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难怪江湖上都在盛传,徐天灭掉了五毒教、飞鹰门、双煞门、西宁王家等等外隐门的势力,都已经引起外隐门的公愤了。敢情,这是真的呀?拓跋中原气得哇哇大叫,怒道:“敢来我们拓跋城放肆,我今天就让你横尸当场。”

    “你有那本尽管放马过来。”

    “杀!”拓跋中原怒火中烧,抓着长矛就扑向了徐天。

    “看我的暗器。”徐天随手就丢过去了一样黑乎乎的东西。

    拓跋中原赶紧往旁边躲闪,这才发现是一块石头。而徐天,已经跑出去挺远了。哎呀我个小比的,拓跋中原奋力追了上去,边追还边喊着,让徐天站住。这样一喊不打紧,徐天跑的更快了。

    这样得追到什么时候!

    拓跋中原抓住了一个人,让他立即去找拓跋长雄,把整个拓跋部落的勇士都召集起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抓住徐天。

    一个追,一个跑。

    这就跟贪吃蛇似的,越追,跟在徐天身后的人就越多。要知道,这可是在拓跋城啊,这些拓跋部落的人对于每一条街道,每一个胡同都极其熟悉。可是,不管他们怎么围追堵截,徐天总是能够逃脱掉。

    这样持续了差不多有一个来小时的时间,徐天估摸着差不多了,瞅准了之前的城门,立即跑了出去。

    哈哈,小瘪犊子!

    拓跋中原早就派人去调查了,这道城门是虚掩着的。他故意叫人不要封死了,就是想着把徐天给引出去。城里有各种建筑物,徐天闪转腾挪的,再放两把火,这对于拓跋部落来说肯定是一种损失了。

    要是在城外就不一样了,一马平川,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徐天还能逃到哪儿去?拓跋中原和拓跋长雄等人都骑上了战马,哒哒哒地追了出来。嗖,嗖,嗖,一支支的箭矢射了过来,徐天跑着“S”形的曲线,愣是让他躲过去了。

    不过,人的两条腿肯定是没有马儿的四条腿跑的快了。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这些拓跋部落的勇士们都高高举起了马刀……突然,徐天纵身扑倒在了地上,喊道:“打!”

    大金爷和驼爷、烈风寒、顾朝夕、乔欣等人一直关注着拓跋城的情况,当看到一簇簇的火光,再听到从里面传来的阵阵喊叫声,一个个的心都紧张了起来。估计,徐天快带人出来了吧?可是等了又等的,还是没有徐天的身影。

    要不是从城内传来的喊杀声,一声比一声激烈,他们都怀疑徐天是不是出事了。

    “没事,没事的,咱们再等等。”顾朝夕嘟囔着,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别人,还是在安慰自己。

    “来了!”

    这样又等了一阵,终于是看到城门大开,一道身影蹿了出来。紧跟着,就是拓跋部落的骑兵,嘚嘚嘚地在雪地上奔驰着,速度极快。

    大金爷和驼爷等人的精神都振奋了起来,一个个端起了枪。等到徐天扑倒在雪地中的刹那,他们立即勾动了扳机。哒哒哒,哒哒哒,密集的子弹扫射出去,这些拓跋部落的勇士顿时人仰马翻,纷纷摔倒在了雪地上。

    人,实在是太多了。

    前面的人倒下去了,后面的人还在跟着往前冲,想要停下来都不可能。谁能想到,这儿会有埋伏呢?拓跋中原和拓跋长雄喊叫着,可是,骑兵队彻底乱了套,一个个就跟无头苍蝇似的,四处乱撞。

    有的骑兵根本就没有让子弹射中了,却让别人给撞翻了。

    有的骑兵想着掉头回来,马儿却嘶鸣的一声逃窜了出去,把他给摔倒在了地上。还没等爬起来,就让别的战马踩在了身上,相当惨烈。

    管你什么枪法不枪法的,这儿的几个佣兵都没玩儿过枪,只是尽情地勾动着扳机就行了。反正,人和马儿太多了,总会能扫中了。

    徐天从地上爬了起来,偷偷地向着战场摸了过去。

    这一幕都落入了大金爷的眼中,喊道:“徐天,你是不是疯了?快回来。”

    徐天就像是没听到似的,反而蹿行得更快了,终于是躲藏在了一匹瘫倒在地上的马儿的身边,不再动弹了。飞剑,蹿了出去,在人群中来回地飞舞,清一色就是抹脖子。

    这些拓跋部落的勇士,有的在躲子弹,有的在逃窜……谁能想到半空中还会有飞剑过来呢?一时间,一个又一个的人从马背上翻滚下来,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是中弹了,没有一人想到会是飞剑。

    这可是徐天的杀手锏,他暂时还不想暴露了。

    在塞北纵横了这么多年,那些部落只要是听到拓跋部落的马蹄声,就吓得四处逃窜了。拓跋部落的勇士们可以说是所向披靡,渐渐地也养成了他们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性格。可是今天,这个跟头上真的栽大了,照这样下去,整个拓跋部落都得让人给灭掉了。

    徐天,太狠了。

    他是不是灭掉一个又一个的外隐门有瘾啊?拓跋中原怒吼道:“撤退,快撤退。”

    “看刀!”

    突然,一道有几分阴冷,又耀眼的光芒一闪而过。拓跋中原的战马的一条前腿被生生地斩断了,嘶鸣了一声,直接摔倒在了地上。拓跋中原从地上翻滚起来,长矛如毒蛇,疾刺向了徐天。

    徐天一刀格挡了上去,就跟拓跋中原战在了一处。

    拓跋中原用的是“乱披刺”矛法,往往一矛能刺出去十几下,让人防不胜防。可徐天,就像是知道长矛会从哪里刺过来似的,总是能够在间不容发的空隙躲过去,再伺机偷袭,这让拓跋中原有了一种束手束脚的感觉。

    乱披刺,这是一种大开大合,硬扎硬打的武技。一旦施展开了,攻势越来越是凶猛,往往比拓跋中原修为更高的人,都命丧在了他的“乱披刺”上。可是现在,徐天明明是内劲六层的武尊,他却拿徐天半点儿的法子都没有。

    他,让徐天给牵制住了,那些拓跋部落的勇士们就没有了主心骨儿,一个个四处逃窜,现场更是混乱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