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哇,蔡一妍?

    班级的这些同学们都发出了欢呼和尖叫声,那可是国内赫赫有名的性感皇后,不知道有多少公子哥儿在疯狂地追求她。对于她来南丰市体育馆开演唱会的事儿,票很早很早就售罄了,夏冬雨和李圆圆也是她的粉丝,却一张票都没能弄到。

    没办法,黄牛的票价太贵了,最后面的一票都上万了,远远不是她们这样的学生所能承受得起的。要是她们能给蔡一妍伴舞,自然就不一样了,不仅仅省了票钱,兴许是还有跟蔡一妍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

    夏冬雨和李圆圆等人立即就填表、报名了。

    对于这种事情,徐天可没有什么兴趣。可是,夏冬雨报名了,柳青草就报名了。柳青草报名了,他自然也就跟着报名了,这是一种连锁反应。

    等到赵琴走了之后,整个班级都沸腾了,这些同学们纷纷议论着蔡一妍的事儿。这个女人可了不得,追求她的人不说是百万雄师过大江吧,那也是一百零八将。据说,这些公子哥们儿还都是一些世家弟子,随随便便站出来一个人都是名震一方的人物。

    蔡一妍要是来南丰市体育馆开演唱会,会是怎么样的场面?这些女生们是真能八卦,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的都有。

    徐天颇不以为然,再性感,再皇后的,还能跟顾朝夕比?那些公子哥儿也是没见过世面,见到一个女人就跟蜜蜂盯着花蜜似的,眼睛再也挪不开了。

    李圆圆跑过来,问道:“徐天,你跳舞那么厉害,你报名了吗?”

    “哦,冬雨报名,我就报名。”

    “呃……这是在班级,你们没有必要这么秀恩爱吧?”

    李圆圆嘟囔着,徐天就见到柳青草已经走了出去。哼哼,他装作困了,趴在桌子上,神识却扫视出去,监视着柳青草的一举一动。柳青草没有任何的停留,一直走到楼梯的拐角处才停下来,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

    这事儿弄的!

    柳青草的心中,说不出的郁闷。在来南丰市之前,她就已经调查了夏冬雨的相关信息,把夏冬雨给掳走了,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可现在,南次一郎和小岛君失踪了,就连宇文垂也失踪了,没有任何的线索,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

    她……往后她跟谁联系呢?就算是把夏冬雨给弄走了,也不知道交给谁才好了。这下,她也没有心思去上课了,跟导师请假说是肚子不舒服,就跑到天竺夜总会找到了宇文轩。这是唯一一个还能跟她,说得上话的人了。不过,宇文轩也不知道柳青草的真实身份、更不知道她跟宇文垂的关系。

    昨天晚上,宇文垂跟船出货去了,没人约束的宇文轩心情极好。他晚上多喝了几杯,搂着两个女孩子折腾了一宿,现在头还有些晕晕的。突然听说,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来找自己,他还愣了一愣,这能是谁呢?

    夜总会的营业时间是下午五点钟到凌晨两点钟,大厅中有些凌乱,还没有收拾。

    宇文轩从楼上走下来,一眼就看到了柳青草。她的身材纤瘦,看上去羸羸弱弱的,但是脸蛋挺漂亮的,不禁邪邪地笑道:“你是来我们天竺夜总会上班儿的吗?说说,你之前都在哪儿工作过,有没有什么绝活儿?”

    柳青草抓起了一杯水,洒在了他的脸上,叱喝道:“你给我醒醒。”

    “你……你敢泼我?”宇文轩都忘记了自己的一身修为,都让徐天给废掉了,纵身就扑向了柳青草。柳青草上去就是一记朝天踢,一脚踹在了宇文轩的下颚上,宇文轩仰面摔倒在了地上,差点儿没爬不起来。

    “你试着联系你爷爷,我怀疑他已经出事了。”

    柳青草坐在了椅子上,不屑地瞟着宇文轩。

    宇文轩吐了口血沫子,怒道:“臭三八,你到底是谁呀?”

    柳青草皱了皱眉头,冈田正雄的眼光也太差了,怎么会跟这样的家族合作呢?上梁不正下梁歪,从宇文轩的身上就能看出宇文垂的能力和品性了。看来,她跟宇文轩是没法儿再沟通了,这就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主儿。

    她抓起一个酒瓶子,拍在了宇文轩的脑袋上。宇文轩连吭都没有吭一声,当即就昏厥了过去。有几个保镖看到了,立即扑了上来。柳青草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一个又一个的酒瓶子丢了过去。

    啪嚓,啪嚓!

    每一个酒瓶子,都准确无误地砸在了一个保镖的脑袋上。酒瓶子开花了,保镖的脑袋倒是没有开花,却都一个个栽倒在了地上,跟宇文轩一样昏厥了过去。这样的人又怎么能为东瀛国效力?柳青草终于是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说的是叽里呱啦地东瀛语:“冈田正雄,你是怎么办事的,我问你,你知道南丰市的情况吗?”

    冈田正雄连忙道:“大小姐,出什么事情了吗?”

    柳青草把南次一郎、小岛君、宇文垂等人失踪的事儿,跟冈田正雄说了说,冈田正雄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会失踪呢?要知道,宇文垂是内劲五层的武尊,南次一郎更是木系的上忍,一个个都修为了得。向来只有他们让别人失踪的份儿,别人又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失踪呢。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柳青草冷声道:“照你这么说,我是给你编故事了?”

    “属下不敢。”

    “哼,今天早上,我亲眼看着夏冬雨来到了班级,不是宇文垂出事了,又怎么可能会这样?我让你现在就派人过来,来配合我的行动,咱们不能再拖延了。对了,你再帮我调查清楚王炸的底细。”

    “哈依!”

    柳青草挂断了电话,翻身从天竺夜总会的窗口跳了出去。周围没什么人,等她再走在街道上,脸蛋儿上有带来几分腼腆,给人的感觉还有着几分生涩,这样的女生最是吸引男人的喜欢了。

    徐天从不远处闪了出来,他是一路尾随着柳青草出来的,倒是听到了柳青草和人打电话,却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唉,谁让他不懂东瀛语呢?无所谓了,他只要知道柳青草想要找人害柳青草,或者是自己就是了。

    看着她的背影,徐天的脑海中突然蹦出来了一个念头:当着外人的面儿,柳青草就是一个弱女子,要是有人调戏她,她会怎么样呢?倒是要看看她能忍多久。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