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个王炸到底是什么人啊?他的身边竟然还有这样精湛枪法的人。

    全一真人和胡杀躲藏在角落处,连头都不敢冒出来了。这样肯定不是法子,他们的修为再高,也快不过子弹。

    胡杀偷偷地探出脑袋,惊异道:“咦?组长,她们走了。”

    “走走了?这怎么可能呢?”

    全一真人也探出了脑袋,可不是吗?就见到王炸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他和蔡一妍、西风的肩膀上,各自扛了一个女孩子都走掉了。二人稍微犹豫了一下,愣是没敢再跟上去。这要是再有枪手盯着他们,他们的小命儿很有可能就交代了。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连几个小时都没有动静,俩人探头探脑的,终于是出来了。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暗卫的尸体,全一真人和胡杀互望了一眼对方,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这事儿弄的!

    上一次去阳城暗杀王炸,结果连续损失掉了四个暗卫。

    这一次比上一次还更要惨,他们甚至是都没有看到王炸,就遭到了枪杀。要不是他俩反应快,小命儿肯定也交代了。你说,这事儿怎么跟陆大总管交代啊?每一个暗卫都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和心血,这可是陆大总管的嫡系。连续的两次都没有完成任务,却把暗卫都给折损掉了,陆大总管还不劈了他们才怪。

    这可怎么办?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都有些懵圈了。

    胡杀道:“我打电话问问徐天吧?他脑瓜儿活,肯定能有法子。”

    “对,对,你快问问。”

    “徐天”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胡杀把暗杀的事儿跟徐天说了说。唉,他们没能把王炸怎么样,反而又再次折损了几个暗卫。这事儿要是不好好解决了,他们真没法儿跟陆大总管交代了。人家徐天上来就从董家弄了20个亿,而他们呢?这相差实在是太悬殊了。

    徐天问道:“我想问问,到底是谁下的单子啊?”

    全一真人稍微犹豫了一下,终于说出来了,是宇文家族的宇文垂。

    徐天当即就火了,你们的脑袋瓜子是不是让驴给踢了?现在的宇文垂都已经下落不明了,宇文家族只剩下了一个宇文轩来强自支撑着。你说,你还执行什么暗杀任务啊?是,宇文垂已经给了定金,可要是真的暗杀了王炸,后续的钱谁来给?这样的一通痛骂,把全一真人和胡杀骂的没有任何脾气。

    胡杀问道:“徐天,那你说怎么办?”

    徐天哼道:“你说怎么办?这事儿再简单不过了,陆大总管要的是钱你们找到宇文轩,让他给钱就是了,他敢不给。”

    “对呀哈哈,徐天,你真是太聪明了。”

    “走。”

    其实,宇文垂已经一次性把账给付清了。可是,连续折损了这么多的暗卫,全一真人和胡杀说什么也得给陆大总管一个交代,那就让宇文轩再拿来5000万好了。

    现在的宇文轩别提有多郁闷了,唉,他在南丰影视学院的门口,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拉了一裤兜子。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他还哪里有脸出去见人。这点,他真的想多了,现在的南丰市,谁还在乎他啊。

    天竺夜总会的生意,越来越差了。董晋还在天竺夜总会的对面,开了一家夜来香会所,把那些老主顾抢走了不少。照这样下去,宇文家族迟早得倒闭了。宇文轩喝着闷酒包厢门让人一脚给踹开了,胡杀迈着大步冲了进来。

    宇文轩怒道:“你谁呀?给我滚出去。”

    胡杀上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领子,甩手给惯摔在了地上,骂道:“我是谁?爷爷是来讨债的。”

    “讨债?”宇文轩疼得呲牙咧嘴的,有点儿醒酒了,问道:“讨什么债?”

    “这是你爷爷欠我们的5000万,你看看。”

    胡杀将欠条在宇文轩的眼前晃动了一下,宇文轩都没有看清楚,就让胡杀给手收起来了。这一刻,宇文轩哪里还不明白,这就是强行上门来勒索了,你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什么时候,宇文家族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

    宇文轩怒道:“你把欠条给我看清楚了”

    胡杀冷笑道:“你当我傻啊?这要是给你看了,你撕毁了,或者是吞进肚子里怎么办?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是给还是不给?”

    “我都不知道的事儿,给你什么?”

    “好。”

    胡杀才不客气,扯着宇文轩的腿,就跟扯死狗似的,把他给拖进了卫生间中。这一路上,任凭着宇文轩怎么喊叫,愣是没有一人上来。这些保镖都已经让全一真人给撂倒了,剩下的客人和女孩子也都吓跑了,没人敢上来。

    等到了卫生间中,胡杀把水池中的倒满了水,直接把宇文轩的脑袋浸了进去。宇文轩挣扎着,反抗着。可他的功夫被废了,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儿,又哪里是胡杀的对手。咕嘟咕嘟,他的嘴巴冒了泡,不住地往里灌着水。

    胡杀扯着他的头发,将他从水中拽了出来,问道:“怎么样,这滋味儿还行吧?”

    “不不要,我给,我给。”

    “早这样不就得了,何必遭这罪。”

    宇文轩好不容易凑了五千万,给了胡杀。胡杀将欠条丢到了宇文轩的身上,大摇大摆地走掉了。宇文轩将欠条捡起来,看了一眼,差点儿没昏过去。这上面的字迹就跟蟑螂爬出来似的,弯弯曲曲的,根本就不是宇文垂写的。

    这可真是哑巴吃黄连,他是有苦也得自己往肚子里面吞咽了。

    搞定!

    胡杀和全一真人从天竺夜总会中出来,立即给徐天打了个电话,兴奋地报告好消息。徐天笑了笑,让他们先修者公会,就跟陆大总管说已经把王炸给杀了。那几个暗卫死是死了,但是他们弄来钱了,相信陆大总管能原谅他们。

    俩人感动得不行,唉,世上怎么会有像徐天这样的好心人呢?修者公会的这些修者都是自私的,他们想着的只有自己。而徐天,却一心想着别人。要是没有徐天的话,他们肯定得让陆大总管丢到执法组去,挨杖刑都是小事儿,很有可能把小命儿都得弄丢了。

    好人,好人啊。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