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看着柳青草身材单薄、纤瘦,脸蛋儿上还带着些许的腼腆,谁能想到她的心思会那么的阴暗呢?对了,南次一郎和小岛君等几个东瀛人,还都叫她大小姐。这说明,她在东瀛国的地位不低啊。

    就是不知道,宇文垂知不知道她的底细呢?徐天顾不上去想那么多了,也没有跟李圆圆和柳青草打招呼,默默地运转神识……果然是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若有若无的神识气息。徐天不敢怠慢了,立即驾驶着摩托车奔了过去。

    越往前走,这股神识气息就越是强烈,徐天不断地加速,再加速。突然,那一股神识气息,又有点儿变淡了,怎么可能会这样?他把摩托车跑的都快要飞了,这样持续了有几分钟,竟然跑到了港口。

    一艘货船刚刚驶离港口,都快要到江心的位置了。

    一瞬间,徐天什么都明白了,对方将夏冬雨掳走了之后,连夜就要送走了。这个时间段,刚好是海关搜查最不严密的时候,他要是再晚来一步,恐怕就再也找不到夏冬雨了。他的神识烙印再厉害,也是有一定的距离限制。要是再远的话,一样感应不到。

    徐天左右看了看,就见到江面上横跨着一座断桥。南丰市政府打算在新的一年,修建一座跨江的大桥,却因为资金的问题,没有再继续建下去。现在,这座断桥成了一座废桥,很有损南丰市的形象。还有学生偷偷地爬上断桥,说是要演绎什么断桥残雪的凄美爱情故事,导致桥头被封锁了。

    可对于徐天来说,他只有爬上断桥,才有可能追上那艘货船。

    徐天一转方向盘,摩托车嗷嗷地开到了断桥下。他又把摩托车丢进了储物戒指中,翻过了防护栅栏,再把摩托车放下,加速向着断桥头冲了过去。加速,加速,再加速……这可真是腾空一跃,摩托车飞速地向着那辆货船,撞了过去。

    这件事情,还真是宇文家族的人干的!

    李圆圆问清楚了徐天和夏冬雨回来的时间,就跟柳青草说了。柳青草笑了笑,找了个机会去卫生间,给宇文垂打了个电话。没办法,她联系不上南次一郎、小岛君了,这件事情就交给宇文垂了,宇文垂不管用什么法子,说什么也要把夏冬雨给抓回来。

    刚好,宇文垂的小舅子就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长,这种事情还不简单吗?那小舅子亲自带着警察,在南丰西站到市区的路口设下了关卡,果然是抓住了徐天和夏冬雨。一方面,将徐天押往了沙河监狱,一方面又把夏冬雨给绑走了,直接带到了宇文家族。

    上一次,夏冬雨就是在宇文家族失踪的,万一再失踪了怎么办?宇文垂可担不起这个责任,他联系船只,连夜把夏冬雨送走了。这趟随行的,有宇文垂,还有十几个宇文家族的高手,算是倾巢而出了。

    在船舱中,一人问道:“家主,咱们这趟要把船只开到什么地方去啊?”

    “是去……”

    轰!徐天驾驶着摩托车,直接撞破了窗户,冲进了船舱中。桌子撞翻了、椅子撞倒了……这还不算,摩托车一头撞破了另一边窗户,坠落入了翻滚着的江水中。幸亏,徐天的反应挺快,从摩托车上跳下来,一把抓住了窗沿儿,算是没跟着摔下去。

    宇文垂愣了一愣,骇然道:“王……王炸?”

    徐天翻身跳入了船舱中,冷笑道:“宇文垂,没想到咱们会在这儿见面吧?”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变的?在阳城,连天杀的人都没能杀了他。在沙河监狱,那样恶名昭彰的地方,他都能逃脱出来,还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货船上来,这简直就是变心金刚啊!

    宇文垂怒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们宇文家族过不去,这次你死定了!”

    “这句话也正是我想说的。”徐天叱喝了一声鞭腿,直接扑入了人群中。

    一腿,一腿,双腿如鞭。那些宇文家族的弟子倒也是高手,可跟徐天比起来,还是差得太多太多了,让他一个个给踹翻在了地上。宇文垂看得又气又恼,横身挡住了徐天,上来就是追风破。

    徐天大笑道:“哈哈,你们宇文家族的武技,有什么大不了的?倒是要看看,谁用的更厉害。”

    上次在天竺夜总会,徐天收拾了宇文霸的时候,从宇文霸那儿弄来了追风破和梯云纵的武技。这几天他抽空就修炼了一下,倒也领会了其中的要领。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跟着一招追风破,轰了出去。

    徐天就跟撞到了炮弹上一样,翻滚了出去。嘭下撞破了窗户的活口,坠向了江水中。宇文垂一样被震得倒退了一步,脸上满是骇人之色。追风破是宇文家族的不传之秘,徐天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唉,难怪宇文拓、宇文泰、宇文洪烈、宇文洪都等人都栽在了徐天的手中,这家伙竟然是内劲一层的武尊。

    而他,幸亏修炼到了武尊的五层,才算是堪堪扛住了徐天的攻势。要不然,吃亏的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了。

    这个变态!

    宇文垂暗暗松了口气,叫人立即清理船舱。

    徐天呢?别忘了,他练会了追风破,还练会了梯云纵。他是故意跟宇文垂硬碰硬,好逃离出战场的。这趟的任务,不是跟宇文垂单挑,而是救出夏冬雨。要是跟宇文垂一直恋战下去,他又怎么去救人呢?

    人,坠落到了半空的时候,徐天的左脚一踩右脚面,整个人又再次蹿腾了起来。啪!他一把抓住了船板的栏杆,神识扫视出去,一眼就看到了夏冬雨才船舱第二层的一个房间中。她的手脚被绑着,嘴巴被塞着破抹布,连动弹一下都不能。

    怎么办?如果徐天再次跳到甲板上,还得再跟宇文垂干一场,当然没有必要了。这一刻,该轮到石皮焰大显身手了,不就是穿破船体吗?徐天给石皮焰指明了方向,石皮焰迅速就烧出来了一个大洞,直通到夏冬雨的房间。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