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人,怎么就没了呢?

    灯,怎么就碎了呢?

    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就是徐天干的。可是,他们感应不到徐天的存在,一时间,每个人都心慌慌的,警惕地望着周围。

    “啊”突然,人群中传来了一声惨叫。在皎洁的月光和路灯、牌匾的照耀下,还是能看到一个人栽倒在了地上,他的脖颈上往出汩汩地冒着血水。

    谁干的,难道说在他们中间有内鬼?这一刻,这些人就更是紧张了,狐疑地盯着周围的人。在这个时候,谁都不能相信。没准儿,你最信任的人就是对你下手的人,让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突然,又是一声惨叫传来,又一个人栽倒在了血泊中。

    马友惊恐地道:“谁什么人干的?有种站出来。”

    邱汉宗喝道:“大家伙儿都背靠着背,盯着点儿周围的情况。”

    两个人一伙儿,两个人一伙儿,彼此背对着背。他们都警惕地盯着别人啊,又是一人被抹了脖子,跟他背靠背的人正是钱万贯的一个保镖,内劲二层的武尊。一时间,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到了那保镖的身上,眼神中满是愤怒。

    那保镖是真的吓坏了,叫道:“不是,不是我。”

    邱汉宗冷声道:“不是你?那跟你背靠背的人,怎么让人给抹了脖子?”

    “我也不知道啊”那保镖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儿,连忙道:“钱爷,你是知道我的,我怎么可能会对自己人下手呢。”

    “你当然不会了。”

    钱万贯呵呵笑着,突然一刀子捅进了那保镖的小腹中。这种强烈的痛楚,让那保镖的身子都痉挛地抽动了一下,他单手抓住了刀锋,难以置信地望着钱万贯。钱万贯用力拧了下手腕,一脚将那保镖给踹翻了出去。

    血水,飞溅到了半空中,那保镖摔倒在地上,当场毙命身亡了。

    对付内鬼,就不能客气了!

    钱万贯把刀子在那保镖的身上抹了两下,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呢?快给我出去追杀徐天啊?”

    “是”

    这些人才算是缓过神来,忙不迭地跑了出去。街道上人来人往的,倒是挺热闹,可是,哪里还有徐天的影子。难道说,他真的飞走了?钱万贯看了眼邱汉宗,邱汉宗也看了看他,两个人都看出了对方眼神中的迷惑。

    这么多年来走南闯北的,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事情没经历过。可像今天这样的事情,绝对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

    邱汉宗沉声道:“这件事情只有一个可能,我怀疑那人是个鬼修。”

    马明楼哼哼了两声,在岭南市的地盘上还有人敢这样嚣张,这是没将他给放在眼中啊?他让钱万贯尽管放心,哪怕是掘地三尺,他也会将那人给翻出来。

    钱万贯点着头,可心中却有些慌慌的,不太踏实。一方面叫人把张善功等伤者抬到楼上去抢救,一方面咦?钱万贯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魏药师呢?明明,魏药师是跟着他们一起来到楼下大厅中的,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见了。

    这一切,当然都是徐天干的。

    趁着八极大鼎挡住了钱万贯的刹那,他立即脚踩飞剑逃了出去。跟人打架,当然要以及之长攻敌之短。他躲藏在暗处,不断地用飞剑偷袭,果然是让钱万贯和马友、马明楼、邱汉宗等人都有些慌慌的了。

    刚好,魏药师躲藏在了窗口,让徐天一个神识刀就给撂倒了。徐天就不信了,好端端的,魏药师和张善功怎么会突然间来到岭南,跟钱万贯和马明楼等人混在一起?用脚趾丫都能想得到,肯定没什么好事儿。

    还是忙正事儿要紧,徐天伸手将魏药师给夹在了腋下,脚踩着飞剑,一路去追鬼叔了。

    鬼叔是那种老奸巨猾的人,性格多疑,有点儿风吹草动就会让他风声鹤唳。不管来人是不是冲他来的,他都不想再在名楼馆中待着了,说白了,哪儿也没有鲨鱼岛安全。他偷偷地溜出去,一口气跑出去了两条街道,才算是找个角落躲藏起来。

    他手拄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偏偏烟瘾还发作了。他从口袋中摸出来了一根烟,用力地抽了两口咳咳,呛得他不住地咳嗽,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啪啪!突然,有人帮忙拍了拍后背,让他的气息畅通了不少,喘息着道:“谢谢”

    “谢什么,怎么说咱们也是老朋友,你这么说就见外了。”

    “老朋友啊?徐,徐天?”鬼叔吓得倒退了两步,连身子都撞到了墙壁上,叫道:“你,你不是遭到了修者公会和特殊神盾局的双重追杀么,怎么还敢来岭南市?”

    “那是我的事情,不劳你费心。”

    徐天早就摘掉了面罩,淡淡道:“鬼叔,我这趟来找你,是想问你点儿事情”

    鬼叔连忙摇头道:“什么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

    徐天懒得跟他磨叽,上去一巴掌将他给打晕了,随手扛在肩膀上,转瞬就消失不见了。要是用了搜魂的神识技能,徐天也能让鬼叔说出他想知道的,可是,那样太痛苦了。他相信,用自己的手段,一样能让他们张嘴。

    两个水球,丢在了鬼叔和魏药师的脸上,他们都醒转了过来。

    这是在哪里?

    他们左右看了看,都把目光落到了徐天的身上,怒道:“徐天,你你想干什么?”

    徐天的手中拿着一个鱼竿,鱼线跟小手指般粗细,微笑道:“我也不想干什么,就是想玩玩钓鱼”

    “钓鱼?”

    “对呀,我可不希望鱼儿脱钩,相信你们也是一样吧?”

    徐天笑着,一甩手,鱼线就缠绕在了鬼叔的腰杆上。再抖动手腕,鬼叔的双脚就离地了,任凭他怎么挣扎,都难以挣脱了鱼线。一步,一步,徐天走到了天台边儿上,竟然甩手将鬼叔给抛了出去。

    我勒个擦的,不带这样的吧?这栋楼有三十多层,鬼叔就这么悬在了半空中,全身上下的重量只剩下了腰杆上的绳索维系着。这要是绳索脱扣了,他就得从天台上摔下去,还不被摔成肉泥才怪。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