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塞北都是茫茫大草原,一眼望不到边际。

    拓跋部落就在骆驼峰的西南方向,是在平地上崛起的一座城池拓跋城。

    城墙有十米高,清一色都是用大青石垒砌而成,相当结实、坚固。在城墙的四周还有又深又宽的护城河,天气寒冷,河水已经上冻结冰了,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积雪。在城墙的四角都有岗楼,有端着弓箭的拓跋部落勇士,来回地巡视着,防御极其森严。

    在塞北纵横了这么多年,拓跋中原把其他的一些小部落都给灭掉了,随时都有可能遭受到这样、那样的报复。有了这座城池,任何人都甭想攻破了。

    城池的面积极大,相当于一个小镇子。单单只是这一点,就看出拓跋中原的气魄和野心了,这得花费多少时间和金钱,才建起来的。天一擦黑,大门就关闭了,任何人都甭想混进来。不过,这样的城池对于徐天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难度,他和顾朝夕、乔欣脚踩着飞剑,直接落入了城池中。

    没有降落,徐天边飞行着,边用神识扫视着,不放过每一寸土地。终于,在城池的东北角发现了一个用石头砌成的监牢,大金爷、驼爷、烈风寒、还有跟着徐天一起去骆驼峰,仅剩下的几个佣兵和枪手,一个个都被锁起来了。

    厚重的大铁门,手上有手铐,脚上有脚镣,插翅也难飞出去。

    在门口,还有两个拓跋部落的勇士,在那儿点燃了篝火,边吃喝着边说笑着,浑然不顾大金爷和驼爷等人的死活。徐天找了个隐蔽的地方降落下来,一步一步地摸了过去。他的神识控制着飞剑,直接抹了两个人的脖颈。

    徐天从他们的身上搜出钥匙,帮忙将大铁门给打开了,低声道:“大金爷、烈风寒,我是徐天,我来了。”

    “徐天?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等会儿再说,我先帮你们把手铐和脚镣都给解开了。”

    咔咔,一个个的解开,这些人的身子都快要冻僵了,一时半会儿是甭想起来了。徐天给了顾朝夕和乔欣,一人一把枪,让她们在这儿守着大金爷和驼爷等人,他去找拓跋部落的人算账。

    大金爷低喝道:“徐天,拓跋中原是武尊大圆满的境界,你去找他太危险了。这样,你等我们一会儿,我们的身体恢复了就跟你一起过去。哼,拓跋中原敢这样对我,我非杀得他们人仰马翻不可。”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这样也好。

    徐天握住了大金爷的手,用元气帮着他恢复身子,很快就搞定了。再来下一个……这样持续了有一个来小时的时间,这些人基本上都恢复过来了。要枪的,徐天给枪。要武器的,徐天给武器,看得大金爷愣头愣脑的。

    反倒是驼爷和烈风寒等人,他们倒是见怪不怪的了。

    冤有头,债有主。

    徐天和大金爷、驼爷等人想要对付的是拓跋中原和拓跋长雄等人,跟拓跋城中的其他人没有任何的关系。这要是在城中打起来,很有可能就伤及无辜了。大金爷盯着徐天看了又看,们就像是才认识似的。

    徐天咳咳道:“大金爷,你这样看我干什么?”

    “出来混的人要心狠手辣,怎么看你都不像是那种把五毒教和西宁王家、欧家、飞鹰门等等外隐门给灭门的人。”

    “咳咳……这事儿本来就不是我做的,是有人冤枉我。”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恐怕,现在的华夏国都知道徐天的事儿了,这样也好,他找不到师姐纪纤纤,纪纤纤要是听说了他的事儿,兴许就会过来找他了。

    大金爷咧嘴笑了笑,问道:“你就说怎么干吧?我们都听你的。”

    徐天低声嘀咕了一番,他带路把大家伙儿都送出城外,找地方埋伏起来。每个人一支半自动步枪。等到他把拓跋中原等人给引到埋伏圈,他们就立即勾动扳机,杀拓跋部落的这些勇士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就是歌唱二小放牛郎是故事嘛!

    大金爷和驼爷等人都有些纳闷儿,徐天怎么摸出拓跋城呢?说来也奇怪,他们跟在徐天的身后,在街道上七拐八拐的,竟然一个人影子都没有看到,也没有人看到他们,就一路摸到了城墙底下。

    烈风寒问道:“徐天,咱们怎么出去?”

    “从城门出去。”

    “啊?不会让人发现吗?”

    “没事的。”

    徐天地飞剑,早就飞出去把城墙岗楼上的几个人给抹了脖子。就怎么将城门给打开,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不过,走也不能随便乱走,也是有学问的。天空中飘散着雪花,在地面上覆盖了厚厚的一层。

    一个踩着一个的脚印往前走,最后面的一个人手中拿着扫把,边走边扫动。这样,就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了。等走出去了有几里地,才算是在一处斜坡上隐藏了起来。每个人一把半自动步枪,就静静地等待着了。

    大金爷问道:“驼爷,烈风寒,你们说,徐天能把拓跋中原和拓跋长雄等人给引出来吗?”

    “他说能,就能。”乔欣道。

    “哦?”大金爷咧嘴笑了笑,问道:“你俩都是徐天的老婆?谁的大老婆,谁是二老婆啊?”

    “这是我们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哈哈,这小子确实是有些门道。”

    大金爷大笑着,双手端着枪:“好久都没有这样痛痛快快地打一场了,他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呼呼,呼呼!

    突然,漫天的火光冲天而起,一会儿是城南,一会儿是城北……没多久的工夫,处处都燃烧起来了。一瞬间,整个拓跋城都陷入了火海中,这些拓跋部落的人都跑出来,有的哭喊着,有的救火,一片慌乱。

    怎么可能会这样?

    拓跋中原跑出了院子,大喝道:“给我救火。”

    从远处,传来了一声爆喝:“你就是拓跋中原?”

    “是我。”拓跋中原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一个陌生的青年,怒道:“你是什么人,我们拓跋城的火是不是你放的?”

    “对,是我放的,我就是你要找的徐天。”徐天威风凛凛的,叱喝道:“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金熊让我给杀了,拓跋长河让我给抓起来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