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有便宜不占,那是乌龟王八蛋。

    关麒道一拳头要了那个金甲力士的性命,自己也受了内伤。徐天当然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反正他是躲藏在暗处,随便地用神识刀就是了。不过,他想的倒是不错,还是低估了关麒道的本事。

    关麒道感到识海一痛,立即飞身扑向了徐天。

    这都行?难道说他受伤是假的,故意引诱自己现身?如果真的是那样,可就太可怕了。徐天顾不上想那么多,拔腿就跑。关麒道和关骓等人紧跟在后,就跟影子似的。徐天没敢再用血遁,连续地燃烧精血,他自己也得伤了元气。

    关骓怒道:“你是什么人,还想躲到哪里去?”

    徐天也不吭声,跑得更快了。

    找梅兰菊不行,找顾朝夕和沈大将军、白晶晶等人也不行……关麒道的修为太高了,唯一的法子是让雷公和雷母出手。反正雷公还欠自己两个条件,不用白不用。

    徐天快,关麒道快,渐渐地将关骓等人给拉远了。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关麒道就跟老鹰扑食似的,震动着双臂,飞扑向了徐天。徐天想要再逃掉也是不太可能了,突然,一道黑色的曼妙身影从斜刺里蹿出来,一剑刺向了关麒道。徐天和关麒道的注意力都在对方的身上,还真没有察觉出周围会有人躲在这儿。

    关麒道来不及躲闪,一巴掌拍了出去,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那身影终于是没有跟关麒道硬拼,躲闪到了一边去,手中的鬼斩刃横竖划了两下,顿时挡住了关麒道的攻势。

    “你是……百花仙子沈欺霜?”关麒道吃了一惊。

    “杀了他!”

    沈欺霜叱喝了一声八方夜雨阵图,鬼斩刃就跟雨点一般,刺向了东、西、南、北、东南、西南、西北、东北,八个方向。在剑与剑的勾勒之间,形成了一个八阵图,生、伤、休、杜、景、死、惊、开,八道剑气封锁了关麒道周围的空间。

    哪怕是关麒道的修为比沈欺霜高,也一样不得不倒退脚步。

    嗖!一道劲风席卷了上来,这……这是什么鬼?这好像是一个大铁门,中间生生地被折成了一个九十度的弯角,就这样狠狠地撞了上来。关麒道根本就没法儿躲,只能是咬牙,一拳轰了上去。

    这是徐天从阎森那儿学来的“冲冠一怒”,只能算是皮毛,还是第一次用。

    轰的一声闷响,那道大铁门被震翻了,关麒道也好不到哪里去。本来,他就受了内伤,愣是让大铁门给撞得斜飞出去,砸在了旁边的墙壁上,又翻滚下来。他张嘴喷出来了一口鲜血,沈欺霜已经跳过来,一剑刺穿了他的胸口。

    关麒道的手抓着鬼斩刃,怒睁着双眼:“你……为什么?”

    沈欺霜什么都没说,直接拔出鬼斩刃,一股血箭喷溅出来,关麒道的身子抽搐了一下,当场毙命身亡。堂堂的双煞门宗主,就这么在沈欺霜和徐天的联手下,给杀了。你说,他又怎么可能会甘心,怎么可能会瞑目了。

    徐天从地上爬了起来,问道:“你杀了他?”

    “这是他该死,谁让他认出我来了。快走,双煞门的人追上来了。”

    “哦?”

    徐天随手丢出去了一个火球,砸在了关麒道的身上,嘿嘿道:“反正已经杀了关麒道,再多杀几个双煞门的人,也没什么吧?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沈欺霜瞪着他,哼道:“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

    徐天吧唧了两下嘴巴,终于是和沈欺霜消失在了夜幕中。等到关骓等人追上来,就见到关麒道的身上燃烧着,都快成了一对焦炭。这是什么人干的?徐天是躲藏在暗处用的神识刀,就连关麒道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就更别说是关骓了。

    其他的几个双煞门弟子也都傻了眼,没想到宗主会让人给杀了。这事儿,十有八九跟那些黑衣人有关系,只要知道那个金甲力士是什么来路,就知道是谁杀害的宗主了。就怎么大会儿的工夫,关麒道已经燃烧成了一堆灰烬。

    偏偏在这个时候,还刮起来了一阵风。

    关骓吓坏了,赶紧扑了上去,剩下的双煞门弟子七手八脚的,把骨灰收集了起来。人没了,再骨灰也没剩下,关骓跟家人交代。既然连关麒道都不是对手,他们再追上去也没什么用了,还是回去禀告给黑煞、白煞要紧。

    这趟来南丰市,他们是冲着陆家人来的。可现在,关骓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一行人回到了双煞门,立即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了黑煞、白煞。一个穿着白衣服、一个穿着黑衣服,就跟黑白无常似的,看着就让人脊梁骨都冒凉气。

    他们是双煞门的供奉,一身修为比关麒道和关麒英还更要厉害。

    关骓敲了敲门,小心走了进来,噗通下就跪在了地上,哭着道:“关骓拜见两位师祖。”

    黑煞的脸黑如锅漆,白煞的脸惨白惨白的,问道:“关骓,你哭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上次,我二叔去南丰市失踪了,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消息。我和我爹去南丰市调查……呜呜,我爹惨遭杀害了,连是什么人干的我都不知道。”

    “什么?”

    黑煞的脾气火爆,怒道:“关麒道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内劲八层的武尊,一般人不可能伤了他。你把这件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一下。”

    关骓不敢怠慢了,就把去天香大酒店遭遇了雷公和雷母、卫悲风的事儿都说了一下。暗害了关麒道的人,能不能是雷门和无极门的人?对了,他从包包中摸出来了金甲,递给了黑煞。这是埋伏他们,又将关麒道打伤的人,这人很厉害。

    金甲?黑煞和白煞的瞳孔收缩,就跟触了电似的,手一抖,金甲就掉在了地上,紧张道:“关骓,你……你是说,埋伏你们的人中有这个金甲人?”

    “是。”

    “有谁知道你将金甲给拿回来了吗?”

    “只有那几个双煞门的弟子。”

    “去,你快去跟他们说一声,这件事情千万不能声张出去。否则,咱们双煞门很有可能会惹来灭顶之灾。对了,你爹的事儿暂时也不要说了,我们心里有数。”

    这得是惹了什么大人物?关骓的嘴上没说,心里却泛起了嘀咕。这可是杀父之仇啊,怎么能不报?既然白煞和黑煞这么说了,他只能是暗中来调查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