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对付江东郎这样的人,就不可能客气了。

    听他鬼话连篇,说的比唱的还好听,真要是信了,就上当了。徐天懒得跟他磨叽,一刀捅进了他的胸口,再一脚就将他给踹进了地下室中。现在的地下室,已经陷入了一片火海中,江东郎一跌下去,身上就燃烧起来了。

    江东郎挣扎着,惨叫着,终于栽倒在地上再也一动不动了。

    天作孽,犹可违。

    自作孽,不可活。

    徐天叹息了一声,脚踩着飞剑出城,找个僻静的地方落下来,这才和大金爷、驼爷、顾朝夕等人会合。这么大会儿的时间,他们已经把现场给清理干净了,一具具的尸体和战马都堆放在了一起,就等着徐天回来了。

    一个又一个的火球丢出去,很快就燃烧成了灰烬。

    大金爷看得目瞪口呆,叹声道:“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我们都老了。”

    “姜还是老的辣,要不是有大金爷和驼爷帮忙,我恐怕早就惨死在拓跋中原的手中了。”

    “哈哈,行了,咱们就别互相吹捧了。”

    “嘿嘿……”

    徐天笑了笑,问道:“大金爷,驼爷,不知道你们往后有什么打算,就在摩河市度过下半辈子了吗?”

    大金爷哼哼道:“行了,对于你的事儿,我和驼爷、烈风寒知道的比谁都清楚。现在,跟在你身边就等于是跟整个外隐门为敌。不过,人生不就是在于折腾吗?我和老驼的胃口都让你给吊起来了,想要再在摩河市呆下去,恐怕是不太可能了。”

    聪明人说话,不用点的那么透。

    徐天又惊又喜,激动道:“大金爷,驼爷,谢谢你们相信我,我……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谁相信你了?我就是看不惯无极门、黑山派、百花山庄等等宗派,还成立什么锄奸小组,听着就不爽。”

    “就是。”

    驼爷冷笑道:“我这把老骨头,还真想跟他们比划比划。”

    现在的徐天,就跟过街老鼠似的,已经到了人人喊打喊杀的地步。突然有大金爷、驼爷、烈风寒等人追随自己,他的内心说不出来的感动。说一千道一万都没用,还是看他的实际行动好了。

    一行人又返回拓跋城,找来一些马车什么的,连夜赶往了摩河市。

    当天晚上,就在宾馆中休息。

    顾朝夕打了个哈欠,淡淡道:“这几天把我给折腾的,好困,我得去睡觉了,你俩可别打扰我。”

    她自己推门走进了一个客房中,睡觉去了。

    走廊中就剩下了徐天和乔欣,大家都是成年人,自然是明白什么意思。她这是在给他俩机会啊?上次在熊洞,徐天和乔欣稀里糊涂地做了一次,脑海中都没有什么印象。这次,徐天当然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了,拥着乔欣就进入了客房中。

    要动真格的了吗?乔欣的心怦怦乱跳着,突然变得忸怩起来了,有些慌乱地道:“干什么,我……我也得去睡觉了。”

    “我搂着你睡,不也是一样么。”

    “我才不要。”

    尽管乔欣的口中一再的拒绝,徐天还是将她给抱入怀中,翻滚到了床上。在徐天的亲吻和抚摸下,乔欣很快就彻底溃败了,身子软的跟一滩泥巴似的,任凭着徐天的摆布了。

    这种事情是天生的,好像是不用谁教吧?随着乔欣的一声娇呼,她很快就沉浸在了这种歇斯底里的癫狂中。不愧是淬体的,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啊。徐天也好久没有做过了,一次,两次……时间过得飞快。

    等到一觉醒来,两个人又忍不住来了一次。

    咣咣的砸门声传来了,顾朝夕喊道:“行了,你俩能不能悠着点儿啊?别再累着。”

    “徐天,快下来,等会儿顾姐进来了。”

    “她怎么可能会进来呢,没事的。”

    “啊……”

    真是要命啊!

    这一晚上,可是把顾朝夕给折腾惨了。虽然说是两个相邻的房间,隔音效果也挺好。可是,她修炼有神识啊?任何的一举一动都能落入她的视线中,就跟站在床边看着徐天和乔欣亲热似的。

    非礼勿视,非礼勿言。

    非礼勿听,非礼勿想。

    她的心里默默念叨着,可是控制不住啊!他俩倒是爽了,却让她一晚上就是都没睡觉,都熬出了黑眼圈。偏偏,她还修炼有姹女大法,越是这样就越是难受,比一般人承受的痛楚还更要严重。

    还做?

    顾朝夕一脚将房门给踹开了,大声道:“徐天,你不是要去特殊神盾局的吗?还不快点儿。”

    啊?哪有这样的,这是要把他给吓得阳痿了的节奏啊。

    徐天还想说点儿什么,乔欣却不行,一脚将徐天从身上给踹下去了,手忙脚乱地穿着衣服,真是要多羞窘就有多羞窘,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徐天苦笑了两声,等找机会的,非狠狠地收拾顾朝夕一顿不可。

    大金爷和驼爷、烈风寒要在摩河市招兵买马,徐天让顾朝夕也留下来了。等到他和乔欣从特殊神盾局回来,大家伙儿再一起走。有了第五阶段的培气汤,顾朝夕可以尽情地沉浸在修炼中。

    唉,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弄到第六阶段的释迦魔果和金萼红花呢?徐天跟大金爷等人打了个招呼,在储物戒指中装了一些枪支弹药,还有手雷,以备不时之需,这才和乔欣赶往了机场,直飞H市的太平机场,再转飞到京城国际机场。

    为了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徐天还戴上了面具,又恢复了之前的那种络腮胡须、额头上有刀疤的粗犷模样。

    坐在太平机场的候机大厅,徐天的心里也有几分担心,要说五毒教、飞鹰门、双煞门被灭掉也就算了。可是,西宁王家、金刚门怎么还出事了呢?王家是王七七的家人,他对雷金刚和雷莽的感觉也挺不错的,这伙人是真狠啊。

    突然,徐天的手机铃声响了,是修者公会古玩店的老板魏松竹打来的,问道:“徐天,你跑哪儿去了?我上次就凑够了200颗灵石,怎么跟你交易啊?”

    “我现在很忙,没时间交易。”

    “那可不行啊,那片水叶对我来说很重要。要不这样,我还帮你搜集了一些古玉,可以一并送给你。”

    “呃……这样吧,你给我准备2000颗灵石,我就兑换。否则,再也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啊,2000颗?我上哪儿弄去,徐天,徐天,喂……”

    连续喂喂了好几声,可徐天已经挂断了电话。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