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簇簇的篝火,把大半边的夜空都给映红了。蛊神教的这些人,喝着米酒,啃着羊肉,围成了好几圈儿。徐天是蛊神教的大恩人,要是没有他的话,整个寨子都得让五毒教给毁掉了。

    苗疆的女孩子都很火辣,她们用炙热的眼神看着徐天。只要他勾勾手指头,晚上就能有女孩子摸到他的床上去。可现在的徐天,哪里还有那心思,他对苗疆的女孩子可是又惧又怕,动不动就给人下情蛊,谁能受得了。

    跟随着顾朝夕、鬼匠等人过来的那八个猛虎帮的兄弟,在跟五毒教的一仗中,有三个中毒身亡了,还有一个让人给劈杀了,还剩下了四个人。他们过的就是那种刀口舔血的生活,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和那些苗疆的女孩子手臂挽着手臂跳舞,很放得开。

    王炸凑了过来,问道:“徐天,七七没跟你在一起吗?我们最近,咋一直没有她的消息呢?”

    “她……有点事情没过来,跟慕容熙月在一起呢。”

    “好,好,你看看什么时候去我们西宁王家提亲啊?我爹和小鬼叔对你的印象都挺不错的。”

    “啊?有机会的。”

    这种事情,徐天还能怎么说?他要是说,王七七让李瓶儿给带到欢喜宗去了,王家人还不打上门去才怪。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都是因他而起的,他怎么都要解决了,千万不能让王七七受了委屈。

    唉,他找不到李瓶儿,连聂双双回欢喜宗去了,也没有了任何的消息。王七七……不会真的出事了吧?他的心七上八下的,总是平静不下来。算了,现在想那些事情也没有用,他让蚩锋带路,还要再去找大祭司一趟。

    大祭司就坐在朱珠儿住着的那栋吊脚楼的楼下,徐天走过去,轻声道:“大祭司……”

    “徐天,你应该对情也有一些了解,情蛊属于花蛊的一种,是以养蛊女子的血肉培植而成,三月开花,极其艳丽。养蛊者采下蛊花做成情蛊,在自己钟情的男人身上下蛊。唉,施蛊的人,必定是一个用情极深的人,同时要以命饲蛊,蛊方能成,我们整个蛊神教都很少有人能炼成情蛊。解铃还须系铃人,真正能解蛊的人,只有施蛊的人才行。可现在,朱珠儿已经命悬一线,让她帮你解蛊是不太可能了,我还有一种方法,叫做钓蛊……”

    “钓蛊?”徐天有些不太明白。

    “对!”

    朱珠儿的命是不可能救活了,一旦她死了,她体内的母蛊自然也就跟着失去了性命。徐天体内的公蛊感应不到母蛊,就会吞食徐天体内的血肉,直至徐天毙命身亡。大祭司想了又想的,唯一的法子就是用母蛊把公蛊给钓出来,这样才能让徐天活命。

    徐天还是有些不太明白,问道:“母蛊在朱珠儿的体内,又怎么取出来呢?真要是取出来的话,朱珠儿恐怕也没法儿活命了吧。”

    大祭司长叹了一声:“朱珠儿要是死了,她体内的母蛊也就死了。所以,必须在她还活着的时候,把母蛊给取出来。她……唉,这是她种下的因,必须得承受这样的果。我会想办法让母蛊活着,再根据母蛊鸣叫的频率,敲响腰鼓,把公蛊给吸引出来。”

    这事儿,又让徐天于心何忍。是,朱珠儿是活不了了,可在她活着的时候,从她的体内取出母蛊来,实在是太残忍了。

    大祭司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件事情就交给她吧?等于是用她的命,救了徐天的命。现在,徐天是拯救了寨子的大英雄,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同样丢掉性命,那寨子上下的这些人心里都不会不好受。

    蚩锋走过来,低声道:“徐天,朱珠儿醒了,她要跟你说几句话。”

    徐天点点头,和大祭司爬楼梯上去了。朱珠儿躺在床上,还是那么虚弱,在看到了徐天的时候,眼神中放过了一抹光亮,挣扎着要坐起来。

    徐天赶紧过去,扶着她躺下:“别乱动,你还要安心养伤。”

    “徐天,你……你真的来苗疆了。”

    “这是我答应你的事情,我当然得过来。”

    “可我就要不行了。”朱珠儿喘息着,喃喃道:“这是好事,我就能见到姥姥了。你扶我站起来,我……我来帮你取出体内的公蛊。”

    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怎么取出来?腰鼓就放在了枕头边儿上,她连敲鼓的力气都没有。刚刚挣扎着爬起来一下,就跌倒在了徐天的怀中。她的手紧紧地攥着徐天的手,眼睛暗淡却很深情地望着徐天,断断续续地道:“徐天,你……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了。”徐天的心中也很不是滋味儿。

    “你愿意……愿意娶我为妻吗?”

    “我愿意!”

    “我就知道的。”

    在这一瞬间,朱珠儿的精气神仿佛是都回来了,抓起枕头下的腰鼓咚咚、咚咚地敲打了起来。徐天立即感受到了体内的公蛊在蠢蠢欲动,都没等大祭司说什么,他就立即张开了嘴巴。

    咚咚,咚咚。

    蛊虫一点点,一点点地从徐天的口中爬了出来。等到了嘴边,朱珠儿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力气,张嘴喷出来了一口鲜血,直接扑倒在了床上。在她的体内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响,那公蛊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似的,张开翅膀,顺着她的鼻孔钻了进去。

    徐天激动道:“朱珠儿……”

    大祭司伸手按住了他,摇头道:“不行了,朱珠儿已经去世了。”

    “可是……”

    “走,咱们出去吧。”

    大祭司冲蚩锋点了点头,作势要将徐天推出去。

    对于虫蛊的事儿,徐天也了解了一些。一旦施蛊的人死了,蛊虫会反噬,什么时候吞食光了施蛊人的精血,什么时候才算完事儿。大祭司让徐天离开,就是不想让徐天看到。相信,蚩锋会有解决的方法,可是,徐天又怎么可能会放任不管。

    徐天弯腰,将朱珠儿给抱了起来,沉痛道:“寨子中的人一般葬在什么地方?我带她过去。”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