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茫茫的塞北,穿得再漂亮给谁看啊,还是暖和点儿更重要。

    很快,徐天和顾朝夕、乔欣都“武装”上了,裹着羊皮袄,戴着翻毛的狗皮帽子,脚上是高筒的羊皮靴,脖颈上扎着围脖,再戴上口罩,用密不透风来形容也不为过。顾朝夕和乔欣还是第一次乘坐马拉爬犁,感觉特别的新鲜和刺激。

    鞭子呼哨的一声,这些马车终于是跑了出去。等到了郊外的雪地上,马车跑的很快,整个人的感觉就像是要飞起来了似的。顾朝夕和乔欣倒坐着,拿着手机不住地拍照,天与地全都让皑皑的白雪给连接在了一起。没有山,没有水,就是一马平川,一眼望不到边际。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果然是这样!

    顾朝夕一直生活在南方了,兴奋道:“徐……哦,乔军,等会儿下车了,你给我和乔欣多拍几张照。”

    “要说,咱们就应该去雪乡去看看。”乔欣道。

    “对呀!乔军,咱们从塞北回来,就去雪乡。”

    “哦……”

    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兴致!

    徐天哼哈答应着,马车继续往前疾驰着。跟在最后的一辆马车上,装着的全都是帐篷、雪橇、铁锹等等工具和生活日用品。还有两匹马跟着颠颠地跑,这是用来换骑的。要是哪匹马跑不动了,或者是出了什么意外,也不至于没法儿行走。

    在这种冰天雪地中,别说是一天了,几个小时就有可能把人给冻僵了。

    越跑,西北风就越是猛烈。顾朝夕和乔欣也没有了说话的心情,一个个缩着脑袋,把羊皮袄的领子竖起来了,整个人就跟鹌鹑似的,缩在里面一动不动。这样持续地跑到了日落黄昏,车队终于是停下来了。

    驼爷是领队,大声道:“前方有一片斜坡,咱们就在那儿休息。明天早上再继续赶路,中午就能抵达拓跋部落了。”

    看得出来,这些佣兵们应该是经常出入塞北,对这些都已经习以为常了。有的去捡树枝,有的去掏雪洞,有的生火做饭。在这种地方,任何的帐篷都没有,一场大雪下来就有可能将帐篷给压塌了。

    徐天和顾朝夕、乔欣都拎着铁锹,挖了一个又一个的大雪块,就跟盖房子似的,把这些雪块都给垒砌起来,很快就成了一个四方形的屋子。在棚顶,徐天从储物戒指中摸出来了两个大铁门给盖上了,再覆盖上雪块,又结实又封闭。

    这还不算,徐天还在雪屋中丢出去了一个又一个的水球,把这些雪块都给融化了。再用火球一顿烘烤,墙壁顿时变得光溜溜的了,都快能当镜子照了。然后,他又摸出来了一张双人床、席梦思的床垫、被褥等等什么都有,弄的比家还更要温馨。

    要不是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徐天能直接把柴油发电机给点着了,发电取暖。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在雪屋的边儿上,放了一个火盆,里面丢出去了一个又一个的木炭,两个火球就点燃了。一时间,整个屋子中都暖洋洋的,跟外面的冰天雪地比起来,简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她们亲自搭建起来的房子,看着哪儿哪儿都喜欢。

    乔欣扫视着周围,问道:“徐天,要不咱们就在这儿生活一段时间吧?管外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顾朝夕叹声道:“唉,看来我今天晚上得睡屋外了。”

    “怎么了?”

    “看你这样思春的样儿,晚上指不定会跟徐天弄得怎么样天摇地动的,别再打扰我睡觉。”

    “啊?”

    乔欣的脸蛋儿腾下红到了耳朵根,上来就挠顾朝夕的痒痒。顾朝夕当然也不示弱了,直接将乔欣给扑倒在了床上,两个人这样滚闹着,气氛很欢愉。徐天的精神都有些恍惚了,要不是为了找师姐,要不是为了回到修真界,他还真想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起来算了。

    白天钓钓鱼、喝喝茶,晚上陪着这些女孩子们滚床单……我了个擦的,这样的生活才是真正地神仙般的小日子吧。

    屋外,传来了驼爷的喊声:“乔老板,饭菜都弄好了,你们快出来吃饭吧。”

    徐天哼哈答应着,和顾朝夕、乔欣从雪屋中走了出来。

    在斜坡下支起来了两口大锅,里面放了一些冻菜,切得肥肉,又放了一些冻饺子什么的,这样的大杂烩,尽管敞开了肚皮吃。在这种冰天雪地中,能有一口热乎的饭菜就不错了。这些人也都不是那种计较的人,一个个端着饭盆,盛满了就呼噜呼噜地吞吃了起来。

    这些佣兵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有的半蹲着,有的干脆坐在了雪块上……夕阳的余辉倾洒下来,倒是有着一种别样的景致。从一开始到现在,徐天都没有跟烈风寒接触,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他和烈风寒的关系。

    这可是一枚暗棋,兴许在关键时刻就能发挥出重要的作用。

    郭森的腰间扎着围裙,真的没看出来,给徐天和顾朝夕、乔欣都盛了一碗,笑道:“乔老板,你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徐天吃了一口,连连赞道:“不错,真没看出来啊?你还有这样的手艺。”

    “嘿嘿,我跟大金爷之前就是厨师。”

    “咱们这儿距离骆驼峰还有多远?”

    “骆驼峰在拓跋部落的东北,咱们这样一路赶下去,明天中午应该就能到骆驼峰了。”

    “好,辛苦大家了。”

    徐天和顾朝夕、乔欣吃饱喝足,就回雪屋中去休息了。营地中,自然是有人轮流放哨。在正中间点燃了几个篝火,火苗呼呼地燃烧着,这些人龟缩在雪洞中,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因为淬体的缘故,乔欣的身体素质很好,哪怕是再冷点儿都不怕。而顾朝夕,她就是一个武痴,每天只要有时间就是修炼。她想着早点儿提升修为,早点儿回欢喜宗,把大师姐给救出来。还有江南顾家,这一笔血债必须得用血来偿还。

    徐天盘膝坐下,一瞬间,呼噜声,篝火的噼啪声,人的窃窃私语声等等,全都落入了视线中。毕竟人数众多,谁知道这些人都揣着什么心思。

    突然,从耳边传来了郭森的声音:“你们几个都给我盯好了,等到下半夜两点钟,咱们就一起摸进那个乔老板的帐篷。抢到的钱,咱们二一添作五,那两个女人……嘿嘿,等我爽完了,也不会让你们白白地辛苦。”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