾。不看僧面看佛面,宋斑对徐天还算是挺不错的。上一次在特殊神盾局,宋斑是故意遭到徐天的挟持,徐天才能逃脱出来。要不然,他现在很有可能已经深陷虎牢中,再也出不来了。

    现在,虎牢中的那些犯人们已经陆陆续续地赶往鲨鱼岛会合了,而雷横、向九指、黄公等人暂时还没有任何的消息,不知道怎么样了。

    唉,那伙儿灭掉了金刚门、飞鹰门、双煞门、西宁王家等等外隐门势力,又栽赃陷害给徐天的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呢?对于这件事情,徐天没有任何的头绪。算了,他也懒得去想那么多了,还是把精力放在邪修大会上要紧。

    贾老板甘愿当前哨,徐天和顾朝夕等人回到了鲨鱼岛,顾朝夕和慕容熙月好久没有见面了,两个人在一起叽叽喳喳的,有着说不完的悄悄话。大金爷、驼爷、烈风寒,跟虎爷、沈大将军、沈铮、鬼匠、鬼洪、刘湘等人见面了,一个个都是血性的汉子,边聊着边吃喝着,气氛很不错。

    这些人算是徐天的老班底了,人数越多越好,徐天走到哪儿腰杆也足。

    在防空洞地下室的上古传送阵法,徐天让慕容熙月有时间好好领悟领悟,看怎么能把阵法给启动了,他相信慕容熙月的悟性。

    趁着这个机会,徐天凑到了鬼匠的身边,嘿嘿道:“鬼匠先生,我想问你件事儿……”

    “看你这么笑,我怎么感觉像是没什么好事儿呢?”

    “哪能呢?我就想问问,你能做面具么,惟妙惟肖的那种。”

    “哦?”鬼匠愣了一愣,皱眉道:“我师兄做面具比较厉害,我略同一二,但一般的面具相信也没什么问题。”

    “你师兄?是不是鬼脸师啊,在特殊神盾局专门制作面具的人?”

    “对,就是他,你认识我师兄?”

    这事儿弄的!

    既然鬼匠是鬼脸师的师弟,肯定没什么问题了。徐天心头大喜,让鬼匠立即按照马友的脸,制作出一张面具,越快越好。上次,徐天带着面具,以“王炸”的身份拜了黑山老鬼为师。可现在,这个身份已经上了修者公会的滚动字幕,谁都知道是他了。他要是再以这个身份出现,岂不是自投罗书包网.bookbao2?

    马友就是天魔教的一个普通弟子,以他的身份混进邪修大会,最是合适不过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