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聂家人又哪里不明白孟广岱和崔炜的阴险想法,之前是退婚,现在非要娶了聂无双。说白了,还不是看中了聂无双是欢喜宗的人吗?欢喜宗的弟子,都修炼有阴元,第一次要是给了男人,会提升男人的修为。这对于一个武修、魔修来说,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哼哼,大不了结完婚,吸取了聂无双的阴元,再跟她离婚就是了。

    黑山派的人,打的就是这样的如意算盘。而现在,欢喜宗跟阴寒门的人,关系闹得极僵,双方随时都有可能打起来。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欢喜宗也不可能因为一个聂无双,来跟黑山派为敌,实在是不治之举。既然是这样,有便宜必须得占啊!

    聂老爷子咳咳道:“无双的师傅说了,这几天就过来一趟,跟你们好好谈谈。”

    “你少来拿欢喜宗压我,谁来都不好事。”

    “聂无双,你给我出来!”

    徐天喊的也是够赶点儿的,就在这个时候喊了一嗓子。聂无双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听到是徐天的声音,她不禁又惊又喜,纵身就跳了出去。既然她出去了,聂老爷子和聂荣显、聂锋等人,还有孟广岱、崔炜等黑山派的人也都出来了,就看到一个身材消瘦,脸蛋儿有几分苍白的青年,从车上跳了下来。看着有几分陌生,但是他的气势倒是十足的!

    徐天手指着聂无双,怒道:“聂无双,你怎么回事,上次不是说要嫁给我的吗?我今天过来提亲了,你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怎么回事儿?

    孟广岱和崔炜、聂老爷子、聂荣显,还有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聂远,这些人都懵了。他们都把目光落到了聂无双和徐天的身上,明明是她已经答应嫁给崔炜了,现在怎么又突然间冒出来了一个人呢?

    聂无双稍微愣了一愣,但是这丫头冰雪聪明,立即明白了徐天话语中的意思,抹着眼角就哭了:“王炸,我是想嫁给你来着,可是……”

    崔炜怒道:“聂无双,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们聂家要一女嫁两家,骗婚啊?”

    聂无双哭着道:“崔炜,不是,不是这样的。”

    这事儿真怪不得聂无双,上一次,崔炜听说了聂无双是欢喜宗的人,就跑聂家来退婚了,聂家人倒是不在乎,退就退好了。真要是打起来,那时候的崔炜和聂无双都是内劲一层的魔皇,谁怕谁啊。

    等到崔炜走了,聂无双就认识了王炸,她答应嫁给王炸了。谁想到,崔炜和孟广岱等黑山派的人过来了,说之前退婚的事儿不算数,说什么也要娶了聂无双。这事儿还真是难办啊?双方摆明了就是来抢媳妇的。

    为了聂无双的阴元,崔炜当然不能放手,冷声道:“小子,你谁啊?我告诉你,聂无双是我媳妇,你给我滚远点儿。”

    “我是谁?我告诉你,我叫王炸,你已经跟聂无双退婚了,现在的聂无双是我媳妇。哼,你给我滚远点。”

    “什么?”

    崔炜怒不可遏,孟广岱伸手挡住了崔炜,把这个问题丢给了聂家人。

    一女嫁二家,也就聂家人能干出这样龌龊的事情来,现在,他们就看聂家人怎么定夺吧!聂老爷子也恍然了,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唉,这事儿好像是双方都有理,又都没理。要不这样,双方打一场,谁赢了聂无双就嫁给谁。说出这番话来,聂家也是孤注一掷,把身家性命都押在了徐天的身上。

    打一场?崔炜立即就同意了。这个老家伙还是挺识趣的,明知道黑山派是必赢无疑,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来,叱喝道:“王炸,你敢打一场吗?”

    孟广岱倒是盯着徐天看了又看的,问道:“你跟西宁王家有什么关系?”

    徐天哼道:“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打就打,我还会怕了你们?”

    西宁王家的人,一个个都一根筋,徐天跟西宁王家没有什么关系就好,孟广岱悬着的一颗心落了下来,喝道:“崔炜,别太客气了。”

    崔炜嘿嘿笑了笑,大步走到了院子中,冲着徐天勾了勾手指。

    因为徐天戴着面具,崔炜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徐天,否则,再给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跟徐天作对。之前在滨江市的时候,徐天封印了他的肾元穴,让他再也硬不起来了,他还当了徐天的金牌小卧底,对徐天是又敬又怕。

    徐天哼了一声,飞身扑向了崔炜。

    崔炜把魔气都凝结于拳势上,狠狠地轰向了徐天。徐天尽量把自己的修为压制住了,跟崔炜的修为相差不太多,还稍微高了那么一点点。两个人只是一照面儿就陷入了白热化,打的难分难解。

    聂家上下除了聂无双之外,全都替徐天捏了一把汗。

    这事儿,就连聂远都看出来了,人家黑山派的孟广岱还在旁边看着呢,听姐姐说,他可是魔皇大圆满的境界。只要孟广岱出手了,徐天败了都是小事,很有可能下半辈子就在轮椅上,或者是病床上度过了。

    孟广岱喝道:“崔炜,你还磨蹭什么呢?用魔技!”

    “三阴戳魂指!”崔炜叱喝了一声,他的三根手指,并成了天、地、人,三才的阵势,夹杂着一股阴冷的劲风,戳向了徐天。这是黑山派的独门魔技,相当厉害。一旦戳中了人的身体,伤及的不是血肉、经脉和内脏,而是灵魂。

    这一招,徐天也会,他的神识洞察出来了崔炜的破绽,竟然不闪不退,跟着一拳轰在了三才阵的中心。这下,崔炜哪能扛得住,就感到手指都快要震断了,蹬蹬蹬地倒退了好几步。还没等他站稳脚步,徐天已经扑上来,一脚将他给踹了个跟头。

    崔炜败了!

    现场的这些人都吃了一惊,徐天上前一把将聂无双揽在怀中,很是嚣张地道:“我赢了,她往后就是我的媳妇了,跟你们再没有任何的关系,都给我滚!”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