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浑身上下只有一根绳索吊着,尽管说绳索也挺粗的,但是架不住楼层高啊?风,呼呼地刮着,鬼叔吓得魂飞魄散,不住地失声惨叫着。可惜的是,楼层太高了,就算是喊破了喉咙都没人听到。

    魏药师瘫倒在地上,看着这一幕,顿时脸色惨白,都要吓尿了。

    徐天微笑道:“鬼叔,说说吧,你是想死想活。”

    “想活,我……我想活。”

    “好,你可别让我失望了。”

    徐天甩手,将鬼叔给拽过来,丢到了地上,问道:“你跟我说说鲨鱼岛的事儿。”

    鲨鱼岛?这倒是让鬼叔愣了愣,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徐天是他见过的最可怕的人。可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徐天怎么会突然打起了鲨鱼岛的主意呢?徐天皱了皱眉头,要是不想说的话,他可以再让鬼叔吊会儿。

    鬼叔连忙道:“别,别,我说,我说。”

    这家伙也确实是够卖力的,当下把鲨鱼岛的兵力部署、火力配置等等,全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这还不算,他还给徐天画了一份草图,生怕会惹恼了徐天。

    自从奇夫将军霸占了鲨鱼岛,大肆种植罂粟,就不断地捕捉渔民过来当劳工,修筑军事防御工事、房屋、道路等等。鲨鱼岛的面积挺大,四面环海,正中间是跌宕起伏的山峦,巍峨险峻。靠近山峦的南方是一片平原,这里的土地肥沃,最是适合种植罂粟了,建有港口。西方临海有断崖,东方、南方、北方都充斥着各种战壕、暗堡,有人24小时守着。

    在南方的平原地带,还修建了一个小型的机场,有几架战斗机,还有山地坦克。在山峦和一些制高点有高射炮,防御犹如是铜墙铁壁一般,相当森严。同时,奇夫将军还是一个作风狠辣、残暴的人,稍有不如意就枪杀人。跟随着他一起来到鲨鱼岛的,有几百人的部队,这些人骁勇善战,枪法精准。别说是一般的渔民了,就算是周围的几个国家都不敢来鲨鱼岛闹事。

    有罂粟,再提炼出毒品,就等于是拥有一个印钞厂了。

    有钱,自然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徐天问道:“那些劳工,你知道被关押在什么地方吗?”

    “你看这个位置……”鬼叔终于是有点儿明白过来了,赶紧手指着地图:“在中间山峦这儿有防空洞和地下室,那些劳工都被关押在了地下室,只有白天才会出来干活儿。”

    “行,我知道了,还劳烦你陪我去一趟。”

    “啊?”鬼叔张大着嘴巴,叫道:“徐天,你……你是不是疯了?鲨鱼岛的四周都是鲨鱼,还有船只在周围的海域巡逻着,你根本连岛屿都摸不上去,就更别说去救人了。”

    “这是我的事情,那你就别管了。”

    “可是……”

    “你再啰嗦,信不信我把你从天台上丢下去?”

    就这么一句话,鬼叔顿时闭嘴了,还伸手捂住了嘴巴,生怕会吭出声来。

    徐天又把目光落到了魏药师的身上,问道:“魏药师,你看人家鬼叔挺配合我的,我问什么就说什么,你也别让我失望了。”

    魏药师吓得脸色惨白,叫道:“我……你想问我什么?”

    “说说吧,你和张善功来岭南市,有什么事情?千万别跟我说,是来旅游的。”

    “我就是来旅游的,我……”

    “好,那我让你再好好想想。”

    徐天一甩钓竿,鱼线就缠绕在了魏药师的胸口上,随手就丢到了天台下,刚才的鬼叔就是这样的。鬼叔吓得一缩脖子,都没敢再去看。而魏药师,挣扎着、喊叫着,突然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别再把人给玩儿死!

    徐天赶紧将魏药师给拽了上来,可是,魏药师瘫倒在地上,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了。徐天摸出银针,刺入到了魏药师的胸口穴位,想要保住他的一口心脉。可惜的是,徐天白折腾了,魏药师还是心跳越来越弱,终于是毙命身亡了。

    死了?

    徐天苦笑着,检查了一下魏药师的身体,他的肝胆吓得破裂了,就算是大罗神仙都难有回天之力了。这事儿弄的,早知道魏药师这么不经吓唬,徐天就用点儿别的手段了。看来,他只能是想办法再去问问张善功了。

    鬼叔嘿嘿了两声,献媚道:“徐天,我知道魏药师和张善功为什么来岭南市……”

    “哦?为什么?”

    “我要是跟你说了,你能不能放我一条生路?”

    “你这是在跟我讨价还价吗?”

    徐天抖动着手中的钓竿,这样冷冷地瞪着鬼叔。

    鬼叔吓得一激灵,连忙道:“没,没,我就是随口说说,是这样的……”

    现在的任千行和陆莲亭之间的怨隙更深了,双方已经到了势同水火的地步。魏药师和张善功都是陆莲亭的人,他们这趟来岭南市,就是来找马明楼和钱万贯的。等到东方求败出关之日,就是任千行和他的党羽授首之时。

    早就知道双方会发生冲突,没想到会这么快!

    徐天问道:“你知道东方求败什么时候出关吗?”

    “不知道,魏药师和张善功都没有说,我想可能怎么也得等到钱万贯和马明楼把毒品的事儿弄好了才行。”

    “你再跟我说说钱万贯,他到底是什么人?什么身手?什么来历?”

    “呃……我说这些都是谜,你信吗?”

    谁都知道钱万贯有钱,是大洋钱庄的大老板,但是关于他怎么起家的,怎么把一家家的大洋钱庄弄起来的,却没有人知道。对于这些事情,不知道有多少人暗中调查过,一样是没有任何的收获。因为,钱万贯之前的信息竟然都是空白的,这才是可怕。

    对于他的身手,鬼叔一样摇了摇头。

    你想想,有邱汉宗那样的高手当保镖,又哪里轮到钱万贯出手了。越是相处,越是看不透钱万贯,反正鬼叔对他挺忌惮的。

    看来,事情远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要是没有任青璇牵涉其中,徐天才懒得去管修者公会的这些乱遭事儿。不过,陆莲亭给他下了悬赏令,有些烦人。要是有机会的话,徐天当然不想再背负这样的罪名。

    鬼叔生怕徐天将他从天台上丢下去,小心道:“徐天,你……你接下来想干什么?”

    “你陪我去一趟鲨鱼岛。”

    “啊?你真要去啊?”

    “对,咱们现在就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