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作死就不会死!

    徐天就觉得,宇文家族的人太能折腾了。你说你们好端端地在南丰市过自己的小日子得了,为什么非要跟东瀛国的人勾勾搭搭的呢?管你什么陆莲亭,陆太监的,他这趟说什么都不能让宇文家族好过了。

    在包厢中,一个叫做南次一郎的东瀛人,沉声道:“宇文垂,我们大小姐已经将人带出来了,你该想办法联系夏玉德了。”

    “是……”宇文垂答应着,但是夏玉德参与是国家尖端科研项目,这是机密中的机密。在工作期间,任何人都联系不到他。即便是下班了,夏玉德的电话、手机等等也都被监听了。而这件事情,还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就算是联系到夏玉德也没什么用了。

    看来,这几天夏冬雨就只能是暂时被扣押在天竺夜总会了。

    徐天听了一阵,还以为这些人还要再把夏冬雨带到什么地方去了。既然这里就是终点了,他还客气什么?有两个东瀛人从包厢中出来了,徐天立即戴着面具,混进了夜总会中。

    这种面具是特殊神盾局的鬼脸师做出来的,也不知道是用的什么材质,薄薄的,跟人体皮肤的颜色一模一样。一旦贴在脸上,就会跟人的皮肤紧紧地黏合起来,连汗毛孔和脸上表情都能流露出来。

    徐天的面具能变幻三种身份,相当厉害了。

    那两个东瀛人顺着楼梯往下走,徐天一个神识刀就轰了过去。那东瀛人的识海一阵剧痛,顺着楼梯就翻滚了下来。怎么了?另一个东瀛人立即奔过去,将他给搀扶了起来,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

    可是,那东瀛人的修为一般般,徐天的神识刀又太厉害了,让他的大脑都有些短路,跟不上思维了。徐天又是一个神识刀轰上去,他的身体抽搐了一下,终于是被干成白痴了。另一个东瀛人吓坏了,冲着楼上一通喊叫。

    宇文垂和宇文霸,还有南次一郎包厢中跑了下来,问道:“怎么回事?”

    “他一脚踩空,从楼梯上翻滚下来,好像是把脑子给摔坏了。”

    “什么?”

    宇文垂吓了一跳,立即叫人把那东瀛人送往医院。

    南次一郎皱着眉头,喝道:“宇文垂,我把小岛君留在这儿了,你派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守在包厢中,确保夏冬雨的安全,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我去想办法,看能不能尽快联系到夏玉德。”

    “是……”

    “如果夏冬雨出事了,你知道后果!”

    南次一郎也走掉了,只剩下了那个小岛君和宇文垂、宇文霸。徐天就琢磨着,还是偷偷地跟踪了南次一郎。反正,夏冬雨在这儿又不会出什么事,他倒是要看看这个东瀛人能搞什么鬼。

    南次一郎跳上了一辆车子,在街道上七拐八拐的,终于是停了下来。这……竟然来到了海滩,南次一郎脚踩着木屐,腰间插着东瀛刀,就这么望着波涛汹涌的海面。不时地有船只在海面上航行,发出了呜呜的声响。

    他要干什么?徐天没敢靠近,但是南次一郎却用着生硬的华夏语,叱喝道:“什么人,出来吧!”

    这人是关键人物,要是能对他搜魂,肯定能了解更多的信息。兴许,他能把整个东瀛国的阴谋都给牵扯出来。反正这儿又没什么人,徐天大步走了出来,一直在南次一郎的面前,这才停下脚步。

    南次一郎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鬼鬼祟祟的跟踪我?”

    徐天笑道:“这话应该是我问你的吧?你不好好地在东瀛国待着,怕我们华夏国干什么?说,有什么阴谋?”

    “阴谋?你不说算了,我会有办法让你说出来的。”

    “我也是一样!”

    南次一郎将东瀛刀插在了沙滩上,双手结印,叱喝道:“木遁?四柱牢!”

    在沙地上,突然升起来了一根根的圆木,生生地将徐天给困在了中间。徐天想要从上面跳出去,嘭,上面竟然又封顶了。他就像是被困在了一个木头匣子里面,甭想再出来了。这人的东瀛忍术,是徐天所见过最厉害的。

    南次一郎嗤笑着,大步走到了木牢前方,问道:“说不说?”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好,好,我看你的嘴巴到底有多硬,四牢缩!”

    一根根的木头往中间压缩,徐天甚至是都感受到了空气的变化。他要是再不想办法,还不被木牢给生生地压成肉泥才怪。他的神识把石皮焰给唤出来了,石皮焰直接就将木头给砸了个大洞出来,徐天飞身蹿了出去。

    咦?南次一郎吃惊地瞪着徐天,他可是东瀛国的上忍,一身木系忍术在整个东瀛国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他的精神力相当厉害,感应到了有人在追踪自己,才会故意把那人给引到沙滩这儿。一个四柱牢,困住对方还不跟玩儿一样?谁想到,对方竟然还是一个火系忍者,愣是逃脱出来了。

    看来,对方应该也是一个上忍!

    一个是木系,一个是火系,对方刚好是自己的克星。

    南次一郎皱着眉头,他有些不太明白,在华夏国怎么能有这么厉害的忍者呢?难道说,对方也是东瀛人?他用着东瀛语,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徐天骂道:“谁知道你说的什么鸟语?好好说话。”

    “你不是东瀛人?”

    “老子当然不是东瀛人了……”

    徐天懒得跟他磨叽,上去就是一个火球术。

    南次一郎就更是吃惊了,不用结印就能放出火球,这人是怎么修炼的?他一定要把对方给抓回去,兴许能套出什么忍术的大秘密来。他立即往旁边躲闪,徐天一个火球,又一个火球地砸了过来,脚步往前冲,迅速缩短了和南次一郎的距离。

    南次一郎冷笑着,双手结印,叱喝道:“木遁?重木锤!”

    一根根的木头,就跟锤子似的,向着徐天冲撞了过去。这要是被撞中了,还不筋骨断裂才怪。徐天连看都不看,把这些都交给石皮焰了,径直往前冲。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