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咳咳!

    其实,徐天也挺郁闷的,他倒是想找顾朝夕,可顾朝夕修炼有元阴。一旦跟男人亲热,破了元阴,修炼的速度就会减缓了。要不然,他俩又何必脚心对脚心、手心对手心双修,直接合体双修岂不是更好。

    当着乔欣的面儿,徐天当然不能这么说了,讪笑道:“乔欣,在我的眼中,你比顾姐更漂亮,更有女人味儿。”

    “滚蛋,睁着眼睛说瞎话,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啊?”乔欣哼哼道。

    “你看看,我说实话,你咋就不信呢?我一直跟顾朝夕双修了,她就算是脱光了躺在我的面前,我都没有反应。”

    “你想死啊!”

    顾朝夕上去给了徐天一脚,徐天哎呀惨叫了一声,就趴在了乔欣的身上。乔欣还想再起脚,却让徐天给抱紧了。这回,不会真的出事吧?乔欣立即举手投降了,喊道:“等一下,等一下,我强烈要求顾姐睡在中间,我睡在一边。”

    这样最好了。

    徐天不敢碰顾朝夕,想碰乔欣又碰不到,只能是踏实地睡觉了。

    一觉大天亮,等到三人醒来了,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互相搂抱在一起了。她俩做梦都没有想到,会跟徐天大被同眠。这事儿要是让宁云裳、慕容熙月、王七七知道了会怎么样?谁都没敢再往下去想,一切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

    现在的雪洞口,都已经让大雪给封上了。徐天用铁锹给挖开了,等到爬出来,驼爷和烈风寒等人都已经弄好了饭菜,就是没有去叫他。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甚至是连点儿风丝都没有。放眼望去,尽是白茫茫的一片,在阳光的照耀下,晃得人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

    徐天又返身回来,摸出了脸盆,丢进去了几个水球,让顾朝夕和乔欣洗漱了一下,这才走出来。三人简单吃了口饭菜,这才又爬到了马车上。没有道路,没有树,甚至是连路标都没有,反正就是一马平川,一直往前驰骋着。

    第一,靠的是经验。

    第二,靠的是指南针。

    驼爷和这些车把式都是经常出入塞外,就算是闭着眼睛都能摸到拓跋部落。在十一点多钟的时候,几辆马车终于是停下来了。再往北就是拓跋部落,而去骆驼峰,就要转道往东北走了。

    驼爷问道:“乔老板,你打算怎么走?”

    这趟来塞北的主要目的,就是骆驼峰上的金熊,什么跟拓跋部落做生意,那就是一种借口,不打扰了拓跋部落的人最好。那些枪手们都是大金爷的人,倒是没有说什么,可那些佣兵不愿意了。他们来就是跟拓跋部落做生意的,也没说要去骆驼峰啊?骆驼峰是拓跋部落的禁地,他们冒然地闯进去,势必会跟拓跋部落产生冲突不可。

    拓跋部落的人,一个个都擅长骑射和滑雪。在这种茫茫大草原中,他们想要逃脱掉拓跋部落的追杀,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每个人每天再加5万块。”徐天直接开口加价了。

    “乔老板,这不是钱的事儿……”

    “再加10万!”

    “好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佣兵们终于是不再说什么了。每一天20万,来回一个多星期,那可就是奖金两百万啊?这笔钱,够他们挥霍一阵了。反正,他们过的就是这种脑袋夹在裤腰带上,刀口舔血的生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横竖就是一条命,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手枪队和车把式都感到挺委屈,他们赚的钱都是大金爷给发的,跟这些佣兵们比起来,相差得太多太多了。徐天笑了笑,手枪队和车把式也是一样,每个人10万块。等回去了之后,一次性把钱付清了。而驼爷,徐天给他五百万,现在就递过去了一张支票。

    驼爷扫视了一眼支票,冷声道:“你是在打我脸吗?”

    “没,驼爷,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你这趟太辛苦了……”

    “太辛苦了?那你就给我五百万?”

    “呃……一千万,你看怎么样?”

    “我就权当作是辛苦费了。”

    敢情,驼爷是嫌钱少了。徐天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递上去了一千万的支票,驼爷把那两张支票都抢过去了,大喝道:“走,咱们去骆驼峰。”

    骆驼峰是在塞北平原上,突然崛起的两座山峰,看起来就像是骆驼的两个驼峰似的,一大一小,绵延起伏。金熊就在骆驼峰的那个最大的驼峰上,高耸陡峭,直冲云霄。再往前行驶了一段距离,就有稀稀拉拉的树木和灌木丛了。不过,这些灌木丛也都让积雪给覆盖了,只是露出了一个半截的尖儿,树木没有多少树枝,显得更是挺拔。

    马队小心翼翼的,谁也不敢发出声音,就这么往前跑着。

    突然,徐天低喝了一声:“停下。”

    “怎么了?”驼爷挥了挥手,马队终于是都停了下来。

    “我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咦?雪地中有人,是阴寒门的屈寒山,烈风寒,你们几个跟我过去看看。”

    徐天让驼爷和顾朝夕、乔欣等人在这儿等着,他和烈风寒等几个佣兵跑了过去。说实话,这也就是徐天,搁在一般人的身上都不可能发现屈寒山。远远望去,就是一个雪丘,屈寒山愣是被生生地埋在了雪堆中。

    你说,这上哪儿看去?

    等跑到了近前,徐天三两下将屈寒山给扒出来了。现在的屈寒山都快要冻僵了,只剩下胸口还有点儿热乎气。烈风寒抱起屈寒山往回跑,徐天用神识扫视着周围,却没有看到别人的身影了。

    驼爷看了一眼,喝道:“快,把他的衣服给扒光了,丢到雪堆中。”

    “啊?”徐天吓了一跳,连忙道:“驼爷,这是我朋友,我得把他给救活了。”

    “我这就是在救他的性命。”

    顾朝夕和乔欣转过身去了,烈风寒等几个人三两下就将屈寒山给扒光了。驼爷的腰间别了个酒葫芦,倒了一碗酒出来,用火机给点燃了。等到泛起了蓝色的火焰,他立即用手沾着碗内的酒,搓揉屈寒山的身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