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些物资确实是很重要,当然不能丢掉了。

    徐天微笑道:“都带着走就是了。”

    “啊?怎么带着走啊?”

    “看我给你们表演魔术。”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徐天把马车都给丢进了储物戒指中。只是马儿是活物,没法儿放进储物戒指中,只能是这样了。不过,这样也好,等会儿在马屁股上挂上鞭炮,让它们往人群最多的地方冲,还能吸引一部人的注意力,他们就可以趁乱逃掉了。

    这么一番话,让所有人的精神更是振奋。

    驼爷大笑道:“哈哈,没想到我这把老骨头,也会有豪气万丈的这一天。乔老板,要是我能活着从塞北回去,我就跟你混了。”

    “对,我也跟你混了。”烈风寒喝道。

    “我们也是,希望乔老板收留我们。”

    这些佣兵和枪手们,就连几个车把式都纷纷表态,这辈子是跟定徐天了。

    徐天笑道:“好,来多少人我都欢迎,咱们先干了拓跋部落一票追杀再说。”

    在塞北,拓跋部落连续地灭掉了其他的小部落,一举成为了最大的部落。可以说,所向披靡,没有任何一股势力能跟它相抗衡。现在,斜坡上的这些人竟然喊起了口号,阵阵谩骂的声音不断地传入了拓跋长河的耳中,这让他又气又恼。

    这是找死啊!

    他什么也不顾了,大手一挥,怒道:“冲啊,给我杀光了他们。”

    这些拓跋部落的勇士们,边往前冲,边射着火箭,攻势相当凶猛。在这种乱箭下,有两个枪手的身子被射穿了,当即栽倒在了下去。哒哒哒,哒哒哒!子弹扫视着着,一个又一个的拓跋部落的勇士们倒了下去,却又一个又一个的冲了上来。

    没办法,对方人多势众,还是有更多的人冲了上来。

    这等于人海战术啊!

    三面强攻,唯独是留了一面,也就是火把比较少的那一面,故意引诱徐天和驼爷等人突围。一旦到了斜坡下,拓跋长河和江东郎等人就会立即伏杀。斜坡上的人再冲下来,一举将徐天等人给歼灭了。

    对于这伙儿人,拓跋长河恨得不行,死了也得鞭尸。

    徐天不断地勾动着扳机,愣是将半自动步枪打成了点射。等到一梭子子弹打光了,徐天的神识扫视出去……哼哼,跟拓跋长河、江东郎等人相反的方向,也就是火把最多的那一面,最是薄弱。

    这种故弄玄虚的手段,简直是太小儿科了。

    徐天低喝道:“大家伙儿准备好雪橇,跟紧我,咱们杀出去。”

    这些佣兵和枪手们,跟在徐天的身边,立即从斜坡上冲了出去。这伙儿人,就跟尖锥一般,三两下就将斜坡下方的拓跋部落的勇士给打散了。每个人都弯腰,绑着雪橇。徐天和几个枪手勾动着扳机,将追杀上来的十几个拓跋部落勇士给射杀了。趁着这个机会,徐天也戴上了雪橇,一行人划着滑杆,三两下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枪声,没了,只剩下了阵阵的喊叫声。

    拓跋长河和江东郎等人还潜伏在雪堆中,一个个心里都揣着迷惑。难道说,其他三面的人已经将斜坡上的人,都给灭掉了?他们冲了上去,就见到冰墙内空荡荡的,连个人影子都没有。

    拓跋长河喝问道:“拓跋勇,人呢?”

    “跑了。”

    “跑了?”拓跋长河就火了,在这种围困和攻势下,对方还能逃掉了?这……这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啊!即便是跑,他们也应该是从火把数量最少的一面逃跑才对。而他们逃去的方向,竟然是火把最多的地方,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这伙儿人,到底是人是鬼?他们死了这么多人,竟然连对方是什么人都没有摸清楚。

    拓跋长河怒道:“追,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能逃到哪里去。”

    嗖,嗖,嗖。

    雪橇在雪地上穿行着,速度极快。

    这是在黑夜中,徐天生怕他们会跟丢了,还在前方点亮了手电。这些人跟着手电的灯光,往过滑就行了。不过,这样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将拓跋长河和江东郎、拓跋勇等人也给吸引了过来,怎么也甩不掉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徐天总不能一点儿亮光都没有吧?在这种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滑雪橇的速度又极快,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跟丢了。渐渐地,这些人终于是抵达了骆驼峰,在往前就是山坡了,从下往上根本就没法儿再滑雪了。

    徐天低喝道:“大家伙儿快把雪橇解开,交给顾朝夕。我给你们五分钟休息的时间,咱们就立即上山。”

    徐天站在一处凸起的岩石上,双手平端着半自动步枪,对着追过来的拓跋部落勇士,就勾动了扳机。这是在黑暗中,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放眼望去漆黑一片,别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这样开枪,有用吗?

    驼爷和烈风寒等人看不到,也一样听不到。因为,子弹都是眉心中弹,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就一头栽倒在雪地中,毙命身亡了。这样惊呼绝伦的枪法,终于是把拓跋长河和江东郎等人给吓坏了,愣是没有人敢再追上来。

    徐天纵身从岩石上跳下来,大声道:“大家伙儿手拉着手,咱们进山,谁也不要松开了。”

    手电关掉了,没有任何的光亮,就这样一步一步摸索着往前走着。幸好是在晚上,这要是大白天的话,非把这些人给吓死不可。这个地段的山势陡峭,一边儿就是悬崖峭壁,一脚踩空的话,就落得一个粉身碎骨。

    不知者不畏,这样更好。

    徐天不敢走快了,等到凌晨时分,地势终于是平坦了一些。就在这儿驻扎露营好了,拓跋部落的勇士暂时是不可能再追上来了。这些人的精神松懈下来,有好几个人瘫坐在地上,就不想起来了。

    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叱喝声:“江东郎,你给我滚出来?我今天非杀了你,给阴寒门清理门户不可。”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