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对付什么样的人,就应该用什么样的手段。

    董晋和董娇娇所做的这些事情,太过于龌龊和卑劣了。如果徐天不是给夏冬雨戴上了六次防御手串儿,还有那么多的灵符,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董晋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手哆嗦着签了一张1个亿的支票,交给了徐天。徐天的手指弹了弹,揣进了口袋中,冷笑道:“董娇娇,你不要用这种怨恨的眼光看着我,我们要是落到你的手中,你恐怕比我们对你还更要残忍百倍。”

    董娇娇咬牙道:“王炸,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把今天的一切加倍奉还给你。”

    “随便,我等着。”

    徐天耸了耸肩膀,才没有将董娇娇的话放在心上。他走过去,弯腰将李圆圆给扛在了肩膀上,和夏冬雨走了出去。

    从小到大,夏冬雨都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几乎是每一年她都拿全额奖学金。从来没有过做什么叛逆的事情,更是没有接触过这些阴暗面。今天发生的这一切,让她的心里很难接受,她的脸色惨白,只是紧紧地挽着徐天的手臂,一点儿都不敢松开。

    一直走到了车门口,徐天才算是停下脚步,把李圆圆放到了后座上,轻声道:“冬雨,你感觉怎么样?”

    “我”夏冬雨就跟触电似的,突然松开了徐天的手臂,更是退后了两步,脸上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表情,又担忧又懊悔:“我也没想到你给的灵符那么厉害,那人让火球给砸中了,就那么被活活地烧死了,我我真是太残忍了。”

    “这事儿不能怪你。”徐天轻拍着她的肩膀,问道:“如果你出去游玩了,突然冒出来了一只狼要咬死你,你会一动不动地,任凭着它咬死自己吗?”

    “当然不会了。”

    “你只要这样想就行了,董晋和董娇娇等人就是一只只要活吞了你的恶狼,你杀死他们也是无可厚非的。”

    “可是”

    话是这么说,可夏冬雨的心里还是有些拗不过这个弯儿来。唉,人与人之间就不能和平相处吗?怎么老是充满着尔虞我诈,实在是太可怕了。

    徐天阴沉着脸,再次问道:“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要是你的身上没有防御手串儿,也没有灵符,我也没有赶过来,你和李圆圆会怎么样?”

    夏冬雨的脸色当即就变了,恨得咬牙切齿的,都不敢再往下去想了。

    她们就是两个弱女子,在一群禽兽的面前,还能有好了?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旦她们让人家给扒光了,被拍了果照都是小事,很有可能还得把她们给轮了。她们上哪儿说理去?董家在南丰市只手遮天,她们就算是想告状都没有门路。

    人的一辈子,就这么毁掉了。

    禽兽,对付他们真的不能客气了。这么一想,夏冬雨的心里舒坦了不少。徐天将车门打开了,让她上车突然,从旁边走过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他看到了徐天和夏冬雨,二人也看到了他。

    这不是米凡精品店的老板董兴文吗?双方都愣了一愣。董兴文的反应倒是挺快,撒丫子就跑掉了。

    夏冬雨急了:“徐天,快跑,他肯定是去叫人了。”

    徐天反倒是不急不缓的了,微笑道:“跑什么?这种人就是这样,记吃不记打,我倒是要看看他能叫什么人来。”

    “可是”

    “反正咱们已经把董家人给得罪了,再多得罪一次也没有什么,有赚钱的机会我肯定是不会错过的。”

    噗嗤!夏冬雨让徐天给逗乐了,在南丰市,人家都是怕遭到董家人的报复。而徐天?他巴不得董家人来报复,第一次给1个亿,第二次徐天要的可是5个亿。这样赚钱的买卖,确实是怎么都划算。

    不要,董家人不会放过你。

    要,董家人一样不会放过你。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要呢?夏冬雨的心情放松了不少,挺好奇地问道:“徐天,为想问你一个问题啊,你弄来的这些钱是交给国家呢,还是入了你个人的腰包?”

    一说起这个事儿来,徐天就感到挺委屈的。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个人的腰包了。这趟来南丰市执行任务,连活动经费都没有,像他请夏冬雨和李圆圆吃饭、还有第一服装等等,那样儿不得花钱啊?那都是花的他自己的钱。

    哼,宋斑倒是以个人的名义,赞助了他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当时徐天还挺高兴,等坐在车上,他把信封给打开了,里面竟然都是一块钱、五块钱,十块钱的,最大的面值就是五十块。你说,这点儿钱够干什么的?他要是去找宋斑,宋斑肯定会说,这是他私藏下来的买菜钱,每一分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很不容易。要不然又怎么可能会是这些零散的呢?没招,摊上这样的领导,只能是自己想办法弄钱了。要不然,徐天就得勒脖子了。

    夏冬雨再次被都逗笑了,真的假的?不过,她总觉得徐天不像一个军人,倒是有几分痞性,做事不按套路出牌,让人根本就猜不透他的心中想的是什么。

    这,得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

    夏冬雨偷偷地瞄着徐天的侧脸,一颗好奇心渐渐地开始萌芽了。

    这样等了没多久的工夫,董兴文和十来个龙虎武师就跑了过来,气势汹汹的,将徐天和夏冬雨给团团围住了。夏冬雨是一点儿也不紧张、害怕,反倒是替这些人担忧起来了。你说,你们这是何苦呢?挨打没够啊。

    徐天微笑道:“哎呀,这不是董老板吗?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董兴文怒道:“什么事情?你特么的少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十万块就把我的米凡精品屋给抢走了,咱们今天是新账老账一块算。”

    “你想怎么算?”

    “要么再给我四十万,要么”董兴文上下打量着夏冬雨,嘿嘿笑道:“你把她留下来,让我玩几天,咱们的账就一笔勾销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